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少年与女侠
少年与女侠
 
  一 命定!邪恶淫秽的永久性心理创伤!
  大家好,我是谷小天!
  山谷的谷,小天的小,小天的天。
  我今年16岁,最爱最爱的人是我的妻子兰儿,她比我大1岁,也姓谷哦。
没错,谷兰儿是我的亲姐姐,不过这不防碍她做我的老婆,也不防碍她马上要给
我生下一个白白胖胖的小宝宝,这是我的第三个孩子。
  嘘!反应不要太夸张了好吧!
  我奶奶说我是天生魔星,这一生会有许多许多孩子,现在只是刚开了个头而
已,好不!?
  我的另外两个孩子都是女孩,一个刚满1岁,另一个还不到半岁。
  好吧好吧,我承认,这两个女孩都不是我姐姐,不……都不是兰儿生的,她
们的妈妈都是武林中赫赫有名的美貌女侠。
  什么?这两个女侠的名字?打死也不说。
  除了这两个女侠和兰儿之外,还有一个让我魂牵梦绕的绝世美貌女侠,只是
因为当初在人群中多看了她一眼,我就再也不能忘掉她的容颜。没错,她就是威
名远播的武林第一美女,襄阳城的大英雄郭靖郭巨侠的妻子黄蓉!
  虽然我也很敬仰郭巨侠抗击蒙古大军的功绩,可是我实在是无法控制自己的
邪恶念头,从我看到郭巨侠妻子黄蓉的第一眼开始,我就觉得她命中注定是要怀
上我的种!而且后来见到郭巨侠的女儿郭芙之后,我觉得她命中注定也要怀上我
的种!嘿嘿嘿嘿,其实我见到的每一个美貌女侠,我都会觉得她们命中注定要怀
上我的种的。
  为什么我会这么邪恶?
  那还要从3年前的那一天说起。
  那是给我造成邪恶淫秽的永久性心理创伤的一天。
  那是改变所有人命运的一次偶遇。
  那是一个夏天的中午,我和兰儿——也就是我姐姐——和往常一样,吃完了
奶奶做的午饭,一起去附近的一片果树林玩。刚走进树林,就听到树林中传出女
人的拖着长长尾音的叫喊声。
  「啊————」
  这叫声很奇怪,似乎很难受,可又像是很舒服,反正我听起来很好听很舒服
(小屁孩,那叫做爽!懂不?)。
  接着我们又听到一个男人得意洋洋的说话声,那个女人也在断断续续和他对
话,她一边说一边不时发出那种奇怪又好听的叫声。
  「是这样吗?嗯?嗯?骚娘们!」
  「啊————不……哦……不要……再插进来……唔……不是……不是的,
我……不……不是……」
  「你不是什么?呼……呼……你根本……就不是什么侠……侠女,以你的
……你的武功,只要动动指头,我们几个就……只有死路一条!」
  「我……是被你……偷袭的,你……你们几个,啊……又顶到了……我…
…我不会……」
  我和姐姐循着声音悄悄走过去,绕过几棵果树之后,我和姐姐看到了那个给
我们幼小心灵造成永久性创伤的场景第一幕:在一棵苹果树下,有四个高矮不一、
身强力壮、一看就是坏蛋的男人,围绕在一个赤身裸体跪在地上的女人身边,这
个女人上身向前俯着双手撑地,两侧的男人抓着她的肩膀和胳膊,似乎是要把她
按住不让她乱动,身后的男人粗壮的腰部很快地前后摇晃,肉棒在她的身体里进
进出出的,身前的男人用手握着肉棒在她面前戳来戳去。
  那个时候的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男女交欢场面,可是还是隐隐约约猜到
他们在干什么,裤子里的肉棒立刻就起了变化。姐姐当然比我更明白一些,她的
脸蛋也像个红苹果一样。我们两个没说话,只是互相对了个眼神,就明白彼此的
心思,都想要再偷看一会儿。
  在那个女人身前的男人长得獐头鼠目的,他躺在她身体下方,用一只胳膊撑
起上身,另一只手握住肉棒在她眼前晃来晃去,说道:「女侠,小穴被标哥肏得
这么爽,你的嘴一定也很空虚吧?」
  「你……好下流……嗯……我……我不……啊……不要……快把它……拿开
……」
  那女人断断续续地抗议着,左右扭动雪白的屁股,似乎是在内心挣扎,可是
她身前身后的男人用了各种手段折磨她,终于她犹豫片刻之后还是张开嘴把肉棒
一口含了进去,很快身体就开始不受控制的抽搐起来,我后来过了很久才知道这
个反应是她高潮泄身了。
  「哦!真他妈太爽了!这女人的嫩屄握得我太紧了!」
  「我也好爽,嘿!女侠自己又先泄身了,哈哈哈哈!」
  四个男人都坏坏地笑着,抓住那女人肩膀的两人也站起来脱掉裤子,重新跪
到她的身边,一只手来回套弄肉棒,另一只手抓住她身下沉甸甸的大奶玩弄着。
  女侠!嫩屄!肏!泄身!
  我生平第一次听到这些淫荡词汇,再加上被四个肉棒包围起来的女人来回扭
动着性感娇躯,无比色情和淫靡的场面让我的肉棒涨得痛的不行,我趁姐姐不注
意悄悄用手把裤子里的肉棒调整一下位置,顺便两只脚左右活动几下,却不小心
踩断地上的一根枯树枝,发出了清脆的咔嚓声。
  「是谁?出来!」
  男人们大声吆喝着,我和姐姐吓得动都动不了,更别说转身逃跑了,只有躲
在树后浑身发抖的份儿。很快一个身材非常强壮的家伙拎着一把很长的大刀,赤
身裸体胯下挺着肉棒走过来,把我和姐姐押过去。他们商量着要把我和姐姐杀掉,
那个女人则哀求他们放过我们。
  后来有一个最坏最坏的男人突然想到一个主意,他蹲在她身边道:「女侠,
要不我们做个交易,让他们在边上看着我们怎么肏你,只要你好好服侍我们,他
们就能保住小命。而且这么刺激的事儿,女侠应该也会很享受的。」
  「不要……嗯……求……求你们了,不要让这些孩子看……看我……」
  那女人虽然在哀求,可根本不可能有转机,明晃晃的大刀架在我和姐姐的脖
子,我们吓的浑身颤抖,一边哭一边按他们的命令站在她身边,然后他们把她的
上身强行拽起来,整个身体的正面直接面对我和姐姐,我这才第一次看到她的面
容。
  我就是在这个瞬间无法自拔地迷恋上这个女人的绝美容貌和性感娇躯的。是
的,她就是黄蓉了。
  那个时候黄蓉看起来大约不到30岁的样子(现在我知道她那个时候已经3
6岁了,保养得真好是吗?就是现在39岁的她也还是那个样子,要不说是女神
嘛!),我这一辈子从来没见过像她这么漂亮的女人,从前我一直觉得姐姐就是
这个世界上最美的女人了,可她比姐姐还漂亮许多。除了她像是仙女一样的脸蛋,
还有她白白的肌肤,高高的大奶,细细的腰肢,圆圆的屁股,直直的双腿,黑黑
的毛发(倒三角形的哦,你们知道那是什么地方),直到现在我也没有再见过如
此令人心动的画面。
  「怎么样……你们……你们两个看看!这个骚娘们美……不美?」
  黄蓉一脸又害羞又高兴的样子,坐在身后那个叫标哥的男人大腿上,似乎被
我们看到她这个样子非常兴奋,几乎就在她和我目光对视的瞬间,她的身体开始
剧烈颤抖,又泄身了!
  「不……啊————我又要……不……不要看……啊……又要……又丢了
……不要看……看我……唔……」
  黄蓉的白玉美体剧烈颤抖着,她双手捂住脸又叫喊了几声,然后用一只拳头
拳紧紧塞住嘴,也把那种很好听很刺激的叫声堵住。
  我和姐姐虽然感到害怕,却也还是被黄蓉的绝美容貌、性感身体和泄身的夸
张反应给惊到了,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不理解为什么如此美丽性感的一位大
姐姐,居然会被这样几个丑陋凶恶的家伙如此欺负,说一些语无伦次的话,还会
发出这种听起来却很好听、让我们的身体发生一些不好说出口的变化的声音。
  那个标哥很满意地对我们道:「又泄身了?哈哈哈哈,告诉你们吧,这个不
要脸的女人,其实是你们中原汉人很有名的女侠!哈哈!她的武功可高了,天天
行侠仗义的,平时只要一挥手我们几个的命就没了,现在也只能乖乖的跪在这里
被老子肏!」
  (被这些坏人欺负的漂亮大姐姐是个武功高强的女侠?怎么会这样?)
  也就是在这一刻,我心中的某种美好的东西瞬间崩塌了,还有某种邪恶的东
西在迅速滋生发芽。
  标哥抓住黄蓉头发的手又用力收紧,把嘴凑到她耳边说:「我们大汗说过,
你们汉人就是最卑贱最下等的人种,只适合做奴隶!你虽然是汉人的女侠,但是
现在就是我们的奴隶,记住,你是最下贱的性交奴隶!我和小伍是你的主人,给
我好好伺候!」
  被标哥用力朝前一推,黄蓉重新恢复到四肢着地的跪伏姿势,在我和姐姐惊
异的眼光中,她徒劳地争辩道:「你这……恶徒,说什么性……性……你们这些
……三脚猫的家伙……如果不是偷袭……啊……好深……不……我被你们……也
不会做你们的……奴隶……嗯……」
  黄蓉身前那个叫小伍的男人改为跪立的姿势,双手抓住她的秀发,把肉棒插
进她性感小嘴里,腰部如同对面的标哥一样用力挺动,肉棒在红红的嘴唇中插进
抽出,「叭叭……叭叭……噗哧……噗哧……」的淫肉摩擦撞击声音不绝于耳。
这种淫糜的场面,对我和姐姐这种没见过世面的山里小孩来说,的确是过于刺激
了。虽然我们都红着脸低下头,不过出于好奇心,还是情不自禁的用眼角的余光
偷眼观看黄蓉红唇蜜穴一前一后同时吞吐肉棒的色情表演。
  「靠!我忍不住了!女侠的嘴……我要……射了!」
  小伍兴奋地大叫着把腰向前挺,然后再把肉棒从黄蓉嘴里抽出,一股白白的
粘液从他肉棒尖端喷射出来,直接打在她还来不及闭上的眼睛里,而她只能张开
嘴大口地喘气,任凭小伍丑陋的肉棒对准她的俏脸各个部位不停的喷射这种白液。
  我现在当然知道这就是让男人很爽很有征服感的颜射,那个时候的我实在是
太纯洁了,这样的场面根本看不下去,只好把脸扭向一边,却看到姐姐用手捂住
嘴,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那些男人射完精之后,还要继续羞辱黄蓉,让她把脸上的精液全部舔净吃掉,
还把明晃晃的长刀架在我的脖子上要挟她。我虽然心里怕得要死,可是真的好期
待看到这个漂亮大姐姐舔食脸上精液的样子。
  黄蓉哀怨的回头看了一眼标哥,认命的低下头跪坐在地上,用手指轻轻刮下
脸上的粘液,沾满精液的手指伸进嘴里,用红润的嘴唇含住再慢慢把手指拔出来。
看到这个无比淫荡无比性感的画面,我忍不住狠狠打了个激灵,裤子里的肉棒剧
烈跳动着,把生平第一次的处男射精贡献出来,贡献给了武林第一美女黄蓉。
  等到黄蓉终于把脸上的精液全部舔完之后,那个最坏最坏的男人把她带到那
棵苹果树下,紧紧贴在她身后,一抬手将她一条美腿提至及胸高度,她上身一歪
用扶住树干,身体变成一个三角星形的姿态,只有一只左脚的脚尖勉强支撑在地
上,大腿根部被迫向外侧大大张开。
  我第一次看到了成熟女子的性器,真的好刺激,在一道湿淋淋闪动光泽的肉
缝中间,两片嫩红的肉瓣向两边分开,中间就是迷死人不偿命的性感起源之洞,
妖艳的蜜穴一开一闔,标哥刚射进去的浓白精液正在缓缓流淌出来,极致的魅人
诱惑让我和姐姐目瞪口呆。
  那个最坏最坏的男人道:「让你们两个小毛孩儿开开眼,你们看好了,这个
就是这个仙女一样的美貌女侠的嫩屄,这个女侠就喜欢被人肏这里。」
  「你……好下流!快放……」
  「噗哧」一声,最坏最坏男人的火热肉棒狠狠捣入黄蓉的蜜穴。
  「啊……」
  黄蓉一声浪叫之后,可能自己也觉得呻吟声太过淫荡,她全身呈浅红色紧绷
僵硬着,螓首斜侧星眸半闭,贝齿紧咬着下唇一句话也不说,像是无声的抗议,
可是看到她俏脸上满布的红潮,我却觉得她实际上是在享受这疯狂的奸淫。
  轮到看押我和姐姐的那个强壮男人的时候,他抱着黄蓉把她的娇躯抵在粗糙
的树干上,一下子把肉棒狠狠插进她的蜜穴,我想这样凶猛的一下肉棒肯定是插
到底了,黄蓉「啊」的哀叫一声,双腿不受控制的盘在他的腰间,整个人如八爪
鱼一般紧紧缠绕在他身上,娇艳欲滴的红唇紧紧与他的臭嘴亲吻在一起,鼻中发
出充满情欲的淫哼。
  接下来最坏最坏的男人和小伍又拿出绳索,把黄蓉滑腻粉嫩的玉臂向上向后
扳过去,成了双手高举过头向后环绕树干的性感姿势,他们把她的双手绑上,又
在她的脖颈上绑了一个可以收紧的绳套。黄蓉不但没有反抗,反而不停地长声浪
叫着。
  这个时候我突然看到标哥挺着肉棒向姐姐走去,我本能地挡在姐姐身前,叫
道:「你要干什么?」
  标哥一把抓住我胸前的衣服道:「滚开!老子要给这小娘们开苞,一会儿她
就会像这个骚娘们一样欲仙欲死的,谢我还来不及呢!」
  他随手一挥就把我扔到一边,重重摔在地上。
  「小天!不!你不要过来!不要!放开我!」
  姐姐还没顾得上心痛,就被标哥一把抱在怀里,毛绒绒的大手在她身上摸来
摸去,她那时只有14岁,根本没法对抗这丧心病狂的淫兽,三两下就被标哥把
全身摸遍。
  姐姐在标哥的魔掌下连声哀叫的情景终于激发了黄蓉的侠义之心,她咬牙斥
道:「你这禽兽……嗯……快……快住手!」
  正准备撕掉姐姐衣服的标哥有点意外的回头,看到黄蓉已经被捆绑起来,冷
哼道:「哼!你这个骚娘们,老老实实地挨肏就好!」
  「你们……答应过的……哦……只要我……我……不反抗,你们……嗯…
…就不会为难两个孩子。」
  标哥极其不屑对黄蓉道:「答应你什么?你这个最下贱的性交奴隶,哪有你
谈条件的份儿?」
  我趁着标哥说话分神的时机,扑上来抱住他的大腿,却被他抬腿甩开,又把
我踩在脚下,我虽然被踩得几乎喘不过气来,也没有向他求饶,还拼命挣扎着想
站起来再和他缠斗,只是力量差距实在太大,根本无法撼动他分毫。
  标哥一只手环抱住姐姐娇小的身体,另一只手竟然摸上姐姐的下身。姐姐看
了半天香艳荒淫的轮奸秀,本能的反应自然是有,腿间已经有明显的水渍。标哥
得意的淫笑道:「看不出来啊,你这小娘皮下面水也挺多,今天大爷就让你好好
享受一下。」
  「嘶啦」一声,姐姐胸前的衣服被标哥一把撕烂,才刚刚开始发育的小小胸
部暴露出来。
  标哥桀桀得意淫笑的声音和姐姐惊恐哀叫求饶声音混合在一起,我的心几乎
要滴出血来,就在我已经绝望的时候,还在被强壮男人狂肏猛插的黄蓉怒吼道:
「我说放开她!」
  随着这声怒吼,黄蓉一下挣断捆绑她手腕的绳索,竟然用手生生从树干上抓
下一块树皮,扔出树皮正打在标哥背后,标哥一声不吭就倒在地上。
  很快黄蓉又放倒两人,只剩抱着她身体的强壮男人傻傻站着,肉棒还插在她
的蜜穴里。
  黄蓉冷冷道:「不想死的话,把你的淫物拔出来!」
  就在肉棒即将拔出黄蓉蜜穴的瞬间,她双拳打在强壮男人两侧太阳穴上,他
瞪着双眼缓缓向后仰着倒了下去,带着她一同摔在地上,肉棒重重地全部插回她
的蜜穴,脖颈中的绳套也由于绳索被树枝挂住而收紧。
  黄蓉已经没有多少力气了,挣扎半天才把绳索从树枝上拉下来,又把压在男
人身下的双脚也抽出来。如果她这个时候站起身来,我可能就与她再没有任何交
集,会平平淡淡地过完一生。
  可是她没有!
  就在黄蓉准备站起身的时候,她又突然软了下来,上身向后仰,双手撑在身
后地上,眼神迷离面色潮红,瘫坐在阿烈的肉棒上,忘情呻吟道:「啊……哦
……好……热啊……不……不要再射了……啊……我……我……又丢了啊……」
  黄蓉竟然坐在昏迷的强壮男人身上,又一次泄身了。这是她第几次泄身,我
已经数不过来了,反正这一次泄身非常猛烈漫长,她全身肌肤泛起妖异艳邪的粉
红色,身子极力后仰,雪臀坐在肉棒上拼命摇晃,胸前巨乳也一起剧烈跳动。
  我这个时候已经从地上爬起身来,却看到小伍站在黄蓉身后,趁着她泄身的
时机突然拉紧她脖颈的绳套,同时一只脚紧紧蹬住她的后背向前推。我没有胆子
跑过去帮她,而是可耻地拉住姐姐的手,扭过身悄悄逃离。
  我和姐姐一边逃一边不停扭头往回看,我们看到小伍已经制服了黄蓉,并把
她性感美艳的身体用密密麻麻的黑色绳索捆绑起来。
  黄蓉被八字形绑绳勒得向前高高突出的硕大玉乳让我永世难忘,姐姐也被她
淫荡妖艳的样子吓住了,不慎摔倒惊叫了一声。我用力把姐姐扶起来,两个人互
相搀扶着加快脚步,耳中听到黄蓉和小伍激烈的对话,还有她声嘶力竭的喊叫,
接着一只飞箭狠狠射入我的大腿,我惨呼一声倒在地上,再也动不了了。
  就在我因为剧烈疼痛即将失去意识的时候,黄蓉身披一件勉强能盖过大腿根
的衣服来到我们身边。
  姐姐虽然很害怕,却还是把我挡在身后,我躺在地上什么也看不到,这可真
把我恨得牙根痒痒的。好在姐姐很快就信任了这个既亲切又漂亮的天仙姐姐,把
身子让开。
  我装出不省人事的样子,眼皮留出一道极窄的缝隙,偷看黄蓉露在外面的那
两条雪白长腿,两腿之间缓缓向下流淌的乳白色精液让我瞬间忘了伤痛。她弯腰
检视我伤口的时候,本就宽大的衣服领口大开,里面仍然被八字形绳索捆绑的高
耸玉乳被我尽收眼底,我的肉棒竟然又硬了起来。
  黄蓉此时并没有注意到我的身体反应,她软软的玉手握住我的手腕,立刻有
一股暖流注入我的身体,我睁开眼睛看到她的绝美脸蛋,她真的美得让人无法逼
视,而且她脸上关切的表情也让我有点羞愧刚才的偷窥行径,我只好把目光转开,
莫名其妙地喊了声「姐姐」。
  黄蓉温柔道:「不要说话,好好躺着休息,你伤的很重。」
  然后她扭头问姐姐道:「他需要立刻看医生,最近的村镇在哪里?」
  我趁着黄蓉直起身和姐姐说话的机会,又好好地饱了一下眼福,从头到脚仔
仔细细把她打量了好几遍,就连她纤美的玉足也没有放过。就在我的目光从她的
玉足向上移开的时候,她蹲下身准备把我抱起来,身体下降带动的气流掀起衣角,
她双腿之间的迷离芳草地和销魂肉缝闪现在我眼前,乌黑卷曲的阴毛上沾满了精
液和汗水,肥美湿滑的肉缝中红肉白液闪动光泽。
  黄蓉把我横着抱起来,在姐姐的指引下离开了苹果林。
  我躺在黄蓉臂弯里,胳膊紧紧贴着黄蓉丰满坚挺弹力十足的大奶,鼻中闻着
她身上迷人的成熟体香,眼中则是她美若天仙的脸蛋,还有脖颈上那道触目惊心
的绳套,完全沉浸温柔乡的我脑海中满是刚才四个恶人奸淫黄蓉的画面,我可耻
地幻想着自己的肉棒先插入她红润的嘴唇,再插入流淌着乳白精液的蜜穴,狠狠
挺动腰胯把她肏得魂不附体浪叫狂吟,裤裆里的肉棒膨胀到了极限。
  黄蓉终于注意到我双腿之间的异样,一个巨大的棒状物体紧紧贴在我受伤大
腿的内侧凸现出来,这个形状和尺寸完全背离了正常的范围,因此她一开始有点
困惑,先是看了看我,发现我似乎又昏迷过去了,她又、迟疑了一会儿,接着把
我的身体重量完全移到她的右臂,腾出左手探向我的大腿,在她柔软的玉手摸上
我肉棒的瞬间,我能感到她的娇躯震颤了一下,从眼缝中我能看到她的脸上流露
出极度不可思议的表情。
  是的,我是一个有着超大肉棒的巨蟒少年。
  我的奶奶一生行医天下,见过无数奇人异士,在我11岁那年,她就说这是
她生平仅见的超级阳具,而随着我年纪的增长,这根巨蟒还在继续变长变粗。
  黄蓉到底是威名赫赫的武林高人,很快就从震惊中恢复,她似乎已经看出我
是装出昏迷的样子,俏脸红红的瞟了我一眼,然后柔软的玉手从头至尾抚摸我的
超大肉棒,体验它的惊人尺寸。眼看我又要射出精液的时候,她的手停止了抚摸,
托在姐姐腰间加快脚步,带着我和姐姐有如腾云驾雾一般,几乎脚不沾地的在茂
密的森林里快速穿行。
  我继续装着昏迷的样子,上身斜靠在黄蓉怀中,头慢慢耷拉下去,从她宽大
的领口可以看到深深的乳沟和上下跳动的乳肉,我外侧的胳膊借着她快速移动的
起伏转折甩来甩去,终于甩到她的领口并无力地垂下去探入衣内,我的手触碰到
她的丰满大奶,玉乳上传来的极致弹力几乎把我的手弹出来。
  其实我非常想抓住垂在黄蓉乳沟中间的那根绳索拽一下,看看她脖颈上的绳
套收紧后的反应,可我又担心她直接把我扔到地上再踩上几脚,考虑良久还是没
有那个贼心,只能把手搭到她的大奶上,借着身体的起伏上下把玩美妙乳肉,并
把她娇嫩的乳头也夹入指缝轻轻挤蹭。她的身体仍然处于非常敏感的状态,乳头
很快就充血变硬,玉乳似乎也大了一圈。
  黄蓉的默许和娇躯的生理反应让我的胆子大了起来,想了想挤在我和她身体
之间的另一只胳膊所处的位置,手应该正好垂到她的双腿之间,我脑海中闪现了
刚才她衣角上扬露出的迷离芳草地和销魂肉缝,小心脏顿时开始骚动。
  我的手腕小心地转动几下,手指触摸到黄蓉的衣服,然后轻轻将衣服向上拉,
几个来回之后终于够到衣服下摆,我用拇指和无名指捏住下摆,中指和食指叉开
向里探去,先是中指指尖钻入一团软毛之中,接着食指侧面触碰到光滑细腻的大
腿肌肤,借着指头上传来的触感,我确定了她销魂肉缝的方位,刚要把手指插过
去,耳中就听到姐姐大声呼叫:「奶奶!奶奶!快来呀!」
  几乎就在同时,黄蓉收回托在姐姐腰间的手,迅速把我横抱在怀中。
  受伤的福利全没了!我哭倒在厕所里!
  有了黄蓉的帮助,奶奶很快处理完我腿上的伤口,然后把我送到床上让我静
卧休养,我带着无比的遗憾谢过这位胸又大又软摸起来好舒服的美女姐姐,并目
送她离开房间。
  直到黄蓉的美妙身姿被房门关在外面,我才收回投射到她身上的目光,闭上
双眼回想刚才发生的一切,遭受永久性心理创伤的幼小心灵中邪恶念头此起彼伏,
再也未能平息。
  黄蓉,姐姐,以及其他多位美貌女侠的命运就在这一刻注定下来,她们所有
人注定的命运就是要怀上我的种!RFEDWS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