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穿越异世寻美记】(第二章)作者:吃人要吐骨頭
【穿越异世寻美记】(第二章)作者:吃人要吐骨頭
字数:5586
  吃完了晚饭,很快就有下人进来收拾走饭碗餐具,我躺在这香喷喷的大床上却无心睡眠。

  我到现在还是对这所谓的『穿越』事件不敢相信,真怕一觉醒来又回到了自己那个破烂简陋的狗窝,又是那个醉鬼一样的爸爸,每天还是那件破破烂烂的校服和吃不饱的饭菜,虽然只是半天的功夫,但我已经喜欢上这里,喜欢这个家喜欢我这个少爷的身份,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凡事都是下人来做,他们都对我客客气气、低眉顺眼的,这是我『以前』从未体会到过的快感。

  顺便开始幻想着自己往后的美好生活,以现在的情况来看,我的名字是『林琥』,是这个林家的少爷,老爹是林义海,一个商人,果然任何时代奸商都是吃香喝辣的。

  至于老妈吗?就是刚才那个美丽夫人,听刚才来收拾餐具的下人说应该是叫叶琳,也是当地的一个高门望族,娘还有一个弟弟,也就是我的舅舅,是朝廷的礼部侍郎,我这时才明白,原来老爹怕的不是娘,而是她娘家的势力,想想这道理也对,从古至今那个朝代不是男尊女卑,好端端地怕一个女的,除了那个女人后面的背景实力,实在是让我想不出来有什么好怕的。

  这关系也大概算是理清楚了,简单来说,家里的地位是娘排第一,爹这个一家之主屈居第二,至于我嘛,应该就是第三了,奇怪的是,家里的下人好像都不怎么喜欢我这个少爷,雅儿是这样刚才进来收拾餐具的顺德也是这样,虽然他们嘴上叫我少爷都客客气气的,但我自小就受惯别人白眼,心思比同龄人要更为敏感一些,我总能从他们的眼神和语气中感受到对我的厌恶,看来我的『前半生』定是坏事作尽,让人十分讨厌的一个人。

  但我却没担心太多,历史和曾经的生活经历使我深深明白,这世界谁有权谁有钱,谁就有资格说话有本事嚣张,没本事的人只能眼红着他『看不起』的人心里暗暗咒骂,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

  好了,新的一天马上就要开始了,老子的美好生活就在这一刻开始打响了,我心里多么期待明天黎明的到来,我再也不是那个受人看不起的我,我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林家少爷了,一边YY着一边激动着,直到半夜我才睡着。

  第二天,直到感到有人在推搡和耳边不停地叫唤我才迷迷糊糊地醒转过来,一睁眼又是小六这狗奴才,我没好气地说道,「是不是我爹又来找我了,你没看我身上还有伤吗?告诉他我不去,他再叫,你就去告诉我娘去,别妨碍我睡觉,困死了。」

  从来没试过睡在这么大的一张床上,软绵绵的还很香,让人实在是不想起来,要是再有个美女在身旁,那真的是醉死温柔乡也无憾了。

  小六见我又闭上了眼睛就要睡去,急忙道,「不是老爷叫你,是马上就要上课了,少爷你快点起来洗漱吧,最迟先生就要到了,到时候夫人都保不住你。」
  我迷迷糊糊中听到『上课』两个字一下子就睡意全无,这应该是多年上学养成的『好』习惯了,坐了起来疑惑地问道,「你刚才说什么!上课,上什么课?」
  「少爷,你没事吧,每天都是要上纪先生的早课的,你都忘了。」

  「纪先生?纪晓岚啊!?」

  当听到『纪先生』这三个字的时候我第一反应就是铁齿铜牙纪晓岚电视剧里的那个纪先生,小六疑惑地挠了挠头说道,「纪晓岚?他是谁?纪先生好像不是叫这个名字的,我记得他好像叫什么纪杼,反正不是叫什么纪晓岚就是了。」
  吓我一跳,要真是纪晓岚来给我上课,我还想见识见识和绅那,又躺了下去有气无力地说道,「不去不去,没看见我病还没好吗?就说我请假了。」

  「那怎么行!少爷你都忘了,你已经在床上养了三天的病了,没去上课三天了,昨天纪先生还去问了老爷你的病情,知道你已经能下床了,你今天是不去不行的。」

  这老东西真的是想把他唯一的儿子活活累死吗?前面才受了伤,今天还要去上课,我现在都开始怀疑这个便宜老爹是不是故意要整死我,好让外面养的狐狸精上位,再生个野种进来继承我的位置了,昨晚听顺德说,老爹在外面可是没少留风流债,只是娘的娘家势力太大,他不敢娶进门来,娘对于他的这些破事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想想在以前就要每天上课上学看着班主任那个臭三八老女人的恶心嘴脸,这好不容易穿越过来了,还要叫我起早摸黑地去上课,老子的点怎么就这么背啊。
  一念至此,我不耐烦地说道,「有什么不行的,我是少爷,他还能吃了我,就是我爹来了都没用,有事,让他找我娘去!」

  正当我说完时,门外传来一阵铃铛声,叮叮当当地响个不停,小六一听脸都吓白了,说道,「糟了,开始上课了!少爷你快点起来吧,这纪先生看你没到,发起脾气来,连夫人都保不住你。」

  「他一个拿钱教书的,能怎么样,他还敢打我不成?」

  「少爷你真的是病糊涂了,你被纪先生打的次数还少吗?哪次不是被打得屁股开花啊。」

  「嘶,他还真敢打我呀,我娘那,她都不管吗?」

  我都不用问那个挨千刀的老爹管不管我死活,我不用问都知道,他巴不得我被人打死那,这个家里可能只有娘一个人是疼我的。

  小六讶异地看了看我,说道,「这个纪先生就是夫人找回来的呀,当初找他的时候好像就说好了,你要是不听话,任打任骂,绝不袒护. 」

  我的个亲娘哎,连最后一道护身符都失效了,难怪这个『纪不住』狗胆这么大。

  在这说话的时间门外又一次响起了那烦人的铃铛声,我心中歎了口气,气呼呼地说道,「那你还看什么?还不给我准备洗漱穿衣,迟了,等我挨板子是吧!」
  小六口中连忙称『是』,嘴边却又轻微地动了动,估计在问候我的祖宗十八代了,由此可见,这府里我确是不得人心。

  在小六的伺候下穿好了衣服,简单地洗漱了一番,准备再吃个早餐再去上课时才得知,这个『纪不住』立了一条奇怪的规矩,上课前不准吃早饭,上完课才能吃饭,谁要是上课不用功,后面就不用吃饭了,让我对他的恨意又再加深许多,没办法,只能是先去上课了。

  由小六带路才来到学堂,这个学堂其实离我的房间倒是挺近的,在一个单独的院子里,走廊的柱子上并排用绳子绑着好几个金黄的铃铛,靠近房门的柱子上垂着一根红绳,一拉,估计所有的铃铛都会响动,难怪我在房间里都能听到声音。
  来到门前再稍微整理了下衣服,推开门去,只见房间里光线充足,摆放着三排的桌椅,前前后后的大概有十五张桌椅左右,都坐着和我差不多大的小孩,原本以为只有我一个人上课的,没想到还有这么多人一起的。

  那些小孩见我进来齐刷刷地向我看来,任我脸皮再厚也有些不好意思,突然身后传来了一声叱喝声让我吓了一跳,「林琥!你怎么到现在才来,我刚刚还想去找你那!」

  我急忙转过头去一看,一个身材高挑,留着两撇小胡子的男子站在了我的身后,居高临下地用一种冷淡的眼神看着我,他的长相普通,不知是不是教书的缘故多了一份儒雅的气质,脸色也有些苍白,像是大病了一场还未痊愈的模样,眼睛细长总给人一种冰凉凉的感觉,十分地不讨喜,不用猜也知道他就是那个『纪不住』。

  这时候我才发现小六已经不知道去哪了,估计是这个纪不住来的时候他就已经逃走了,我只好硬着头皮说道,「纪先生早,我这不是前几天生了一场大病吗?一时之间身体还没複原,来迟了。」

  听小六刚才的话,这『纪不住』要是想教训我府里可没人会护着我,好汉不吃眼前亏,我就先姑且让他三分,以后再想办法找回场子。

  听我说完,纪杼只是嘴角笑了笑,神情很是轻蔑,估计我那『受伤原因』他是知道的,就是不知道府里还有多少人知道这件事,要是都知道的话,我这少爷可丢人丢大发了。

  纪先生淡淡地说道,「快进去吧,都在等你那。」

  我望了望房内的桌椅只有第二排的第一张是空着的,真命苦,竟然是坐第一个,还没等我做好,纪不住又说了一句,「林琥上课迟到,待会的早饭就不用吃了,现在大家打开课本,我们今天学的是……」

  当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有好几个小屁孩对我投来了怜悯的目光,但更多的好像是幸灾乐祸,看来『我』之前确实是作恶多端,连小孩子都看不下去。
  讲台上的纪不住在那摇头晃脑地子乎者也的时候,我却在下面连连打哈欠都快闷出鸟蛋来了。

  这时靠在我左手边的座位上的一名小胖子把头靠在桌子上,立着书本挡着自己朝我打了招呼,我茫然地看了看他,他擡头看了一眼纪不住,见他没往我们这里瞧,连忙向我扔了一张小纸条过来,使我不由得想起了童年时光,那时候没有手机,同学们之间上课聊天全靠小纸条了,连情书也是,我还记得当时我写情书给班里的小女生被班主任当场抓获然后对着全班念出来的糗事,现在想想确是充满了乐趣。

  所谓做贼心虚,我一把抓住了小纸条捏在手心里眼睛上擡偷偷地看了纪不住一眼,发现他还是在那自顾自地摇头晃脑地朗读课文的时候才松了一口气。
  也学小胖子一样将书本立在桌上,小心翼翼地护着打开纸条,戌时后花园,这是什么意思,我一下子糊涂了,转过头再看了看小胖子,他刚巧也转过头来看着我,两人目光一交彙小胖子的脸上露出了富有深意的笑容,丝毫没有我那个时代同龄小孩子的可爱和憨厚,让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当我想出声询问的时候,纪不住大声呵斥了一声,「林琥、林子荣,你们两个在干什么!上课不专心,罚你们两个统统不准吃饭,论语学而篇罚抄十遍,明天交给我!」

  小胖子林子荣一听整个人脸色就变了,课堂里的窃笑声此起彼伏,「笑什么笑!再不专心,你们也去抄书。」

  顿时鸦雀无声。

  好不容易强打着精神扛到了下课,晃晃悠悠地站起来走出房间,临出门的时候发现纪不住一直盯着我看,那种眼神,让我浑身寒毛都竖起来了,赶紧三步并作两步快步走出了房间,一出门就见到了站在门口的小六,我没好气地说道,「你刚才倒是跑的挺快的,一眨眼鬼影就没了。」

  小六尴尬地傻笑了几声,也不辩驳,我对于这样的人最没有办法了,俗话说得好,伸手不打笑脸人。

  眼角一瞥刚好又看到了小胖子林子荣在不远处对着我招了招手,打了个手势又立马和其他小孩子一窝蜂地跑走了,我拉着小六走到一边问道,「那个胖子林子荣的,你认识吗?」

  小六又以一种看傻瓜的眼神看着我,我不耐烦地说道,「我之前不是被人打了脑子,好多事情记不太清了,才问问你。」

  这样一说,小六顿时理解连连点头,看了看四周低声说道,「少爷你以前不是最讨厌他的吗?看不惯他仗势欺人的样子,有一次还差点和他打起来那。」
  我脑筋一转随口说道,「哦,这个,这个我,对,今天不是看他在课堂上欺负别人来着,我看不惯,但又想不起他是谁来着,怕把他打坏了,万一是自己人那?」

  小六可能毕竟年纪尚小,没那么多心思,也不细想我话里的漏洞,面露不忿地说道,「呸!就他那个狗棚里婊子养的玩意儿算哪门子的自己人。」

  接着又说道,「这林子荣是老爷一个远房亲戚的儿子,他家里以前听说也是在朝为官的,后来家道中落渐渐地也没什么人愿意和他家来往,一日不如一日,再后来连他父亲也过世了,听说是他父亲生前帮过老爷一些忙,老爷好心就收留了林子荣让他在府里读书,将来好再光耀门楣,呵,他也不瞧瞧自个是个什么样的货色,整个就是活赖泼皮,仗着我们林家的名声没少在外面作威作福的,除,嘿嘿,家里就数他最不是个东西了。」

  瞧着小六刚才那咬牙切齿的模样,我就能猜到这林子荣平时肯定没少欺负他们这些下人,只是没想到我这便宜老爹还有这样的菩萨心肠,对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穷亲戚都能这么好,对你这个亲生的『儿子』非打即骂,想到此处无奈地摇了摇头.

  望了望晴朗的天空刚才的郁闷一扫而空,这美丽的花花世界我还没见识过那。
  对小六说道,「走,我们出去逛逛去。」

  小六惊恐道,「少爷,老爷早就下了严令,你是不能再出去了,还特别嘱咐了看门的齐大爷和其他人,谁要是放你出去就,就打断他的两条腿。」

  「那他不是让我在这坐牢吗?这和囚犯有什么区别. 」

  「哪有什么办法,你上次差点就,唉,还好您福大命大才能平安无事,夫人当时都吓晕过去了,府里哪个吃了豹子胆敢再让你出去,您就别为难小六了。」
  美梦泡汤,看着小六一脸要哭的样子我也不好再说什么,他一个下人真被打死了也不会有人管,古代讲究的是权力至上,人命如草芥,虽然在我的那个时代同样是看拳头说话,但我说到底不过是一个高中生,社会都没踏出过半步,顶多是打个架,真把人打死了恐怕自己也要吓死了。

  出不去又没早饭吃,又不想回房间去,这里连个网络都没有,回到房里能闷出个鸟来,索性就让小六带着我到处逛逛好熟悉熟悉这个『家』。

  一路走一路看,真的是目不暇接,嶙峋怪石、花草盆栽、房屋栋梁都透露出一股古朴的气息,完全不是现在的钢筋混凝土能比的,只是每一个下人看见我躲着我,就是撞上也是大大地低着头请安问好,感觉像是见了会吃人的猛兽一样,我在心里开始暗自计较起来,往后得一改我的不良形象才行,要不连个说话办事的亲信都没有,神憎鬼厌的终究不好。

  一座精美的亭子建立在一个宽大的水池上,左右各有青石板铺成的蜿蜒桥梁,此时桥上正伫立着一名少女,远远望去,肌肤凝雪,身段玲珑,再加上一袭白裙,宛若仙子,嘴角浅笑,手里正拿着饲料喂着满池的金鱼,而我就在不远处看得眼睛都直了,「仙子啊!」

  「少爷,少爷,你没事吧。」

  「哦,没事,小六,那个姑娘是谁啊?」

  我指了指白衣姑娘说道,小六偏过头看了一眼说道,「哦,那是沈落雁沈小姐,是您的表姐啊,您都忘了,前几天才来府里游玩住下的,夫人可喜欢她了,她人也好,对我们下人也很好的。」

  没想到我还有这么一个美丽动人的表姐,真的是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想想我前世哪里有一个鬼的亲戚愿意和我们家走动,什么表姐、表妹、表哥的,一个都看不见,看来这一世是对我的补偿。

  再看小六这小子一看就知道是春心动了,说起那个沈姑娘唾沫横飞两眼冒火,傻子也看得出来他的想法,可惜的是,小六啊,那是少爷我的菜你小子这辈子就别想了。

  心里刚冒起邪恶想法的时候,我的这个漂亮表姐竟然也朝我这边看了过来,像是见鬼一样慌里慌张地就往另一边的小桥快步走去,我去!至于吗?『我』之前到底是做了什么孽啊这么让人讨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