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女魔头淫欲(1)
女魔头淫欲(1)
 

在西域靠近中原的一个小国之中,华丽的宫殿内鲜血四溅,一位黑色长发的年轻美艳的女子穿着一袭性感的低胸黑纱高叉长裙和黑网高跟丝袜,面色冰冷的从掌心打出惊人的一击,将最后几个身穿铠甲的武士身上的铠甲全部震碎,如纸片般飞了出去。

那女人慢慢收掌,耳边的新月形耳坠闪闪发亮,如血一般绯红的双唇微微张开,舔舐着溅在自己唇边的血迹。

那女人的双眸如皎月般明艳而冰冷,宛如能摄人心魄,睫毛修长的低垂下来,微红的眼影,高挺精致的鼻子,肌肤如凝雪般白皙无暇柔滑光亮。

她胸前是一对椭圆形高挺的雪白巨乳,在薄纱般的衣服下若隐若现,乳晕很大,乳头的轮廓高高的凸起来,裙下雪白的美腿那细密的黑网丝袜,让那修长双腿的窈窕曲线分外诱人,简直让人看了把持不住。

她穿着一双黑色的高跟鞋,扭动着滚圆的翘臀,踩着如小山一般堆积的屍体满满前行,宫殿的地板内到都是武士的屍体和残缺的兵器,还有很多插在地上的断剑和崩断的锁链,墙壁和柱子也倒塌了很多,上面飞溅的全是成片血迹,可谓是经历了一场大战。

「真是无趣啊……每隔10年左右的大叛乱……这次请了几个中原的高手还拉拢了300名黑绝精骑一起趁本女王沐浴的时候起事,可谓谋划已久了吧?」那女子站在一个半身是血的精壮年轻男子面前,媚笑着问道。

「黛绮丝,你这……妖女……竟然赤手空拳……如撕纸一样……屠杀了这300多人……他们可都是黑绝国的精英部队……」那人似乎到现在依然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呵呵,往年也不都是如此吗,禁卫军,铁骑,中原的刺客,下毒,机关陷阱,伏击……好多都是重复了很多次的,本女王都已经腻透了……」黛绮丝居高临下的媚笑道。

「你,叫什么名字?」黛绮丝那双好像能摄人魂魄的媚眼看着那男子声音如魔音天籁,惑人心智,加上她那薄纱下若隐若现的国色天香的曼妙娇躯和丝袜美腿,连身为仇敌的对方只要是男人裤裆都无法控制的高高鼓起。

「我是黑绝国前代正统国王的后裔,凯拉曼,我要从你这妖后的手中把祖上的国家夺回来!」凯拉曼喊道。

「好无趣啊……那么多年都是一样的故事……知道为什么本女王一直没把你们赶尽杀绝吗?……甚至还默许你们这些后裔偷偷在宫廷中任要职……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向今天这样……带给我一些小小的刺激和欢乐啊……」黛绮丝微笑着看着满地的屍体。

「刺激……欢乐?……你疯了吗……你……」

「本女王没疯,不过却已经腻了这当女王的游戏了……」黛绮丝看着一脸错愕的凯拉曼。

「你想要回这无聊的王位,拿回去便是……呵呵呵……我那么多年来,对这个国家已经没有任何兴趣……我需要的是能满足我的,新鲜的刺激……一直以来,我都是高高在上的女王……绝对的不可违抗的权威……那种不可一世的快感却已经让我厌烦了……」黛绮丝自言自语道。

「凯拉曼,你不是要复国吗……身为刚登基的国王,不立威根本站不住脚呢,干脆让我来助你一臂之力好了……」黛绮丝媚笑着走过去,她那美艳无比的容貌和深不可测的鬼魅一般的杀人之术,让人看了浑身发冷。

「妖女,你又有什么阴谋?!!」凯拉曼刚刚目睹了黛绮丝轻描淡写的大屠杀,心有余悸的朝后退去。

「你们这次起事,原本是打算生擒我呢,还是直接刺杀我?」黛绮丝笑着问道。

「你这恶贯满盈的魔女,迷惑老国王骗的王位,横征暴敛,倒行逆施!双手沾满无数人的鲜血……直接杀死你太便宜你了!!当然是生擒后游街示衆!!公开处刑都无法解国人心头之恨!!」「哦,既然要生擒我,想必已经准备好捆绑我的特殊绳索了吧……你们若不是无脑的蠢蛋,肯定知道就已我之前已经展露的一小点武功,普通的绳子是绝然捆不住我的……」黛绮丝笑着从倒下的武士屍体边略过,那速度如风吹过,凯拉曼还没反应过来,黛绮丝已经从屍体手中摸过了很多黄色的绳子,散发着淡淡的暗光。

「没猜错的话,这是黑绝国用特殊千年古树的树汁浸泡过的蛇筋软绳,捆绑牛马都不在话下……韧性极好……普通刀剑很费劲都砍不开,倒是不错,可惜用来对付我……还是远远不够……」黛绮丝笑道。

「什么!?……」

「不过……倘若我不用内力,倒是也不易挣断,就用它吧……」黛绮丝媚笑着将绳子丢到凯拉曼的手中。

「妖女,你这是要做什么?!」

「做什么?让你按照你的计划,生擒我啊?……我当腻了女王,要试试阶下囚的滋味……你若做的让我满意,我便饶你性命……让你安坐这一国之王的位置,如何?」黛绮丝媚笑着高挺酥胸,自己将双手背到背后交叉并拢。

「你……你在玩我?……凭你的武功,1千个我都不在话下……居然主动乖乖把王位给我还当我的阶下囚?……」凯拉曼迟疑的站起来。

「呵呵呵呵……你们这些只活了几十岁的凡人……如何能知道我的寂寞和无聊……我有点不耐烦了……」黛绮丝媚眼半闭,用鲜红指甲的玉指轻轻一点凯拉曼的胸口,那凯拉曼也是常年习武之人,武功不弱,居然根本来不及反应,只觉得这一点明明力道很轻,却如同万千怒潮涌进胸口,剧痛难忍,抱着胸口满地痛苦的呻吟起来。

「啊啊啊啊?!这是……什么妖术?!!胸口要……裂开了?!!」凯拉曼惨叫道。

「人的经脉没有内力的保护是很脆弱的……我只是稍微将我无数年的功力瞬间倾入你的胸口血脉再收回来,稍微震荡了一下你的心脉而已。」黛绮丝对满头冷汗挣紮站起来的凯拉曼笑道。

「现在,照我说的做,把我捆起来,对外宣布造反成功,然后做你的国王,把这个游戏玩下去……」黛绮丝说着再次将双手背到背后,转过了身。

凯拉曼面色憋的通红,似乎再经历着激烈的思想斗争,最后还是拿起绳子,套在了黛绮丝的手腕上。

凯拉曼将绳子捆住黛绮丝的双手手腕,朝上交叉,反吊勒住她纤细白皙的脖子,然后并拢捆好她的前臂。

「凯拉曼,你习武也有多年,一身筋肉,捆人只有这点力气吗?……呵呵呵……」黛绮丝突然转过头嘲笑着说道。

「妖女,你到底要怎么样?」凯拉曼停下后喊道。

「注意你的语气哟……你现在是生擒我的新国王,应该居高临下,对我恨之入骨,下手粗暴才对,怎么说话像个要死而恐惧无奈的可怜虫?」「你!!……」凯拉曼气的双腮通红。

「记住我说过的话……这虽然是个游戏……玩好了你可以做你的国王,要是玩不好……我就随时杀了你,换一个人来接着玩好了……」黛绮丝冷笑道。她说话细雨如丝,煞是动听,但是字字让凯拉曼冷汗直冒。

也许是急中生智,凯拉曼沉默了一会,突然大声喝道:「妖女!!今日总算抓到你了!!!还不给本王跪下!!!!」然后一脚重重的踢到黛绮丝的后膝处。

那一脚踢过去犹如踹进绵柔的深海一般完全吃不上力,但是黛绮丝还是顺势自己跪了下去。

「嗯……很好……就是这个感觉……在膝盖跪地的瞬间……有一种妙不可言的刺激感呢……不过对于我这个杀人无数的女魔头来说……还是太温柔了呢……」黛绮丝媚笑着回头说道。

国仇家恨加上被黛绮丝这妖女玩弄的怨恨便顺着凯拉曼不得不遵从的「游戏规则」一下爆发出来。

「啪!!!」凯拉曼不知道哪来的胆子,居然一巴掌重重扇到了黛绮丝美艳到不可方物的脸蛋上。

「嗯?……」黛绮丝的脸被扇的歪到了一边,原本半闭的媚眼突然瞪的大大的看着天空。

凯拉曼扇玩这一巴掌顿时觉得说不出的爽快,但是仅仅过去数秒,一股寒意又透便全身。

「该不是过头了吧……」

结果黛绮丝被扇的脸发出红晕,嘴角微微一笑。

「十分……美妙的……感觉呢……羞耻而新鲜的刺激感……接着来啊……你这无用的国王,只不过侥幸用诡计将本女王捆住,想要当国王你还早了一万年呢!」黛绮丝媚笑道。

「住嘴!!你这贱货!!」凯拉曼胆子越来越大,心想指不定什么时候这妖女就玩腻了杀了我,还不如再她下手前玩个痛快泄愤!于是又一巴掌扇到黛绮丝另一半脸上。

「噢!?……」黛绮丝又歪向一边,没等她回过神,又是一巴掌反复的扇到她美艳的脸蛋上。

「啊哈?!……嗯啊?!」黛绮丝一脸被扇了十几个巴掌,美艳的脸蛋被扇的通红,嘴角还有些血丝。

「呵呵呵……真过瘾呢……对吗……被如此卑微的人扇个十几巴掌……如此屈辱的感觉却如此的刺激而美妙……对了,你刚才骂我什么?」黛绮丝擡起头问道。

「贱……贱货……」凯拉曼突然被这么一问还没反应过来。

「很好……一边骂人一边羞辱我的感觉更妙……你平日怎么想我的……这里不妨尽管骂出来吧呵呵呵……」黛绮丝媚笑道。

「好……你个不要脸的婊子……骚货!!妖女!!!人尽可夫的妓女!!!

舔男人鸡巴的浪货!!」凯拉曼越来越入戏,巴掌抽的哗哗响,把黛绮丝美艳的脸蛋抽的不停的两边乱扭。

「嗯啊?!……骚货……婊子……浪货……呵呵呵……对……我都是……平日里压根没人敢提起的字眼……每个词都让人有杀人的冲动……那股恨意……绝妙的屈辱感……」黛绮丝一边被扇巴掌一边媚笑着。

凯拉曼抽完了巴掌,还一边骂咧着将捆住黛绮丝双手的绳子收的紧紧的,用绳子穿过她的腋下,大胆的一把捏住她高挺雪白的奶子,用绳子勒住根部,上下收紧,然后用脚一脚踩到黛绮丝光洁的后背上,将她踩的上身前倾压到自己跪地的大腿上缩成一团,猛的朝后收紧绳子。

「这是何等的……爽快……我居然还有机会将这妖女如此屈辱的踩在脚下哈哈哈……」凯拉曼也不管这是做戏还是真的,浑身说不出的畅快,竟然忍不住笑出声来。

「嗯啊……绳子……勒进肉里好深呢……很好……」黛绮丝呻吟着看着将自己的玉体勒的凹凸深陷特别是胸部,将她巨大的奶子勒成3截乳头高高充血凸起的绳子笑道。

「骚货!!!舔本大爷的鞋子吧!!」凯拉曼将鞋子伸到黛绮丝的面前。

「哦?……又有新的玩法啊……」黛绮丝慢慢伸出舌尖,碰触到凯拉曼肮脏的鞋面,凯拉曼竟然一时兴起,将鞋尖一下戳进黛绮丝的双唇中,捅进了她的嘴里。

「嗯呜?……呜呜……嗯……」鞋子散发的臭味和凯拉曼袜子下透出的浓重的汗味让黛绮丝一阵恶心,前所未有的羞耻和屈辱让她居然不自觉的动了怒,突然一下站起身,将凯拉曼一个浑身筋肉的男子掀翻在地,双眼中透出一股寒冷的杀意然后转瞬即逝。

「你……你?!」凯拉曼入戏太深显然被吓了一大跳。

「啊……真抱歉……我还没完全适应呢……差点就不自觉的杀了你呢……」黛绮丝微笑着说道,如此轻描淡写。

「啊?……」

「以后不会这样了……你继续大胆的玩弄和羞辱我吧……」黛绮丝媚笑着说道,然后自己又跪倒在凯拉曼的面前。

「是吗?!……你你……你很无礼嘛!!竟然敢把本王掀翻在地!」凯拉曼见黛绮丝如此顺从,竟然又壮起胆子一脚踢到了黛绮丝巨大的奶子上,踢的她的雪白大奶子上下不停的弹动。

「嗯啊?!……啊哈哈……」黛绮丝轻声呻吟,似乎很享受的样子,凯拉曼继续一脚踹到了她的屁股上。

「嗯啊?!……」黛绮丝被踢的朝前一弓身子,发出一声娇叫。

「对了……地牢里还有很多刑具……不如你都拿来用在我身上吧……还有不少是我亲自设计的……呵呵呵……」黛绮丝擡起头笑道。

「是吗?我恨不得把你抽筋扒皮,如此正好!起来!」凯拉曼狞笑着将黛绮丝从地上拉起来,推着她朝地牢走去。

片刻之后,面对淋漓满目的刑具,连凯拉曼也有点不知所措。

「居然有如此之多……」

「以前拷问俘虏也是乐趣之一呢……挺着他们的惨叫和哀嚎……骨折断裂的声音美妙的音色……不过也已经腻烦了……这里已经好久没用了……」黛绮丝被反捆着双手,走在自己的地牢中说道。

「本来想推荐几样得意的作品,不过想想还是你自己挑比较刺激……快啊……把那些刑具都用在我身上……难道你不想吗?」黛绮丝挺着雪白巨乳说道。

「想,如何不想,老子恨不得把你的骚穴捅烂捏爆你的奶子!!」凯拉曼拿起鞭子对着黛绮丝雪白的翘臀就是一阵猛抽。

「嗯?……啊……」黛绮丝在啪啪的抽打中,半闭着媚眼呻吟着。

「鞭子嘛……连续的抽打有种舒服的感觉,但是力道太轻了……不过瘾呢……」黛绮丝白皙的翘臀和雪白的奶子上留下了密集的鞭痕,媚笑着说道。

「还有……」凯拉曼扔掉鞭子,拿着两个乳头环,上面挂着两个精致的圆环和铜铃。

「哦,销魂铃……有眼光呢……圆环可以打开,末端是锋利的尖刺,可以刺穿乳头……不过我内力太过深厚,你这样是刺不进去的。」黛绮丝挺着大奶子说道。

「是吗?」凯拉曼不信,捏住黛绮丝诱人的右乳头,拿尖刺戳了好一阵。

「嗯?……嗯……」黛绮丝只是半闭着媚眼呻吟着,果然乳头刺不穿。

「这样吧……我会暂时自闭经脉阻断内力……你再试试……」黛绮丝笑着说道。

凯拉曼将信将疑,这次用更大的力气刺向乳头,果然刺穿了。

「嗯啊?!……有点……疼呢……冰冷的……穿过去……还有血的气味……很妙的感觉……」黛绮丝媚笑着呻吟着,半闭着媚眼看着自己被刺穿的乳头和上面渗出的鲜血。

第二个乳头也被穿好了环,黛绮丝胸前挂着两个铃铛,朝前走了几步,每走一下,那铃铛都会振动的发出当当的声音。

「以前只让别人戴过……自己戴着似乎更有趣呢……」黛绮丝低头看着抖动的乳头和铃铛笑道。

「还有这个?」凯拉曼又选了两根粗大无比的金色棒子,周身有一条蛇盘绕在上面凸起来。

「如意盘蛇杵……用来插女人下面的肉穴的……凸起的蛇身上有凹槽,会顺着插入慢慢的旋转,摩擦女人的穴壁……是我亲自设计的呢……」黛绮丝媚笑着说道。

「现在就用在你这个骚货自己的身上吧。」

「非常……乐意……」黛绮丝笑道,她挺起胸,张开黑丝美腿,任由凯拉曼弯腰拨开自己的薄纱衣裙,用手指捏着自己最私密的蜜穴。

「啊……嗯……」

没有比让人侵犯自己的生殖器更有羞耻感和屈辱的事情了,黛绮丝看着眼前这个如蝼蚁般一个指头就能捏死的废物将那巨大的如意盘蛇杵用力的捅进自己最私密的蜜穴,一股巨大的刺激感和美妙的感觉涌遍了全身。

「呵呵呵……没想到被这种卑微的废物肆意的侵犯自己的身体,将刑具捅进自己的蜜穴内是如此的……刺激……兴奋……美妙……嗯……它在旋转……啊……摩擦的力道果然很足……嗯……啊……好舒服……嗯!」黛绮丝闭上眼睛呻吟着,让盘蛇杵一点点旋转着捅进了自己的蜜穴最深处,接着,凯拉曼拿着另外一根,绕到她的背后,用手指撑开她的菊穴。

一股幽冷的感觉灌入黛绮丝几乎从未被人侵犯过的后庭,接着是紧实而凶狠的戳痛感,旋转的刺激,在狭窄的后庭强行撑开直肠灌入异物的微妙的刺激感。

「嗯啊?!……啊哈……很好……现在我乳头上穿着乳环,下面的骚穴插着巨大的棒子……看起来已经和女奴没什么区别了呢……当了那么久的女王……一天变成了如此淫荡的女奴……这感觉好美妙呢……」黛绮丝媚笑道。

「这女人莫非是常年练习魔功已经走火入魔了吧……真是天助我也……」凯拉曼心里想到。

「对了……通常,我都会给自己的奴隶用烙铁打上一个烙印呢……你想试试吗?」黛绮丝看着炉边烧红的烙铁突然面露兴奋之色。

「烙铁?……」凯拉曼拿起烧红的烙铁,上面是一个大大的圆形图案,写着「肉奴隶」三个字。

「用这个烧红的部分,往我的屁股上烙上去……几乎是永不磨灭的『肉奴隶』三个如此屈辱的印记……呵呵呵……光是想想就已经……让人兴奋呢……」黛绮丝半闭着媚眼,挺着穿环挂着铃铛的乳房,伸出舌头舔着自己的双唇笑道。

「这……不会玩过头了吧……搞不好她会在剧痛中杀了我……」凯拉曼看着烧红的烙铁想着,他虽然没有自己试过,但是被这个东西烙上去,没有不当场昏死乃至失禁的……已经远远的超越了「游戏」的范畴。

「不……这烙铁不比寻常的刑具……我担心你会向之前那样,直接要了我的命……」凯拉曼犹豫道。

「噢,是吗……的确,你有这样的担心也是不无道理,连我自己都不确定会不会一瞬间反应过度……不小心杀了你呢……但是这样才会更刺激……不是吗?」黛绮丝仰起头笑道。

「你……」

「呵呵呵……你要是不照做的话,我立刻就会杀了你哦……啊,这样吧……我先和之前那样,自闭经脉,然后你再把我的双腿捆起来,这样我应该杀不了你了……如何?」黛绮丝媚笑着将双腿并拢。

「哼……」凯拉曼只好照办,但是他心里何尝不想让这屈辱无比的印记烙在这女魔头的屁股上,然后看着她被烫的哇哇浪叫。

凯拉曼用绳子一圈圈将黛绮丝的双腿并拢捆绑在一起,中间缠绕收紧,可能是害怕黛绮丝真的把自己踢死,他捆绑的格外紧密,将黛绮丝的黑丝美腿捆的肉粽一般,高跟鞋也并在一起捆住,还不放心,用锁链缠住了她的脚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