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女忍天女传】(11-13) 【作者:翡翠天龙】
【女忍天女传】(11-13) 【作者:翡翠天龙】
字数:1004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一章长老们

  等到二人子啊更衣室里用手巾擦干身体,穿上和服,从屋里出来的时候,东方的天空已经发白了。

  两人从温泉场往深山里看去,可以看到模糊的灯光在忽隐忽现,这个温泉场和隐牢一样,村里的一般人是不知道的,不过,现在能看见山腰上发光的地方,是小兰所属的「天女众」的首领——华影的住处。

  「兰大人,萤大人,早上好。」

  小小的声音响起,小兰和萤看过去,那儿是穿着白色的水干风服装的两名幼童,朝两名女忍深深的鞠躬。

  「早上好,晚上还没有结束呢,你辛苦了。」

  萤对童子道,他们额上有一条直线切齐的刘海,无个性的中性样貌,雪白的皮肤,就他们让开道路,两名女忍就这样快步走了过去。

  「啊,那是华影大人的侍童?真是怀念啊,我们原来也是这样。」

  萤看到童子离去后感慨颇深的道。

  现在萤和小兰看到的童子,就是侍童,这个地方对大多数村里人都保持着隐匿,这些孩童乍一看的话无法分清男女,但主要的工作就是在「天女众」首领华影身边进行照料。女孩侍童,将来会作为「天女众」的候选人,在迎来初潮之后,以真正的特级女忍为目标开始残酷的修行,而男孩的侍童,作为对「天女众」熟悉的人,会成为女忍媚术的练习台。在严酷的修行里,会淘汰大半数的女孩,能升格为「天女众」的,仅仅是一小部分侍童而已,此外,男孩的话,也会作为媚术的练习台,而变成废人一般,男孩侍童,就是为了使更强大的女忍诞生而献出生命一般的存在。

  萤和小兰,也曾经是那样的侍童。

  作为「天女众」训练的一环,当时华影身边的处女都派出去失去了童贞,不过,小兰突然想起来第一次体验时那个男孩侍童的事。还残余着稚嫩的男孩,在插入小兰蜜穴时的兴奋和快感,咬牙屏住剧烈的呼吸,那时候的表情是坚强,可爱的——可是,小兰天性有着名器,具有吸精能力,男孩插入的瞬间,自己就像猴子一般激烈的摇晃着腰,两次三次,五次六次,像自取灭亡一般的射着精,最后是吐着白沫倒下了,期间,小兰并没有做什么特别的事。第一次接受异性的时候,小兰的媚术就开花了,同时,她也记住了让男人升天时无上的快感。男人在自己的身体中高兴苦闷,快乐的像是被火一直烧到尽头一般,让兰自己也有性的兴奋和快感,就这样,小兰以成为「天女众」为契机,和一同侍奉华影的男孩侍童结合。

  村落里并不禁止忍者们的异性交往,向小兰搭讪或求爱的男人也很多,毕竟小兰表面上只是村里的下级女忍,但是,她并没有接受。为了「天女众」隐秘的立场,同时,和男人睡一次的话,就算不使用媚术,也会让他们变成废人,对不是叛徒的同胞做那样的事是无意义的,因此小兰在村里,扮演的是品性坚硬的下级女忍。但是实际上还没有男人放弃,小兰实在是太有魅力了,「天女众」的女忍,绝大多数都是美丽的……

  (这么说,今天也被叫出来了……)

  小兰想起了前几天,村里的上忍约她黄昏之时在村外的松丘相见,不过因为「天女众」追查叛忍的工作很忙,完全忘记了。基本上,按规定,下忍和中忍必须遵从上忍的命令,可是当初的印象来看,与其说是忍者的使命,倒不如说是因为对方男人个人的原因,因此没有应邀也没有错误。

  (没有恋爱的想法,也没有考虑过和我一起睡觉的男人的事)

  一个人考虑那样的事,萤的声音不经意响起。

  「怎么了?是看到侍童了想起以前的事了吧。啊,今天应该是关于银关和十铁今后如何处理,长老的评定结果应该会通知过来,不管是哪边都会很忙,在那之前,稍微睡一会吧。」

  说着那样的忠告,萤和小兰分手了,萤不知道平时睡着哪里,不过一定是安全秘密的地方把,小兰看着天空,确认着离天亮还有数个小时,就这样回到了囚禁十铁的隐牢。

  虽然时间很短,但是小兰还是心情清爽的起床了,看来昨晚和萤任情贪图快乐还是有效果的,不仅是体力和毅力,连皮肤的光泽都变得好了。

  一旁的十铁在睡着,他此后一直无法醒来,只是偶尔有时会发出不明的梦话,那个怒张的肉棒尖端也露出液体,大概是做着淫梦,不过那个样子过于滑稽,于是小兰用布将他的下半身盖住了。

  今天,就是裁定十铁的命运了,就这样暂时的观察下情况吧,是作为已经失去价值的叛忍进行处决呢,还是……

  「早上好,兰大人,长老大人有请。」

  侍童迎接了她,为什么会知道她在这里,这是一个问题,但并不值得问出来。
  外面是晴天,春天的天空无论何处都清澈宽广,高度一望无际。不就,小兰就到达了长老们的集会所在,并直接去往了评定之间,那里已经有五个人了。
  首先,是雾生一派的顶点,统治着霞之里的三位长老,虽说是长老,但大家并不是都是老人,其中最高龄的,是超过百岁的村里最年长的旺仙老,然后是年龄仅次于他的雷河翁,最后是还处在壮年的行武三人,现在的长老没有一名女忍,然后,这里没有「天女众」首领华影的身姿。最后二名,是和小兰同属晓组的蝴蝶和萤。

  「……晓组的主要人员都来了。」

  旺仙老庄重的说。

  所有女忍全部垂下头,神妙地听着那个声音,那是同请求神谕的信徒一样的姿势和心境。

  「这次三名叛忍骚动,事态确实十分严重……可是,如果以晓组的术,都不能知道重要的动机的话,真是遗憾啊。」

  三名女人的头降的更低,默默的听着旺仙老的话。

  「根据与华影协定的结果,十铁和银关二人,如果不能取得情报的话,就将作为叛忍进行严厉处罚。」

  「……」

  在评定之间,长老的声音很安静,但是清楚的回响着。

  「听说十铁现在陷入了『桃源乡』之术中,因此,将其作为『天女众』培育的小雪和麻的媚术练习台。」

  「天女众」培育,是下一任天女众的候补,小雪和麻在这其中是非常优秀的存在,小兰她们三人也知道,因此,十铁将作为两个人媚术的练习台,被二人处理,恐怕,这是华影的提议吧。

  「然后是银关,这家伙还有用途,最近,在霞之山的山腹里,不安定的人开始聚集在一起,建立了城寨,如果是忍者的话,秘密潜入是可行的,因此派遣银关去把这个城寨歼灭,由萤来负责。」

  萤深深的低下头,表示了承诺的意思。

  银关现在是处在萤的「丝之咒缚」之中,犹如根据她的意思来行动的人偶一般,因此,萤操纵着银关,对那个不安定之辈的城寨发动自杀式攻击,不过,那些不安定之辈的实力到什么程度也不知道,不过,依照长老们的判决,大概是银关豁出性命能达到全灭的程度吧……小兰心中想着。

  「对于逃出去的悟铜,现在追杀由阳炎组的菖蒲负责。」

  以暗杀为主的阳炎组作为刺客的话,悟铜的生命已无法得救。

  「以上,就是此次三名叛忍的最终结果,迅速执行。」

  在旺仙老的宣告下,判决被宣布。

  「惶恐,有些事想说。」

  突然,声音响了起来,那不是长老们的声音。

  「这次叛忍骚动事件,隐约中能看到共同的特征。」

  声音的来源是蝴蝶,她抬起脸,以必死的表情诉说着。

  「……准。」

  雷河翁开了口,准许了蝴蝶的发言。

  「是的。悟铜,又或是其他几个人,在用暗示之术探索深层心理的结果,是有着『鬼』之力,『鬼』之复活这样的事。」

  「……」

  「这个『鬼』到底是什么呢?这是摆在我们面前的谜,如果能知道『鬼』的原形的话,那么三忍违反规矩,进行脱逃的动机也明白了——虽然用尽了手段,但是,无法得到确切的证据。」

  「……」

  长老们沉默着,一动不动,没有任何反应。

  「哦,这可能是我的意见,是我的直觉,被一笑置之也行,不过,这个『鬼』现在已经失去了,与我雾生还有才贺等曾经匹敌的流派,鬼还的事不是还在吗,如果他们的目标,是鬼还一派的复活呢。」

  蝴蝶说完自己的话,长出一口气。

  俄顷,评定之间沉寂下来。

  「……鬼还,已经是灭亡的一派了。」

  慢慢的,旺仙老开了口。

  「那个力量,比其他四流派还要强大,但是,那样的强大却因为悲惨的内部斗争而灭亡,此后很久没有听说过有鬼还一派的传承者了……」

  三名女忍抬起头,认真听着最长长老的话。

  「上忍叛逃的事相继发生,不仅是我雾生,才贺和古鸟罗等流派听说也一样,才听到『鬼』的象征性报告的时候,蝴蝶,我和你一样,也是担心这些实力者聚集,是有让鬼还复活的危险活动。十铁他们的禁言之术,是想要说出什么话就会昏迷的术,十铁他们三人并不是这个术的使用者,那么,欺骗他们成为叛忍,之后还有主谋者。」

  「那个人,是鬼还复活的主谋者?」

  蝴蝶问道。

  「正如你所说,并没有证据,一切只是推测而已,但是忍者世界中提到『鬼』的话,时而都会联想到鬼还,而且,来自潜入菅野家的月影组的瑶的消息,菅野的家臣,小牧虎吉参与了鬼的复活,并透漏出鬼的力量能让自己号令天下的事……」

  「传言……都波及到武家了吗。」

  三名女忍无法掩饰惊讶,本来,作为影子存在的已经灭亡的鬼还忍者,现在不仅策划着鬼还的复活,并且还有武将打算获得这个忍者的力量。

  「这次对三人的决定就结束了,但是,接下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会有上忍叛逃,鬼还这个流派,现在还没有证据,这对我们善于间谍之术的忍者来说,没有比这更糟糕的了,每个人,都要用心工作啊。」

  旺仙老毅然道。

  「小雪和麻明天会道十铁所在的地方,小兰,你要指导他们两个人,城寨袭击方面,萤你自己做主,制定日期和计划,然后报告。」

  女忍三人深深的垂下头。

  「那么,解散吧。」

  旺仙老说着,三个人退出了长老的集会处。

             第十二章天女之诱惑

  告别了长老们之后,三个人暂时保持了沉默,虽说要说的话还是有,不过,白天在户外已经说过了。由于要返回村里,三个人依照各自的习惯去了不同的地方,于是,不知不觉就剩下了小兰。

  小兰如果进入村里的话就是单纯的一名下忍,已经对每天日常性的杂务非常熟练。忍者村和普通的村落也没什么不同,同样需要生活,虽然为武将和贵族等权力者效力取得的奖赏是村里收入的大头,不过,光靠那个也是不够吃的。下忍和中忍,有时候连上忍也需要耕作田地,采伐木材,还在去远方出任务的时候也兼任行商,就跟山间朴素的村落没有丝毫差别。小兰也专心致志的犹如普通的村姑一样开始了一天的工作,直到黄昏。

            (到了约定的时间了)

  因为回想起有男上忍约往松丘的约定,小兰在溪水里洗了洗脸和手,漱了口之后就朝目的地走去。

  生长着一棵松树,平时没有人际的松丘,确实是适合男女幽会的地方,在小兰到达的时候,对方已经到了。

  「对不起,我迟到了……」

  小兰温和的道了歉。

  「不,没事,突然把你叫出来,是我不太好。」

  男子的名字是猿儿,是同十铁一样强力的上忍,完成了大量困难的任务,经历非常丰富,是一名年轻但是老练的忍者。

  「你,想要说什么呢?」

  「啊,上次任务去了天朝府,因此,想把这个给你……」

  猿儿从怀里取出一个布包,从中拿出一个朴素但是质地上好的发簪。

  「哎呀,这么贵重的东西,我不能接受。」

  小兰吃惊地说。

  「好的,收下吧,这是为了你才买的。」

  猿儿这么说着,亲自将发簪放入了小兰的发鬓上。

  「真的,谢谢你,为何我这个下忍……」

  小兰感到有些诚惶诚恐,多次反复的充满礼节的道歉。

  看到这样的下忍之女的身姿,猿儿露出了微笑。

  「非常适合哟,如果你喜欢的话我也很高兴,忘了拿出镜子了……」

  为了使眼前惶恐的女子平静下来说道。

  「就是为了给这个吗……?」

  「不仅如此,其实,我还有一个重要的事,想要问你。」

  男人和善的笑容,突然变成了严肃认真的表情,眼神直直的凝视着小兰。
  「单刀直入的说吧,和我一起去天朝府吧……」

  「真是突然……」

  「确实是有些突然的提议,但是事情刻不容缓了。」

  「新的任务吗?如果是这样,仅仅是下忍的我会不会变成妨碍……」

  「不,不是任务,我的独断。」

  「——!」

  猿儿果断的说。

  在村里的法规之中,如果不是任务的话,随意出来是不被容许的,现在小兰眼前的男人就是违反了规定。

  「没错,我要背叛村里——成为叛忍。」

  男人的话,让小兰眼睛闪过一道光,警戒的颜色染上了她的心,在想着这个男人的动机——(应该是不会知道我是「天女众」,本来,这个男人就没有理由知道「天女众」的存在……)

  「我,在上次前往天朝府完成任务的时候,发现了这个机会,有极大的可能性,成为叛忍,躲过雾生同胞的追杀,这个可能性值得一赌。」

  猿儿的语气虽然平淡,但是踌躇满志。

  「忍者的世界现在正在发生巨大的变动,有人想要复苏什么,我也想去参加,这样的话,就能获得超越自身的强大力量,这个村子里的上忍,就没人是我的对手。」

  突然,小兰靠近了猿儿,用食指堵住了他的嘴。

  「哎,声音太大了,被别人听的这个大事就不好了,还是换个地方把……」
  猿儿接受了小兰的提议,二人离开了松丘。

  两人来到了溪流旁的一个水车小屋,在确认周围没有人的迹象后,他们进到屋子内,里面有六个榻榻米的大小,漂亮的整理着。

  「听着,小兰,天朝府那现在有势力在水面下崛起着——」

  到了屋内,关上门,猿儿急切的说。

  「那是以现在争夺各地的,以菅野为首的武将,以帝为中心的能够改变这个国家的新的势力,而且,那个力量的根源,与我们忍者一样,忍者已经成为了权力者的手足,在计划之中甚至能够成为新的参政力量。」

  「……这话太宏伟了,对于下忍的我来说太难了,是谁在指示这样的事,是帝自己的想法吗?」

  小兰装作无知的刺探道。

  「不是,帝的意向我也不知道,但是,让这个力量复活的话,如果习得了它,我也能成为上忍之上的存在,这样的话,村里的刺客就没有办法了。」

  「那个力量……是什么?」

  「通称,鬼之力,是已经灭亡很久的,忍者的力量。」

  「……」

  猿儿抓住了小兰的双手,用强壮的手掌包住她的手。

  「所以,小兰,和我一块来吧,我的实力你也是知道的,目前的刺客可以马上击退,然后,可以得到比现在更强的力量。我在这期间,会一直保护你的,虽然成为叛忍有些犹豫,不过一旦越过了这条线,是有更加美好的未来在等着我们,所以……」

  紧握的手充满力量,男人的眼睛诚挚的凝视着小兰,一同成为叛忍的引诱,本来就像是说一块去死一样,但是,那个男人眼里没有对死的预兆,反而是对活着,对更强大力量的渴望。

  「……村里会对叛忍置若罔闻吗?而且为什么,这么重要的事要邀请我这么一个下级女忍呢,如果照您说的这么做,我不知道会不会变成累赘啊。」

  「那是……」

  猿儿看着小兰,下决心道。

  「因为,我喜欢你啊,小兰。」

  潺潺地,水车摇曳的声音,衬托出小屋里的寂静。

  二人暂时无言。

  「爱……是吗?」

  打破沉默的,是小兰,那眼睛直视着,微微闪过妖媚的光。

  夕阳从霞之丘的背面照入,小屋里已经有些晦暗了,男女面对着保持着这个姿势,等待彼此的回应。

  呼——小兰呼出一口气。

  「顺便,那个,您所寻求的忍之力,具体是什么?」

  「那个,现在还不能说,但是是能跟鬼神匹敌的力量,如果跟我一起来的话,就能知道了。」

  「鬼神——是鬼之力吗?」

  突然,小兰靠近猿儿的脸颊,在其耳边低语道。

  「那是,已经灭亡的鬼还一派的力量吗?」

  说话的同时伴随着轻微的呼吸。

  「!!!——什么。」

  对小兰的话感到愕然,猿儿露出了上忍罕见的狼狈之情。

  「是那样啊,因为爱啊。而且,鬼还的名字并不是什么秘密,只是现在记得的人少了,只是稍微猜了一下。」

  小兰嗤笑着,正面看着猿儿。

  「爱我吧……」

  对小兰的话,猿儿点了点头,小兰的瞳孔中越发闪烁着妖冶的光。

  「您是爱我的吧……」

  「我是——爱你的……」

  像是在这炽热的气氛中神魂颠倒一般,猿儿重复了小兰的话。

  「那份爱,是真的吗?」

  「那是真的,确实的心情。」

  猿儿拼命的说自己的心是没有虚假的。

  「那就请给我看一下证据。」

  「啊,证据……?」

  「嗯,证据,看到的话我就相信您的爱是真的了,也会一同去天朝府。」
  对猿儿而言,是从天而降的喜讯。

  「是,是真的吗?」

  「嗯,是真的,爱是珍贵的东西,以那句话发誓是真的……」

  「那,那个证据,是什么呢?」

  「简单,爱的行为——如果我用这个身体和您做爱的话,这就是证据了。」
  「啊,爱的行为。」

  「男人们的话应该知道的……」

  这么说着,小兰脱去了衣服,衣物摩擦声在静寂的房间里回响起来,昏暗的水车小屋里,微微绽放出了光辉,女人漂亮的裸体浮现出来。

  猿儿也禁不住看的入了神,自己爱慕的女人,在眼前一丝不挂的身姿,作为上忍确实有男人的自信,不过这样事态的快速发展,让他也没有过多的去想。
  「那么,也请您脱了衣服,来爱我把。」

  「啊,啊啊……」

  无法挪开看向小兰的目光,猿儿一边脱去衣服,眼睛一直也没离开小兰。猿儿也和小兰一样露出了身体,充分锻炼的身体,不愧是上忍的东西,强烈的具有雄性气息的裸体,与女人魅惑的裸体相对。

  「来,让我们开始,爱的行为,您对我的爱,就能当做证据了。」

  女人蛊惑的笑着,伸出旖旎的双臂来诱惑男人。作为上忍的男人,像是被操作一般的步伐,向女人走来,在傍晚降下黑暗的水车小屋里,充满了男女淫靡的气息……

             第十三章天女之魅乳

  女人用丰满的胸部来迎向了男人的脸,充满张力和弹性,但是又柔软适中的雪白双丘挤压着男人的脸,那是女人平时的手段。

  但是,男人是不会知道这样的事的,对他而言,现在拥抱着,肌肤相触的,名叫小兰的女人只是同村同派的下级女忍,从很早之前就一直恋慕的存在。
  不过,女人一边……表面上只是村里美丽的下级女忍,实际上……

  男子的脸埋在女人的胸里,压倒性的柔软和隐约的芳香传来,男人脑内的幸福感一口气蔓延开来。

  「爱我吧。」

  女人道。

  「但是,怎样才算爱呢?」

  从女人丰满的胸部间隙微微张开嘴,男人闷声闷气的道。

  「守护你……」

  「就那样?」

  「想要做的事……」

  「其他的是什么?」

  「……如果你想要,就做吧……」

  「哎呀……太棒了,可是,这是真的吗?」

  男人的手,放在了女人胸部的一侧上,开始是抚摸的程度,不过,渐渐地开始揉搓起来。

  「啊嗯,呵呵呵,喜欢胸部啊,男人们都是……再问一次,您的爱,能够豁出来起誓吗?」

  丰乳的触觉将男人给俘虏,尽管如此,男人还是老老实实的将心情传递给小兰。

  「以生命起誓,爱你哟——小兰。」

  小兰将胸部完全推到了猿儿的脸上,压迫着他。

  「那么,可以将生命奉献给我吗?」

  充满弹力的胸部压在男人的头上变幻着形状,男人的双手揉搓着胸部,小兰的手握着他的手,让他变得更加合适。手掌上传来的感觉不仅仅是女人的肌肤,而且还有所有男人都向往的胸部,同时,这感觉不仅仅手,面部也深深的埋在这个谷间。

  猿儿深深地呼吸着,女人的体香在他身体内逐渐浸染。

  「呵呵呵……怎么样,我的胸部,触碰起来感觉很舒服吧,其他的男人也对她们相当执着呢,但大家都假装不知道。但是,您是特别的,您是具备实力的,健壮的上忍,是特别有价值的男人,这是下忍的我,所憧憬的东西。」

  女人甜蜜的言词,让男人在细嫩的谷间鼻孔膨胀,那胸部的弹力,丰满,滑腻柔软的肌肤,让他逐渐火热起来——这一切,让本来应该冷静透彻的上忍脑髓一荡,身体深处感到有些疼痛,呼吸也因兴奋变得粗暴,但是胸部的压迫却是更加舒服,让男人无法挪开。

  「嗯,嗯哼哼……」

  「嗯,有什么想要爆发出来吗?听不见呢。」

  女人的胸部稍稍漏出点空隙。

  「哈啊,哈啊……小兰,成为我的女人把,这样的话你也能得到一切,不是在各地进行小冲突的武将,而是站在帝的一侧,因此……」

  「呵呵呵,对下忍的我而言,景气很好的话,为何要到那里去呢,作为上忍的您能给我吗?」

  「所以,应该说是,我爱你,任何危险的任务,都会先充分考虑你的情况的,小兰,成为我的女人,和我一起离开吧,拜托。」

  男人的口,再被女人的丰乳塞住。

  「咕啊……」

  「到那里,我就算是下级女忍也能被关爱着,真是高兴呢……我呢,也是对您喜欢的不得了。不过,还请承蒙您出示求爱的的证据。好吧,既然您不能领受的话,那么由我先来奉献爱的证据吧,请您收下,然后表现出,爱小兰的证据。」
  小兰抱着男人头部,将丰乳更加贴紧,然后手在脑后结着印,口中念念有词——「媚术『媚惑抱拥』!」

  下一个瞬间,小兰的身体开始激烈晃动,和刚才甜蜜平稳的拥抱不同,这是以男人紧贴胸部的头为支点,用全身柔软的肌肤去摩擦男人的身体,然后用丰乳去压住男人的脸。美巨乳压着他的面部,腰也蜿蜒扭动着,在一旁看的话,就像是男人抱着那个胸,正在状态激烈的交合着,不过,实际上女人的阴部还在和服之中,男人虽然赤裸,但是怒张的肉棒并没有进入女人的蜜穴,不过滴滴答答的透明液体不断从肉棒尖端涌出。

  「嗯啊,嗯嗯……您的脸,在我的胸部摩擦,我也很舒服啊……啊嗯啊嗯……嗯嗯……」

  配合迷人的娇声,女人的动作也变得激烈,从小兰的额头上流下的汗水穿过脖子和锁骨,流过乳房上半球,最终到达乳头。那是淫靡而美丽的舞蹈,魅惑着被胸部抱着的人,娇嫩细腻的女子肌肤,象征女性的胸部,通过男人的脸,从脑髓向全身输出快感。对于女人的激烈动作,男人完全无法抵抗,口和鼻子被塞住,几乎都要窒息了,但是那呼吸管理的调整却是绝妙,每当男人都要晕厥的时候,就会给予一定空气。

  「哈啊,哈啊……」

  「啊,啊嗯……乳头,勃起了,你能感受到吧……啊,你的头发的摩擦,呵呵呵,感受到了……啊啊啊啊……」

  激烈运动着的女人发出的娇声,从耳朵侵袭着男人,女人自傲的胸部也不放开他,进行着盛大的爱抚。

  「咕嗯,咕嗯……」

  「啊,啊,我的胸,喜欢吗……呵呵呵,看起来真的很舒服呢,明明没有直接接触,可是男人的证据已经很厉害了呢。」

  猿儿也注意到了,他的男根勃起,不停脉动,已经濒临极限,但是不能自己主动去玩弄自己的肉棒,他的手已经离不开胸部的触觉了,这么安慰着自己,十分满足的将头埋在柔软的胸部之中。

  「脸埋在胸部,全身沉醉于快感之中无法动弹,而且男人的象征马上就要爆发了……光荣的猿儿大人,要由我这个下忍来动手吗?」

  不知道她的话他是否听到,他的呼吸粗暴,只是贪图着丰满胸部所带来的快感而已。

  「哈啊,哈啊,小兰,小兰大人,我……」

  闷声闷气的声音提高,男人说着。

  「通过我自傲的胸部,猿儿大人,请尽量享受我的爱,全身发麻,大脑迷糊,头在我的胸里感到愉悦,这就是,我的爱的力量……」

  女人不停用胸爱抚着男人的脸的同时,全身激烈上下运动着摩擦着男人的身体,她低声私语道,然后用胸瞬间夹住男人的脸停住了动作。

  「您的爱的证据,让我看一看吧。」

  丰乳左右紧紧的包住了男人的脸。

  (呜啊啊啊!!!)

  与刚才激烈无序的运动和爱抚不同,这次胸部的压迫具有韵律,然后,男子的身体急剧变化起来,和一定韵律压迫着脸的胸部相呼应的,肉棒的尖端,开始喷出白色的东西。

  噗嗤噗嗤噗嗤。

  一次的痉挛放出的精液虽然不是大量,但是随着女人的胸部压迫力的调节,肉棒也跟着它律动,咕嘟咕嘟反复射着精。

             (啊啊啊啊——)

  男子感到了长时间的绝顶感,眼前被肉的山谷给关闭,刺激着想象力,以面部为中心被女人细嫩的肌肤爱抚,摩擦,就像全身是性感带一般,或是整个就变得如一根肉棒一般,被女人用全身来撸动的错觉一样,女人丰满的胸部的颜面压迫,对男人来说充满了淫靡的效果。

  女人的胸部颜压,已经有几十次了,也就是说,肉棒细碎的射精,也已经超越了几十次。虽说一次的量很少,但是这么多次数积累起来,已经射出了相当多的精液了,但是女人没有停止,肉棒的白浊也不会停止。

  「我的爱从胸部给予了哟,猿儿大人已经恍惚了呢,看样子非常舒服呢。根据这个,猿儿大人为我献出了生命的一部分,精子,嘛,虽然没有传递给我,但是,被女人用胸仅仅夹住脸就射精,这样可使很少能体验到的。」

  猿儿虽然也有过女性经历,但是,这样被小兰抱住射精还是第一次。

  「您的子种,生命的碎片,也就是爱的证明……我确实已经收到了。」
  女人进行甜蜜的低语的时候,继续用胸部绞紧着男人的脸,从肉棒同时垂下了精液。在那奇妙的射精之后,男人的铃口中几乎没有白浊出来了,女人将丰满的胸部挪开了男人的脸。在失去她支持的瞬间,猿儿全身脱力,倒在被自己的精液所污染的地板上。

  「啊,啊啊……」

  男人倒在地上呻吟着。

  女人俯瞰着那个样子,露出了妖艳刻薄的微笑。

  夜幕下的水车小屋充满了寂静,但是淫靡的气氛越来越浓。

  就连男人的肉棒都不用触及,只是用丰满的胸部抱脸就能让其高潮的女人——特级女忍,通称「魅乳的小兰」,就那样暴露着象征着美丽的胸部,君临在上忍之男——猿儿面前。

  男人还没摆脱脱力状态,只能垂头喘气。

  「稍微调整下呼吸吧。」

  女人的声音打破了小屋的寂静。

  「接下来还有哦,晚上才刚刚开始,我们爱的行为,来更多的享受吧。」
  男人的意识不知道恢复没有,但是女人的那句话,让男人的肉棒又开始膨胀起来……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