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情欲场】(22)作者:bulun
【情欲场】(22)作者:bulun
字数:6788


              二十二、補償

  劉斌心中一驚,隨即斥責道:「你這丫頭亂想什麼?我喝多了,回來時正好遇上金所長,她見我走不穩,便和一個服務員把我扶了進來,還叫服務員給我泡了兩杯蜂蜜水,她見我喝多了,陪我坐了一會才走。」頓了頓,接著又說:「這是她的地盤,外邊都是她的人,我們能有什麼事?」

  李琳調皮地吐了一下舌頭,笑著說:「我又沒說你們剛才有什麼事。」她心底認同劉斌得說法。剛才她也是亂猜,知道這是金晶的地盤,兩人如果真有什麼事,肯定會去沒有熟人的地方,在這裏,很容易被手下人發現.

  「啪!」劉斌在李琳豐滿的屁股上打了一巴掌,說:「你這死丫頭,是不是因為姐夫慣著你,就皮癢了?快去洗澡,把屁股洗幹淨,看姐夫等下怎麼收拾你。」
  說著把李琳向衛生間推去。

  看著李琳扭著豐滿肥大的屁股走進衛生間,劉斌長舒了口氣,心道:好險,幸好自己剛才反應快,否則肯定會被看出破綻,看來偷情也是件很危險的工作。
  他揭開蓋在床上的被子,發現床中間果然有一灘水跡,用一摸,有些膩滑,應該金晶體內流出來的精液和分泌液的混合物。這正是他擔心的,記得金晶離開時沒有整理床上,只是用被子蓋了一下,所以才急忙將李琳推進衛生間. 他從茶幾上抽出幾張面巾紙,在濕處反複擦了幾下,直到用手摸感覺不出膩滑,才將紙巾丟到窗外。

  做完這一切,劉斌想了一下,然後脫下身上的衣服,向衛生間走去。李琳剛洗完頭發,見劉斌赤身裸體走進來,粉臉泛紅,說:「你怎麼進來了?」

  劉斌笑著上前摟住了對方濕淋淋的豐滿胴體,說:「姐夫來幫姨妹子搓背。」
  「壞姐夫。」李琳嬌羞地啐了劉斌一口,依在懷中,任其雙手在身上遊動。
  劉斌在手上倒了一些沐浴液,從後面抱著李琳光潔的身子,雙手揉搓著胸前那對豐滿的乳房。李琳的乳房是他目前所有經曆過的女人中最豐滿的,金晶的盡管也不小,但是與李琳的比還是要稍遜一籌,並且沒有這麼挺拔,這麼有彈性。
  有沐浴液的潤滑,本來光潔、挺拔的乳房更加膩滑,摸起來特別的舒服。他忘情地摸著,不時還要捏捏乳房上那嬌嫩的乳尖,直到乳尖變硬,李琳嬌聲說可以了,手才離開乳房順著光滑的肌膚往下磨搓。

  李琳雖然豐滿,但是腹部十分結實,沒有贅肉,皮膚很光滑。劉斌的手一邊撫摸一邊下滑,直到兩腿間才停下來。李琳早已乖巧的張開雙腿,似在等候他的到來。這裏也是他的最愛,光潔無毛的陰部,摸起來感覺格外不同,也格外刺激,除了用手掌捂住整個陰部來回揉動後,還不時將手指深入那深深裂縫中,尋幽探勝,叩問桃園.

  經過一番親密的肌膚相親,他那剛剛激戰完而呈現疲態的陰莖,又漸漸恢複過來,頂在李琳兩股間,來回摩擦著。前後夾擊,不到三分鐘,李琳便有些受不了了,扭動身子,嬌聲說:「姐夫,好啦。」同時把身子轉了過來。

  劉斌笑了笑,在李琳微紅的粉臉上吻了一下,將她摟在懷中,讓那對豐滿的乳房緊貼著自己的胸膛,讓挺拔的陰莖從前邊再次進入兩腿間,說:「姨妹子,姐夫洗的好嗎?」

  「你那是在姨妹子洗澡,分別是挑逗、調戲姨妹子。」李琳嗔了劉斌一眼,嬌羞地說,說完將臉貼在劉斌肩上。

  劉斌笑了笑,又在手上灑了一點沐浴液,讓李琳豐滿的酥胸貼緊自己,說:「來讓姐夫給你洗後面。」說完雙手不停地在她光潔的後背上撫摸起來,從上到下一直到兩股間,來回遊動,直到後背被全部撫摸一遍,才停下來,說:「姨妹子,現在該你幫姐夫洗了。」

  李琳將緊貼劉斌的身子移開,在手上倒了一些沐浴液,准備幫他搓洗時,被止住了。劉斌笑著說:「你要用這對大波波來幫姐夫洗。」

  「壞姐夫。」李琳嬌羞地瞋了劉斌一眼後,將手上的沐浴液塗在胸前的乳房上,然後挺胸讓那豐滿的乳房貼著劉斌的身子開始來回揉動。「波揉」的感覺與手搓實在不可同日而語,豐滿光滑的乳房在肌膚上來回滑動,那感覺確實美妙異常。

  直到將劉斌身子前後來回揉搓一遍,只剩下陰莖附近沒有搓洗時,李琳才讓乳房離開劉斌的身體,蹲下身去。當她抓住陰莖准備清洗時,劉斌又止住了,說:「姨妹子,你還是要用那對大波幫姐夫洗。」

  「姐夫,你太壞了。」李琳瞋了劉斌一眼,但是還是用兩只豐乳夾住了陰莖,讓陰莖在乳溝中來回滑動。

  劉斌第一次享受乳交,感覺異常舒爽,那美妙的滋味簡直無法用言語來表述,如果不是不久前才與金晶有過一場大戰,可能不用多久就會繳械。難怪有人喜歡乳交,這感覺與性愛確實不同,特別是在一對挺拔的豐乳上塗上沐浴液然後夾著陰莖來回滑動,那滋味,沒有經曆過的人絕對無法想象。

  劉斌感覺特別爽,但是蹲在地上為他乳交的李琳感覺很不爽。她必須挺起胸脯,身子後仰,才能乳交,否則就只能口交了,這姿勢讓她感覺很不舒服,也很累,不到三分鐘,便直起身來,說:「好了。臭姐夫,累死我了。」

  盡管劉斌還想享受,但是沒有再堅持,笑了笑,拉著李琳匆匆沖洗一下,用浴巾胡亂抹一下身子,便抱著李琳走出了衛生間,將她丟在床上,然後撲了上去。
  「臭姐夫,身上都沒擦幹,把床上弄濕了,等會看你怎麼睡覺. 」李琳嬌羞地說.

  劉斌笑了笑,說:「還不是怕姨妹子等不及了。」其實心裏卻在說:我就是要你身上有水,這樣才不會發現床上原來的水跡.

  劉斌從李琳身上翻身下來,躺在旁邊,笑著說:「姨妹子,幫姐夫檢查一下小弟弟,看剛才洗幹淨沒有。」

  「自己檢查。」李琳嬌嗔地看了劉斌一眼。

  「嘿嘿,還是姨妹子的小嘴來檢查可靠。」

  李琳又嬌媚地看了劉斌一眼,說,「壞姐夫,你太壞了,剛才在衛生間幫你用奶子爽了這麼久,還要我親?」但還是從床上坐起身子,抓住陰莖,輕輕套弄著,說:「臭姐夫,你的怎麼這麼大、這麼長?」

  「你喜歡嗎?」

  「我怕用久了、用慣了,以後離不開了。」

  「呵呵,不會的,我的又不是天下最強的,可能以後你會越到你更喜歡的。」
  李琳突然妖媚一笑說:「那是以後的事,反正在我結婚之前,你就是我的男朋友、我的情人、我的老公。」

  劉斌沒想到李琳會如此說,心裏很激動。因為李琳這話等於是告訴自己,在她結婚之前,只有自己一個男人。但是他沒有表露出來,而是笑著說:「你不是叫我姐夫?怎麼突然又變成了你的男朋友、情人、老公了?」

  「你既是我姐夫,也是我男朋友,我們姐妹同時找一個男人不行?」

  「那你結婚以後?」

  「如果結婚了,我不會再與你來往了。」

  「哦?」劉斌有些驚異,沒想到看似隨便的李琳,會有如此貞操觀.

  「如果再與你來往,就對不起他了。」李琳解釋道。

  「那你還要我與你小莉姐好?」

  「這個情況不同。」

  「有什麼不同,也是結婚的人。」

  「小莉姐的婚姻不幸福,你和她好,並沒有影響她的婚姻和家庭,相反只會給她帶來快樂,讓她開心。」

  劉斌沒想到李琳會如此看待女人婚後出軌,與金晶的看法顯然又有些不同,不過有一點相同,就是不破壞雙方的婚姻家庭。他正想說話,發現李琳已低頭在龜頭上舔弄起來。

  李琳的口技僅次於金晶,如果不是不久前有金晶金玉在前,她應該是目前所有女人中口技最好的。她口交時很投入,唯恐不能讓劉斌舒服,在舔弄龜頭、套弄陰莖的同時,不時用眼睛看看劉斌的表情,如果劉斌臉上表情愉悅,就更賣力。
  李琳最後來了幾個深喉,才吐出陰莖,臉色漲紅,說:「我嘴巴都酸了。」
  劉斌也知道李琳確實很賣力,特別是深喉時,雖然陰莖未齊根而入,但也進入了食道,這是其他女人很難做到的,十分難得。他將李琳摟過來,說:「那現在讓姐夫好好疼愛你。」說完她壓在身下,親吻著胸前那對豐滿挺拔的乳房。
  「姐夫,來吧。」劉斌還未親完一個乳房,情動的李琳已抓住陰莖,發出邀請。

  劉斌一邊將身子就位,一邊笑著說:「對了,你剛才說在你結婚前,我是你男朋友,是你老公,那你現在應該叫我老公。」

  「不,我就要叫你姐夫。」李琳調皮地說.

  劉斌在陰莖抵住陰道口後,停止前進,說:「你不?那我也不。」

  「那我告訴姐他們說你強奸我。」

  「嘿嘿,我會說是你誘惑我。」

  「壞姐夫,那我叫你姐夫老公,好不?」

  「好。」劉斌應聲挺動臀部,陰莖隨之快速刺入對方體內。

  「姐夫老公,你這麼猛幹嘛?真想操死姨妹子?」

  「你不是讓姐夫老公快點進來?」

  「你也不要這麼猛,你的那麼粗,怎麼也得讓我適應一下。」

  「現在適應了吧?那姐夫老公開始動了。」劉斌口裏這麼說,但是沒有抽動。
  「你是故意讓我難堪,那我以後不幫你了。」

  「好,好。下面一切聽姨妹子指揮. 」劉斌知道自己不能太過火,過了就會適得其反,於是一邊抽動陰莖,一邊說:「小琳,和你做真的很舒服?」

  「難道你和我姐她們做不舒服?」

  「也舒服,但是沒有和你在一起這麼舒服,你陰部很豐滿,陰道很深,裏面水很多,和你在一起,姐夫老公可以盡情施為。」

  「那姐夫老公盡力施為吧。」

  劉斌自然不會讓李琳失望,施展神威,開始今晚的第二次征伐。身體壯實、有備而來的李琳自然不懼他的征伐,挺動肥臀,抵死迎戰。

  房內很快喊聲震耳、殺聲連天,兩人鏖戰了近半個小時,直殺得天昏地暗、床搖房動。最後還是李琳擋不住劉斌神槍的攻擊,在第四次敗下陣來後,不得不棄械投降。劉斌盡管取得了最後勝利,但是也差不多精疲力盡了,在最後一次將李琳送上雲端後,緊鎖的精關也松了開來。

  過了好一會,劉斌才從李琳豐滿而又彈性十足的胴體上下來。如果不是李琳催促,也許他趴在上面睡著了。

  「姐夫,你太強了,我差點被你弄散架了。」氣息逐漸平靜的李琳感歎道。
  「你也不懶,一直不停地索取,如果不是你姐夫老公身體強壯,早就敗下陣來了。」

  李琳側過身來,依在劉斌身邊,抓住那已經軟下來的陰莖,說:「姐夫,你這麼厲害,我想沒有哪個女人會不喜歡,你原來那個怎麼要和你離婚?」

  「我也不知道,所以想知道原因。」劉斌頓了頓,接著又說:「小琳,性生活對你們女人是不是很重要?」不久前金晶提到了這個問題,現在李林又提到這個問題,讓他不由對這個問題產生了好奇。他知道性生活是夫妻生活的重要組成部分,但是不知道在女人心中究竟重要到什麼程度。

  「怎麼說呢,我認為這個與人有關,與處境有關,不能一概而論。如果是從來沒有過高潮的女人,性生活對於她來說也許無所謂;對於溫飽還沒有解決的女人來說,性生活也許不是很重要;如果兩人一起生活了幾十年,愛情變成了親情,性生活對女人也不重要了;如果是那些在這方面受過創傷的女人,不但不會有這方面的想法,甚至可能還會對性生活產生恐懼。但是,對於生活無憂的正常女人來說,性生活是很重要,古人說『飽暖生淫欲』,這句話很有道理,溫飽問題解決之後,性生活就變得很重要了,不少夫妻離婚,很大一個原因就是性生活不和諧. 其實,性對於男人和女人來說,是一樣的,只是這個社會女人在這方面所面臨的風險和壓力比你們男人大,所以很多女人心裏雖然有想法,但是不敢輕易去嘗試。」

  劉斌點了點頭,李琳說的與自己的分析基本相同,看來這方面男女都差不多,同時覺得她是一個不可多得的好朋友,分析問題很理性,於是把下午梗在心裏的問題拋了出來:「小琳,你說你們女人很快就移情別戀、並作出離婚再嫁的決定,主要有哪些原因?」

  「我沒有經曆,也不是很清楚。不過從書上介紹的情況來看,不外乎這麼幾個方面:一是她本來就不愛這個人,一旦現實生活中出現她心中的那個男人,就可能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移情別戀,如果這個男人也要喜歡她,就很可能離婚再嫁;其次是性生活得不到滿足,如果遇上能夠給她滿足的男人,而這個男人也喜歡他,就很可能會移情別戀;三是生活所逼,比如為了還債,為了至親的人的安危;四是為了報複原來的男人,比如原來的男人讓她傷透了心,正好有其他男人喜歡她,為了報複這個男人,可能會很快離婚再嫁;五是有致命的把柄被對方抓住,對方逼她離婚再嫁。但是,這些也因人而已,不是每個人都這樣,比如小莉姐,雖然和她老公沒有什麼感情,但是為了父母,她絕不會主動提出提婚。」
  李琳說了一大通,似乎都有道理,但是最後又等於沒說. 是的,什麼事都會因人而已,同樣的境況,不同的人遇上,結局可能完全不同。有的人愛面子,有的人根本不在乎,有的人顧及親人,有的人只要自己開心,有的人很怕死,有的人可以不要命。

  「姐夫,你認為你們那種可能性最大?」李琳見劉斌似在思忖,接著說.
  「性方面,我想應該可以排除,你也體驗了。你說的第一個,她根本不愛我,這個好像不存在,我們雖是別人介紹認識的,但是結婚並未收到任何外界因素的影響,結婚三年多,感情應該還可以。你說的生活所逼,好像也不存在,我們都有穩定的工作和收入。為了至親的人的安危,她至親的人,除了我就是父母和孩子,他們如果有安危我不可能一點風聲也不知道,畢竟我在裏面並沒有完全與外界隔絕. 你說的傷透心,好像也不存在,說實話,結婚後,我們從未吵過架,如果是我出事這件事對她打擊很大,那她當時就應該有反應。至於你說的最後一種,她在銀行上班,應該不會有什麼致命的把柄被張明抓住,家裏又不缺錢,她與張明又不是同事,即使是錢方面的問題,張明也應該不會知道。」

  「姐夫,我對你們以前的情況不了解,也無法幫你分析,不過我會抓緊時間幫你打聽。」

  「我就知道姨妹子對姐夫老公最好了。」劉斌伸手摟住李琳豐腴的身子,在臉上親一下,讓她頭枕在自己肩上。

  「那你以後也得對姨妹子好。」李琳膩聲地說.

  「那是肯定的,姐夫老公保證,在你結婚前,我就是你的老公、男朋友。」
  李琳興奮地點了點頭,說:「姐夫,你發現沒有,舒暢姐這幾天氣色好多了,皮膚開始有光澤了。」

  「你的意思是姐夫老公的功勞?」劉斌笑著說.

  「難道不是?小莉姐氣色也比以前好些了。對了,姐夫你和舒暢姐是怎麼搞到一起的?我看她離婚後,對男人似乎沒有興趣,也很少給他們好臉色,怎麼會突然和你上床?」敢情舒暢沒有告訴她兩人之間是如何開始的。

  「我怎麼知道?可能是喝了酒吧。比如你,第一次怎麼與我上了床,我也不知道,如果以後她們問起,我也只有說是喝了酒的緣故。」

  「切——,你不說算了。」李琳臉兒一紅,不再追問,接著說:「不過,若不是那晚你和她在一起,我還真不知道她老公原來不行,難怪他老公那麼怪異,簡直不通人情。」

  「很多行為怪異的人,多半心理有問題,而心裏問題又多半是生理方面的原因引起,比如一個長得很醜而又很要面子的人,肯定會嫉妒那些長得好看的,如果這個好看的人又很討人喜歡,那他很可能會在背後造謠生事,詆毀對方。」
  「這些舒暢姐原來一直沒和我們說,如果知道,早勸她離婚了。」李琳感歎地說.

  「這與她性格有關,她認為這些不好意思告訴外人,所以沒和你們說. 」
  「如果不是姐夫你,我想她這一輩子都可能不知道男歡女愛是什麼滋味,枉做了一輩子女人。」

  「怎麼可能,她還這麼年輕,只是暫時沒遇上讓她心動的人而已。」

  「這次婚姻對她的打擊太大了,讓她對婚姻產生了恐懼,離婚兩年了,還沒見她與哪個男人密切來往過. 」

  「有時太過保守並不是好事,如果她像姨妹子你一樣,結婚之前,多經曆幾個男人,就不會受到這麼大的傷害。」

  「姐夫,你的意思好像姨妹子是個濫交的人。」李琳不滿地看著劉斌。
  「哪有哦,我是針對你舒暢姐直到結婚那天才與她老公發生關系這件事而言,如果她不那麼保守,早點發生關系,就早知道對方情況了,也許就不會結婚。」
  「反正你那句話我聽著不舒服,是不是因為我們第一天見面就和你上了床,所以你認為我以前有過很多男人?」

  「小琳,姐夫老公真不是這個意思,如果你是那種濫交的人,姐夫老公還會喜歡你嗎?今天晚上就不會讓你過來了。」

  「嘻嘻,今晚要我過來,還不是因為要我幫你做事。」

  「啪!」劉斌在李琳豐滿的臀部上拍了一掌,說:「你把姐夫當做什麼人了,要你做事,我就要出賣身體,你是屁股癢了。我知道了,先前要你將屁股洗幹淨,還沒打,所以你感覺不舒服。」接著又是一巴掌。

  「壞姐夫,就知道欺負姨妹子。」李琳嬌嗔地瞪了劉斌一眼,接著說:「姐夫,你說怪不怪?原來舒暢姐的老公,我和小莉姐看著就不舒服,小莉姐的老公我和舒暢姐也不怎麼喜歡,只有你,小莉姐喜歡得你不得了,舒暢姐願意做你的女人,我也稀裏糊塗上了你的床,我們姐妹仨竟然都成了你的女人,這在以前,打死我也不會相信。」

  「呵呵,說明你們姐妹三上輩子都欠我的,注定這輩子要做我的女人來還賬. 」

  「有本事你把我們姐妹仨都娶回家。」

  「嘿嘿,只要你做通你兩個姐姐工作,沒問題. 」

  「你想的美。」

  「對了,姨妹子,如果以和我的關系來論,你們姐妹的排序應該倒過來,你是大姐,舒暢是小妹。」

  「是哦。」李琳很快明白過來,開心地笑了,說:「嘻嘻,以後關系公開了,得要她們叫姐姐。」看臉上那得意的情形,似乎想到了未來的場景。

  劉斌也笑了,說:「你們三姐妹,現在數你知道的最多,你小莉姐知道的最少。如果你小莉姐知道她的兩個姐妹都成了我的女人,不知會怎樣?」

  「小莉姐肯定會傷心。我們看得出來,她是真心喜歡你,是從認識你之後,她臉上時常掛著開心的笑。你不知道吧,那天晚上我陪小莉姐從舒暢那裏出來,又和她呆了好久,感覺她一直有些心神不寧,直到收到你的信息,情緒才有好起來。」

  「哦?」

  「其實她哪裏知道,你和舒暢姐早就有一腿了。」

  「她怎麼能肯定,那段時間內沒有發生什麼事?做愛幾十分鐘就夠了。」
  「因為她沒想到你們之前已經有了關系,認為那麼短時間,即使你們兩個有意思,也不可能發生什麼事。」

  「看來我那個信息發對了。」

  「說明姐夫你太狡猾了。」

  「我那個信息主要是發給你的哦,希望你過來陪我,怕你與她在一起,才給她也發一個。」

  「切——」李琳不肖地看了劉斌一眼,說:「你以為我是三歲小孩,你剛和我兩個姐做過,早就興趣怏怏了,還會想我?」

  「姨妹子不相信你姐夫?姐夫我一個晚上來三次絕對沒問題,保證你們吃飽。
  要不哪天你們姐妹仨一起上試試。「

  「還想三飛?你做夢吧。」李琳說著在劉斌的陰莖上使勁捏了一下。

  (未完,待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