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骚货落在马帮手上(1)
骚货落在马帮手上(1)
 
「哈哈,没想到这次虽然折了大哥二哥,却有这么大的收获,让洛家主这么美艳的骚货落在了咱们手里,真是咱们兄弟的好运气啊!」老三一边说着,一边扶着还沾满洛昭言淫水的肉棒顶到洛昭言骑坐在老六肉棒上不断挺动的雪白脸颊边,另一只手则劈手揪住洛昭言披散开随着身体不断甩动的秀发,迫使她晕迷的脸转向自己这边,湿漉漉的骚臭肉棒就抵在洛昭言的脸颊上恶作剧般的蹭来蹭去,顿时涂抹得洛昭言美艳的脸颊一片狼藉,还试图伸手捏住洛昭言的下颚迫使她张开嘴含住自己的肉棒。

「唔……好臭啊……不要……唔……」被老六的肉棒每一次都深深捅入蜜穴深处带来的强烈满足感爽得神志不清的洛昭言虽然身体上已经沉迷在肉棒带来的刺激中,但是爱洁的本性还是让她抗拒着这散发着淫靡气味的黧黑肉棒,当老三把肉棒挺到洛昭言高挺的鼻尖下,让紫黑色的龟头和青筋暴起的肉棒楞沟在她的朱唇缝和鼻间淫亵的快意的磨蹭起来时,鼻间传来的浓烈臭味让洛昭言忍不住皱起眉头,拼命的扭过头去,想躲开老三肉棒的蹂躏,却不料另一边早已准备好的老四也挺着肉棒抵在洛昭言另一边的脸颊下,硕大的龟头抵住洛昭言的脸颊揉动着,洛昭言左躲右闪都无法退避,只得任凭潮红的脸颊被两根重新硬挺起来的粗大肉棒牢牢的夹在中间,而老六的头还死死的抵在洛昭言的胸前,来自男人们肉体炽热的挤压感舒服得洛昭言的鼻息里又不由得沉重起来,嘴上虽然抗拒的哼哼着,两瓣娇红欲滴的朱唇却仿佛饥渴般忍不住缓缓张开,准备着迎接男人散发着骚臭气味的肉棒对自己唇齿间的蹂躏。

「对,快给老子张开嘴,好好给它舔干净,好让老子用它让你爽翻天!」老三淫笑着看着洛昭言轻启朱唇,眼看着就要丢掉这最后一点尊严,彻底沦为任由这群卑贱的肮脏响马们肆意淫虐的低贱性奴,不由得更是兴奋,胯下那本就狰狞的肉棒显得愈发暴涨起来,还不时一抖一抖的啪啪拍打着洛昭言的脸颊。

「哦哦哦……驾驾驾……啊啊啊啊……这……要……要尿了……」正在洛昭言的朱唇甫一触及老三的肉棒棒身薄皮的瞬间,却听见正疯狂的挺动肉棒在洛昭言早已被捅到红肿的蜜穴里疯狂冲刺的老六痴傻的张大嘴啊啊的叫着,忽然肥胖的身躯猛地一挺,肥胖的肚腩疯狂撞击洛昭言白皙光滑的小腹时发出的啪啪声响猛地一顿,只见老六满身赘肉哆嗦着,深深的插在洛昭言蜜穴里的肉棒捅开洛昭言红肿的蜜穴插在深处,不住颤抖着将一大股浓稠的精液顿时悉数喷洒进蜜穴里,那滚烫的热流激得洛昭言弓起身子,无比满足的承受了这一波她之前还极力抗拒的男人腥臭的精液,老六紧紧抱住洛昭言因此而变得滚烫的玉体,呆滞的肥脸死死的埋在洛昭言丰满的玉乳间,无比满足的大叫道:「尿了——」「哦哦哦……爽……爽死昭言了……好烫……咦啊啊啊……」感受到老六的鼻子和嘴在自己美乳间不断磨蹭,而肉棒则在自己蜜穴中不住的喷射出浓稠的精液,而老三的肉棒正横在眼前和唇间,老四和老五的肉棒则不住的在她的白玉光滑的玉颈和腋下以及光滑白皙的玉背上滚动磨蹭着,视觉嗅觉听觉以及所有触觉都充满了无尽的肉欲和淫靡,淫靡的气味不断透过鼻息冲击着洛昭言敏感的神经,全身酥软的快美欲火让她放声的呻吟起来,混合着男人肉体和她撞在一起时连绵不绝的啪啪声显得更加淫荡,也愈发的刺激着这四个野蛮的响马的兽欲再次勃发:

「快……继续狠狠的操昭言的骚屄……插烂昭言的身体……把精液……更猛烈的射进昭言的骚屄里面吧……呀呀呀……」

「妈的,真是太骚了,老子受不了!」「只是玩了一个肉洞,还有两个肉洞没玩过呢,不知道全开发完,洛家主会骚成什么样子。」「不如咱们一起上吧,干脆给她来个三洞齐开,肯定能把她干到爽死!」「是啊,咱们几个这么强壮,估计也只有洛家主才能承受住咱们三个大肉棒齐插的刺激吧!」「老六快滚!」几个响马兴奋的吆喝着,混乱中不知道谁啪的一巴掌把正抱着洛昭言雪白的玉体死死不放的老六打到了一边,疼得刚才还爽得要死的他捂着脸在地上哇哇大哭起来,三个响马随即毫无怜惜的径直将洛昭言从老六已经疲软的肉棒上横抱起来,随着老六的肉棒拔出,新射入的浓稠精液从洛昭言已经无法闭合的阴唇间汩汩流出,除了少部分精液粘在齐整的阴毛上,剩余的精液大滴大滴滑落在地,看着如此大量的精液从洛昭言这高贵美艳的美女蜜穴里不断涌出,那场面看起来无比淫靡,三个响马迅速的将洛昭言的玉体摆好姿势,老五躺在地上,其他两个人则将已经全身酥软的洛昭言美艳的玉体放在他身上,两人刚一松手,洛昭言已经无力的瘫在了老五的身上,而老三和老四则一前一后的站好,挺着肉棒跃跃欲试,准备连洛昭言的菊门和小嘴的处都一起开苞。


就在三个性欲大发的响马准备立刻破了洛昭言菊门和小嘴的处,给洛昭言三穴齐开之时,忽然听到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那些脚步声踩在沙地上发出沙沙的声响,竟然速度极快,霎时便来到了门外不远处,只听到一个清脆的女孩声音边走边说道:「好奇怪啊,今天洛家到底出了什么事,竟如此慌乱,连沙漠商道都层层封锁不让任何人通过……」「是啊,这确实有些蹊跷,我们来此本是要拜访『昙华洛家』家主洛昭言的,洛家在这荒漠绿洲盘踞百年,对这里的九泉之一应该很是熟悉,却不知今日洛家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一向以保境安民肃清商道的他们竟然会反而封锁商道盘查商旅……这么大阵仗……难不成那洛家主出了什么事情?」女孩话音刚落,另一个甜美沉静的女声接着说道。

「此事诡异,我等不可轻举妄动,想那越小子和小祈一路艰辛,想必还未及到此,不如我们先在此地驻扎,等到九泉之事有了眉目再行动不迟……我看前面有间木屋,十分破败,应是无人居住废弃,不如我们先住在这里吧。」一个男声冷静沉着的缓缓说道,话一说完,就听见那些脚步一起向木屋里移来。

那些人疾行如风,不等几个精虫上脑、一心只盯着洛昭言美艳玉体和粉嫩的肉洞的响马们回过神来,只听「咚」的一声,虚掩的木门便被连门带轴一起推落在地,炫目的阳光霎时投射进阴暗的木屋里,四个高低不一的身影便出现在门口,几个响马大惊失色,顾不得已经陷入高潮余韵里迷醉的洛昭言不住的淫声哀求肉棒的插入,回过头连声喝问道:「什么人?!」「啊呀,有人!对不起,对不起,我以为里面没人了呢,没想到你们在……」说话的是方才说话的那个女孩,身材娇小的她身着墨蓝色少女装,外表无比柔弱秀丽,然而令人惊异的却是她双手各持的一柄巨大链锤,与她可爱的女孩形象反差惊人。只听得她走在最前,似乎有些吃惊的轻轻叫了一声,好奇的目光在室内五个全身赤裸互相叠在一起的四男一女身上不住徘徊着,视线落在四个男人青筋暴起的大肉棒上尤其久,随即用无比清纯可爱的童音好奇的问道:

「诶?

你们……这是干什么啊?「

「这……光天化日……清霏……带小媛回避一下……」这次说话的是队伍中还未开口发言的懒散男子,却见他散着衣襟抢先一步踏进屋里,已经挡在身材娇小的女孩面前,让她的视线脱离屋子里正疯狂淫戏的五人,带着皮手套的手指一抖,三枚闪着寒光的银针已经出现在他的指尖,只见他夹着银针,先打量了一下正围在洛昭言身旁面带惊恐的四个响马,又仔细看了看被按在地上肆意奸淫的洛昭言,愣了一下,随即看着五人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道:「既然诸位如此喜欢这种事情,正好,我们里面这位葛清霏大小姐也喜欢这样的玩法,不如我们一起来交流交流?」「胡说,谁说我喜欢这样被男人按倒猛干的?」那懒散男子还未说完,却见刚才懒散男子挡在女孩面前时便同时从背后揪住女孩的领子不由分说的把她拖到自己身后,不管不顾女孩不满的叫道:「我不是小孩子,我要看看他们在干什么……」一边把她拖到屋外去的那名身材高挑的美艳女子穿着一袭暴露的墨蓝短裙无比妖娆的缓步走了进来,她刚刚踏入屋门的瞬间,那短裙下随着迈步而露出的白皙玉腿和探身进来时松散领口露出的雪白美乳简直让几个正疯狂的玩弄洛昭言的响马们也各自失神片刻,几乎忘记这些突如其来的神秘之客们的来意,简直要流下口水来,死死的盯住这名名叫葛清霏的绝色美女暴露的衣裙下那雪白美艳不输洛昭言的光滑肌肤,全然没注意到葛清霏背后跟着飘进来的那无比诡异的章鱼触手般的半流质的巨大灵体以及葛清霏代替左臂的金属手臂,只听见葛清霏无比诱人的媚笑一声道:「我喜欢的是男人们被我压到,他们的肉棒被我随意玩弄,用我的身体各个部位榨干他们最后一滴精液为止……这种被人压着猛操一点快感都没有,一点也没法享受到主动的乐趣。」说着,葛清霏大步走到几名看呆了的响马身旁,仔细打量了一下趴在目瞪口呆的老五身上满面迷醉、正主动伸出手探到身下摸索着老五肉棒的洛昭言,脸上露出一丝恍然大悟的浅笑,随即一脸淫媚乜斜着眼依次打量了一下正围着洛昭言猛奸的四个响马沾满洛昭言淫水和精液的肉棒,不由得面露反感之色,冷笑道:

「这几个家伙脏兮兮的,身上还很臭,这倒罢了,我倒是不在乎男人身上的味道的,玩起来也许会有不一样的情趣,只不过这些家伙的肉棒充其量也就算是一般大小,本来就难满足我的骚屄,更何况还都已经射过几次了,这样的肉棒根本满足不了我啊……不如把他们都杀了吧,省得碍事,小赢,动手。」「啊?!什么?!想杀我们?你们是谁,竟然敢在老子们的地盘上撒野?!」几个响马本来还痴痴的盯着这个几乎快要将身上每一处敏感部位都暴露出来的美艳御姐,没想到这群奇怪的来客竟不由分说要动手杀人,除了被洛昭言压在地上求爱的老五,其他几人急忙翻身跳起,伸手拿过丢在一旁的武器,大吼着问道。

「好,我不杀不知情的人,就让你们知道我们是谁……」那个被叫做小赢的高个男子漠然冷声道:「天地之间,恒大者为道,天道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是谓之衡。我们——便是『衡道众』。」话音刚落,却见这一脸冷漠的男子右手一抬,一束炽烈的火焰便从他的手上爆燃起来,那男子将手一挥,一道烈火便从他手上飞出,瞬间扑向那些被吓得目瞪口呆的的响马们。

「啊啊啊啊——」只听几声惨叫,那道诡异的火焰如同闪电般激舞盘旋,只见热浪翻滚,老三老四躲闪不及,被火焰在身上绕了一圈,那火焰如跗骨之蛆,瞬间便把这两个猥琐的响马的头发皮肤悉数点燃,两人惨叫着化作火人,然而不等他们的惨叫声继续,却见那手持银针的男子手指一扬,只见寒光耀眼,被烧炙的响马瞬间便没了声息,捂着脖子倒在地上不住的打滚。

眼看着那道火焰绕过纠缠在一起的洛昭言和老五,径直打向在一边手足无措完全吓傻了的老六,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半空里忽然闪过一道寒光,叮的一声不偏不倚劈在那烈火上,众人都是一惊,低头看去,却见全身赤裸、身上还沾满了响马们尽情蹂躏奸淫后一片狼藉的精液淫水的洛昭言一手环抱着已经将肉棒插进蜜穴里的老五的身子,以自己身体为轴夹着他就地一滚,顺手抄起老三掉在地上的大刀,扬手便劈在那团打向傻子老六的烈火上,却见那火如同流质一般瞬间便点燃了整个刀刃,沿着刀身便向洛昭言握着刀柄沾满精液的纤纤玉手上蔓延过去,洛昭言当下毫不迟疑,纤手一转,握着被烈火点燃的大刀便向被自己压在身下、用两条洁白的美腿紧紧夹住的老五的胸口猛捅下去,老五被同伴惨死的模样吓得呆了,连躲闪都忘了,还没来及叫出声,便被洛昭言一刀捅了个对穿,随即便被蔓延的烈火同样化为火人,而洛昭言见那火炽烈异常,不敢迟疑,大刀方一捅入便一脚蹬开被自己压在地上的老五,就地一滚,抱住在一旁吓傻的老六,几个翻身跃在了一旁,性感的赤裸玉体毫无遮掩挺身而立,两条沾满精液的雪白美腿横字站立,冷冷的打量着突然闯入的这群自号「衡道众」的几人。

「几位……咳……来此何意……咳咳……」洛昭言刚要开口说话,不料被刚才沾在嘴边在翻滚中流进嘴里的精液呛了一下,第一次尝到这些浓稠的男人体液,纵使量并不多,还初尝味道的洛昭言是呛得俏脸通红,咳嗽了几声,这才艰难的咽下那腥臭的精液,看着几个身形各异的诡异人士,冷声问道:「虽然这群响马作恶多端,理应就戮……咳……但是这个孩子是被他们胁迫的傻子,并非奸恶之徒,你们……咳……你们不应该对他下手……」「喔……呵呵,气息不乱,神色如常,身手敏捷……看样子葛大小姐这次遇到旗鼓相当的对手了啊……」一边冷冷的打量着洛昭言雪白玉体的持针男子忽然展颜妖魅的一笑,轻轻拍着手说道。

「哦?」洛昭言理顺呼吸,这才冷冷的挺起胸看着他问道:「你看出什么了?」「噢,在下扁络桓,神医扁鹊之后。」那看起来放荡不羁的男子对着洛昭言微微拱手,展颜笑道:「本来我们都以为洛家主遭人胁迫而惨遭轮凌辱,这才出手相救,可是方才才发现洛家主气息不乱、神色如常,刚才更是瞬间夺刀劈火杀人躲闪一气呵成,似乎对此早有准备,莫非……洛家主是故意落在他们手里?」被一句话戳穿心思,洛昭言脸色只是微微一红,随即神色恢复如常,便淡淡说道:「既是神医之后,有这般水准也不枉了。」「果然是这样,原来我们几个贸然闯入,是坏了洛家主的好事啊……在下冒昧了……」扁络桓暧昧的微微一笑,欠身微微行礼,随即对洛昭言说道:「不过作为医者,在下还得说一句,以洛家主此等身份,想必身边追求者必多,何苦为求得刺激而沦为这些肮脏家伙的玩物呢?」「平日追求我的都是大家闺秀。」洛昭言似乎对眼前这个不住坏笑的扁络桓有些不满,冷冷的回应道。

「呵呵,我就说嘛,来西域的路上还听人传说洛家主是身高丈二铁塔般的汉子,然而我们的情报却无处不显示洛家主极力掩瞒的女性身份,方才洛家一个拦路的家丁叫姐姐我好生玩弄了一番,总算是从他嘴里套出来点有用的情报,说是你独自一人追击这群该死的响马朝这边去了,我们一路追着马蹄印到这里,在门外发现了你的宝马和刀华,加上刚才看到的情景,再不知道眼前你这身材性感的美艳女子就是女扮男装的洛家家主洛昭言妹妹,那姐姐我这双眼睛不就瞎了吗?」一边的葛清霏媚笑着走到洛昭言赤裸的娇躯旁,伸出那只光滑的右臂虚的沿洛昭言的美乳曲线比划了一下,不无羡慕的说道:「想来洛家主女扮男装,平日里应该是过得既无趣又辛苦的,这次竟然有这样刺激的事情,正好乐得放松一下,看来咱们姐妹喜欢的体位和姿势不同,但是这喜欢性爱之乐的爱好倒是没有区别啊。」说罢咯咯一笑,那媚惑之态愈发诱人,就连冷目相对的洛昭言和被吓得呆滞的老六都忍不住盯着她那美艳白皙的面容出神。

「此事……不可说与他人……」洛昭言看着她烟行媚视的妩媚之态,心里的戒心早已松动,脸上冰冷的表情也柔和下来,小声说道:「我女扮男装之事,在洛家也是家族机密,若非你们无意见到,也无从得知,此事万勿外传!」「这个自然,我们衡道众此次前来西域,正有求于洛家,自然不会做出得罪洛家主之事,请洛姑……家主放心……」那神情严肃的男子面不改色的望着洛昭言性感美艳的玉体,躬身行礼道:「在下赢旭危,愿以名声担保。」「呵呵,当然可以,妹妹既然如此,自是有原因,我们也不会点破……」葛清霏微微一笑,纤纤右手指尖拢了一下鬓间青丝,那模样简直诱惑极了,只听她继续说道:「只是妹妹容貌如此美艳,若是展现女子姿态,自然也会让洛家其他人甘做裙下之臣,又何必舍近求远,以男子姿态来威压众人?妹妹可以考虑一下姐姐的话。」「此事……和我的家世有关……我哥哥他……算了,多说无益……」洛昭言思忖片刻,欲言又止,又看了看吓得面无人色的老六,脸上忽然莫名的浮起一丝晕红,这才低声对葛清霏说道:「你的建议……我……我会考虑的……」「好啦好啦,妹妹既然不愿多说,我们也不会多问。」葛清霏微笑着轻轻拍了拍洛昭言的香肩,两边均是光滑柔腻的肌肤略一碰触,两人各自不经意的哆嗦了一下,随即两双美丽诱惑的眼眸就轻轻撞在了一起,葛清霏忽然娇笑着问道:

「只是不知道洛家主接下来有什么打算?是准备现在就出发返回洛家还是……不知道妹妹经过这群畜生这般淫虐,身上可有不适?若不及时清理干净,难免会伤害身体。咱们这扁小哥看起来玩世不恭,手里的医术却是真才实学出来的,妹妹若有不适,可以让他动针治疗一下。」「……既然这样,便麻烦扁大夫了……」洛昭言看着葛清霏暧昧已极的笑容,心里明白她所说治疗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虽然连番经受响马们粗暴的轮凌辱,然而毕竟身处被动,而身上各部位又被开发甚少,由于洛昭言武艺高强内力深厚,身体的耐受力就比一般女子要强得多,为获得满足而需要的刺激也要更多,加上本身又天性好淫,性欲一旦被点燃就极难获得满足,对于她来说,方才那群响马肉棒的轮番抽插只能令她略感满足罢了,听性经验极其丰富的葛清霏的意思,若不尽快彻底满足淫荡的身体的需要,恐怕会对身体造成伤害,眼下众响马除了一个吓得呆若木鸡的老六之外都已被尽数杀死,加上洛昭言对他们刚才的表现本就不满,老六抽插到的高潮也不过是因为极度变态的淫虐感带来的,现在屋子里的男人只剩下衡道众四人中的两个,洛昭言见他们相貌冷峻身手非凡,加上又各自身怀绝技,想必能让自己彻底的获得满足,当下显出洛家家主的气魄,也不虚伪遮掩,当即开口答应了,说罢就转过身去看着一脸坏笑的扁络桓和面无表情的赢旭危,不经意的纤腰微扭,那沾满白浊精液的光滑细腻肌肤在屋外投射进来的阳光下光华绚烂,更将那纤细紧致的腰肢、一双洁白修长的白皙美腿和身前那两座内侧依旧红肿的雪白美乳清晰的全方位展现在两个男人面前,眼神毫无羞涩的与两个人对视着,缓缓说道:「那么,两位……谁先来?还是……想要一起呢……」「啧啧……真不愧是高贵的洛家家主,这身材真是绝了……」一脸冷峻的赢旭危看了扁络桓一眼,扁络桓心领神会,一边走向前一边说道,手里忽然浮出一柄锋利的长柄小刀,扁络桓三指握刀对着洛昭言雪白的玉体遥遥的比划了一下,对着呼吸逐渐急促起来的洛昭言微笑道:「可惜身上被这些卑贱的响马玩的这么脏真是说不过去啊,看看你的阴毛上沾了多少精液,好多都凝固上去了,这么脏让我们玩,洛家主的诚意可真是……呵,先让我来给洛家主清理一下肮脏的身子吧……」「哦,要给昭言剃毛吗?」洛昭言看着缓步走近的扁络桓,脸上浮起一丝渴求的神色,她缓缓坐在了积满淫液的地板上,对着扁络桓岔开雪白的双腿,伸出一双白皙的纤纤玉手在大腿间不住的上下摸索起来,还不时用指尖轻轻的抚顺沾满精斑的阴毛,或者用两根手指剥开紧闭的粉嫩阴唇,另一只手的指尖则沿着被剥开的阴唇探进蜜穴里,不住上下刮弄着,还不时将从蜜穴里溢出粘在指尖的白浊精液挑起,在两根纤细的玉指间不住揉弄起来,一边无比媚惑的盯着扁络桓微微呵着气说道:「哦……昭言自己也经常这样保养的……来吧……」「嘿嘿,没想到看起来正经的洛家主闲暇之时也喜欢做这些事情,怪不得如此淫荡,那便让在下来给洛家主好好保养一番吧……」嘴上说着,一脸坏笑的扁络桓早已捻着小刀走近淫荡的岔开腿自慰的洛昭言身旁,蹲下身来,淫亵的目光在洛昭言那白皙的美乳和粉嫩的蜜穴间不住流连着,半晌才用锋利的小刀在洛昭言大腿内侧轻轻一刮,那柄小刀显然是扁络桓施行手术所用之物,锋利无比,迷醉之中的洛昭言只觉得大腿内侧那片光滑白皙的幼嫩肌肤一凉,强烈的刺激让她的娇躯忍不住一阵轻颤,鼻息里发出无比娇媚的闷哼声,睁眼看去时,却见扁络桓手中小刀上挑着几片从洛昭言大腿内侧刮下来的凝固精斑,放在鼻子下嗅了嗅,一脸夸张嫌弃的看着洛昭言说道:「哼哼,身上这么脏,味道还这么大,洛家主真是个任人玩弄的肮脏烂货啊。」「嗯……昭言平时可不是这样呢……他们……他们到处乱射……也没法清洗……」身体被扁络桓用言语尽情的侮辱着,洛昭言除了一丝本能的羞涩外,身体里却一阵从未体会过的强烈兴奋,那令人酥痒的快感让她忍不住娇喘起来,一边轻轻的扭动纤腰一边兴奋的说道:「昭言的身体现在真的好脏……扁大夫快给我……帮我清理清理吧……」「嘿嘿,真不愧是和葛大小姐一样淫荡的骚货呢,我这就把你弄成和她一样的白虎,然后把你们一起按翻,试试哪个操起来比较爽透!」说着,扁络桓将手里的小刀微微扬起,头也不回的说道:「旭危,借你的火用用,这骚婊子身上的精液都凝固了,还真不好刮,另外要剃毛的话也要彻底清楚根系才行。」「好。」一旁面无表情的赢旭危手一扬,一道烈焰瞬间射出,绕着扁络桓手中小刀转了一圈,那柄小刀顿时如同烙铁般变得通红滚烫,不住的发出滋滋的冷却声响,扁络桓淫亵的一笑,手里的小刀猛地压在了洛昭言平坦小腹上那片齐整稀疏的阴毛上,只听烙铁接触皮肤时「嘶」的一声,那些原本整齐的黑色阴毛顿时被烧得焦黄卷曲起来,空气里顿时弥漫开一阵毛发枯焦气味,不等那滚烫的小刀炙伤洛昭言娇嫩的小腹,扁络桓早已举起犹自炙热的小刀,刀如电闪,沿着洛昭言白皙的娇躯一阵激舞,顿时削落无数凝结在洛昭言肌肤上的斑斑精块,却没有伤及洛昭言丝毫。

等到洛昭言身上无数乳白色的精斑被悉数削落,洛昭言美艳的性感娇躯除了略显通红外,已经无比光洁细腻,除了身上不断散发出一时无法清除的淫靡腥臭外,再也看不住曾经被响马们轮番蹂躏后的惨状,正在此时,却见扁络桓手中已经冰冷下来的小刀也不停顿,一只手压在洛昭言的小腹上,另一只手握着刀便沿着她的肌肤,对着那片已经完全被烫的枯黄的阴毛「刷」的一划,却见他手起刀落,洛昭言小腹上那些阴毛顿时纷纷脱落下来,只留下一片无比细腻娇嫩的肌肤还微微泛着红潮,让那两瓣粉嫩的阴唇毫无遮挡的完全暴露在冰凉的空气中,扁络桓见洛昭言粉嫩的蜜穴就这样暴露在空气中,忍不住淫笑着对着蜜穴内侧敏感的软肉呼的吹了一口冷气,将兀自粘在洛昭言阴唇上的几根阴毛吹落下去。

被一热一凉的强烈刺激,正满面羞红的洛昭言檀口微张,忍不住发出一声淫媚的娇喘,随即不住的扭动着纤腰媚叫道:「好烫……啊……又好凉……啊,不要这样吹……昭言下面……昭言下面又痒起来了……大……大肉棒……昭言要大肉棒狠狠的操……」「妈的,老子忍不住了!」洛昭言迷醉的脸就贴着扁络桓的耳畔喘息着,而那双纤纤玉手早已急不可耐的主动伸到扁络桓的两腿间,隔着裤子握住扁络桓那早已充血勃起的巨大肉棒,洛昭言没想到瘦削的扁络桓竟有如此巨大的肉棒,连响马里最强壮的老三也远远不如,当下情不自禁的兴奋娇呼一声,一双手就环住扁络桓的肉棒顶端开始不住的套弄起来,被洛昭言这般诱惑的扁络桓再也忍不住,站起身就去脱自己的裤子,让那根已经兴奋不已的粗大肉棒从被高高撑起的裤子里弹了起来,带着男人特有气味的耀武扬威立在洛昭言的眼前,直冲洛昭言的鼻息,撩拨着她早已兴奋不已的中枢神经,充血而青筋暴起的黧黑肉棒就这样挺立在洛昭言白皙迷离的面容前,从扁络桓的视线看去,那情形看起来无比的淫靡。

看着扁络桓那足有婴儿手臂粗细的黑色大肉棒如此雄壮,洛昭言如获至宝的兴奋娇呼一声,情不自禁的就要将脸凑到扁络桓的肉棒前学着响马们玩弄她檀口的姿势张嘴去舔扁络桓的肉棒,试图让他的肉棒更加兴奋。不料张开嘴刚将扁络桓的肉棒顶端吞入口中,不及合拢嘴唇触碰到扁络桓的肉棒,在一旁看得津津有味的葛清霏突然上前,那条金属手臂一举,却见背后漂浮的章鱼触手般的灵体也猛地出手,紧紧的揪住同样兴奋不已的扁络桓,硬生生的将他向后拉开,洛昭言诱人的红唇猛地闭合,却含了个空,失落的睁开眼看着将扁络桓拉开的葛清霏,露出无比饥渴的神色。

「呵呵,这么急着想要被操吗,洛家主?」葛清霏无比娇媚的一笑,伸出那条正常的白皙玉臂,用纤纤玉手托起扁络桓那一柱擎天的粗大肉棒,捧在手心沿着棒身不住的摩挲起来,葛清霏那只手白皙柔嫩,没有玩弄几下,扁络桓的肉棒就硬邦邦的暴涨到了极限,葛清霏视若珍宝般的捧着扁络桓的大肉棒,俯下身去热烈的激吻着扁络桓肉棒顶端张开的马眼,还不时探出舌尖轻轻点着马眼内侧咂吸起来,一边吸吮着滋滋有声,一边暧昧的看着目光追着扁络桓肉棒不住舔着嘴唇的洛昭言笑道:「衡道众里虽然有两个女人,可是绮里小媛还是个孩子,用不着男人,可是淫荡的姐姐我就不一样了,要是每天没有肉棒操着我就没法入睡,眼前这两根肉棒本来是我一人的玩物呢,如果我分给妹妹你一根,那姐姐可就要空虚寂寞了啊……」「你……你想要什么……我……我都答应……只求你……给我一根肉棒……操我……「洛昭言此时欲火焚身,闻言不假思索的娇喘道,一边说着,一边伸出手在已经酥痒无比的蜜穴里揉弄起来。

「看来还真是没有肉棒就不能活的骚货呢,那么也罢,看在咱们都这么淫荡的份上,姐姐我就让你一根肉棒玩玩,不过有个要求,希望洛家主事后能将这片天降绿洲的秘密告诉姐姐,反正你们洛家盘踞这里这么久,肯定知道这片绿洲下面埋藏的九泉的秘密,用一个秘密换一根肉棒,简直没有更值得的事情了,对不对啊,洛家主?」葛清霏一边继续玩弄着扁络桓的大肉棒,爽得后者直喘粗气,一边暧昧的看着不住自慰的洛昭言笑道。

「……好……我……我答应你就是……快给我……给我肉棒吧……」欲火中烧的洛昭言情不自禁的扭动着娇躯,用无比渴求的声音呻吟着说道。

「洛家主果然爽快,姐姐这就分给你一根肉棒玩玩……」葛清霏媚然一笑道,不等她说完,早已在洛昭言和葛清霏两个绝世美女轮番挑逗下性欲高涨的扁络桓就挺着肉棒,急不可耐的对控制着灵体紧紧捉住自己的葛清霏叫道:「大小姐,被你们两个玩了这么久却一直没正戏,我可是说不出的难受啊,现在你们两个讲好条件了,可以让我去玩玩洛家主了吧,走南闯北这么久,还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小妞呢……」葛清霏一脸妩媚的瞥了他一眼,冷冷的问道:「那你说我和她谁更漂亮点呢?」「呃……是……还是你比较漂亮……」扁络桓被葛清霏那一眼吓得哆嗦着说道。

「呵,那不就得了,小扁,既然你这么有眼光,那这次你就留下来陪姐姐玩玩吧?」嘴上说着,早已兴奋的娇喘连连的葛清霏已经不由分说的蹲了下去,正将自己白皙的脸紧紧的贴在扁络桓的大腿和肉棒间,仰脸对他瞥了一个媚眼,暧昧的浅笑道:「至于洛家主那边嘛,小赢,就交给你了。」不等扁络桓一脸无奈的想要开口抱怨,在一旁负手而立面无表情的赢旭危已经快步走向瘫坐在地上的洛昭言,一边伸手去脱自己的裤子,一边应道:「好。」「喂,大小姐,你天天拉着我们和你换着不同的花样做,就算你再漂亮一万倍,我们也早就玩腻了啊,现在好不容易可以换个女人玩玩,为什么你让旭危去玩,却偏不让我去呢?」眼看着赢旭危大步上前,俯下身粗暴的将洛昭言赤裸的娇躯抱起来,挺着粗大的肉棒就要凌空捅进洛昭言那紧致的蜜穴中去,被葛清霏死死缠住的扁络桓忍不住大为不满的开口抱怨道,嘴上说着,却忍不住被葛清霏用白皙的脸颊淫媚的贴着自己的肉棒磨蹭的动作弄得肉棒颤了几颤。

「嗯……小扁……人家也不愿霸占你的全部嘛……」葛清霏一边用脸磨蹭着扁络桓的肉棒,一边娇喘连连的笑道:「可是小赢他太过强硬,总是不愿意被我压在身下,可你就不一样了嘛……嗯……你人很温柔体贴,还愿意被我压在身下和我做……人家是喜欢你这样的嘛……」嘴上一边说着,葛清霏也没有丝毫停顿对扁络桓的挑逗,纤纤玉手已经握住扁络桓的肉棒向上抬起,而娇艳的红唇和高挺的鼻尖也已经恰到好处的凑到了扁络桓的肉棒下,葛清霏用鼻尖顶起扁络桓的肉棒,檀口半启,一条灵活无比的娇嫩舌尖已经开始沿着肉棒青筋暴起的棒身开始来回舔舐起来,被葛清霏如此全方位的抚慰,刚才还在抱怨的扁络桓已经爽得直喘粗气,再也说不出话来。

旁边的赢旭危已经凭借强壮的臂力将早已瘫软无力的洛昭言面对面抱在怀里,让她白皙修长的双腿蛇一般缠在自己腰间,此时那根同样惊人的硕大肉棒正若隐若现的抵在洛昭言丰满的雪白美臀间,紫黑色的龟头就顶在洛昭言那粉嫩的蜜穴口处,正准备凭借强壮的腰力一击突入,就在洛昭言美目迷离、檀口微启准备承受新的一轮狂风暴雨般的抽插之时,却听见赢旭危面带愠色不满的叫道:「真脏!」说着,就将洛昭言雪白的玉体「啪」的一声丢在地上,而他刚才正捅入洛昭言蜜穴中一半的肉棒上此时沾满了那些响马射进洛昭言蜜穴里的精液,不知道是谁的精液散发出难闻的腥臭味道,看起来闪闪发亮,赢旭危一脸厌恶的看着自己肉棒上沾着的精液,眉头紧锁。

「嗯,昭言的蜜穴真的好脏……求你用大肉棒干烂它吧……」被重重丢在地上的洛昭言丝毫不以为意,反而依依不舍的爬到赢旭危身旁,跪在他的脚下挺立上身,让自己的一对丰满美乳正对着赢旭危挺立的肉棒,洛昭言媚惑的看着赢旭危的眼睛,一边伸出纤纤玉手主动捧起玉乳,学着刚才响马拿自己玉乳亵玩的模样,让赢旭危的肉棒从自己高耸的美乳间深邃的乳沟里穿过,双手捧着美乳一挤,顿时让赢旭危滚烫的肉棒陷入自己白皙冰凉的玉乳香肌的层层包围中,洛昭言一边主动轻扭纤腰,让赢旭危沾满腥臭精液的肉棒在自己的乳沟里不住上下,一边连声娇喘着哀求道:「先让昭言给你擦干净……然后你再来尽情玩弄昭言的身体吧……」看着洛昭言用不太熟练的姿势极尽媚惑的来服侍自己的肉棒,纵然是神情冷漠的赢旭危也渐渐喘息起来,他双手叉腰挺着肉棒,居高临下的看着洛昭言捧着美乳给自己精心擦拭肉棒的淫荡神情,嘴角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淫笑,而那些原本粘在肉棒上的腥臭精液也早在洛昭言卖力的乳交下,被蹭在了洛昭言玉乳间冰雪般的肌肤上,随着肉棒在乳沟里大力的抽插而被均匀的涂抹了洛昭言乳沟每一寸肌肤上,反而弄得洛昭言身上一股腥臭的味道。

「光擦掉还不行,你还得用嘴给我舔舔干净!」赢旭危冷冷的要求道:「另外你自己动手,把你骚屄里面的精液都给我清干净,否则我可不会像那群肮脏的响马一样轮番操你。」洛昭言闻言,急忙松开双手,将赢旭危的肉棒从自己的美乳间捧起,顾不得肉棒上仍然无比腥臭,张开嘴便将他的肉棒顶端吞了进去,赢旭危的肉棒尺寸对于洛昭言的檀口来说实在是过于硕大,洛昭言勉强的将嘴张大到极限,娇艳的红唇也只能紧紧的环住赢旭危肉棒顶端的龟头楞沟,看着洛昭言鼓着腮帮想要继续吞咽自己肉棒,却被呛得津液直流的局促模样,赢旭危冷冷的笑了一声,毫不怜惜的挺着肉棒就向洛昭言的喉咙里捅去。洛昭言只觉得赢旭危有力的大手抱住自己的臻首,用力向前一压,那根勉强被自己含在嘴里的肉棒「汩」的一声径直没入了自己的喉咙里,洛昭言感觉喉咙里仿佛被捅入烙铁般,那根滚热的肉棒一直深深的没入喉咙深处才停了下来,洛昭言感觉快被捅到了胃里,一阵阵强烈的窒息和呕吐冲动让她呜呜的叫着,无力的跪坐在地上的雪白玉体挣扎着,丰满白皙的玉臀不住的左右上下扭动起来,原本一直探在双腿间摸索的玉手也已经无力的滑在了地上痉挛着,那模样看起来既淫荡又诱惑。

「呵呵,洛家主刚刚破身,还没有像我这样被调教的那么彻底呢,你这么粗暴的玩弄,可是会把她玩死的哦,小赢。」正专心致志用嘴来舔舐扁络桓肉棒的葛清霏听到身后动静不对,回过头来看时,却见洛昭言被那根肉棒深深的抵在喉咙深处,已经被呛得直翻白眼了,于是带着媚笑对赢旭危说道:「不要再这么折磨洛家主了,不如我来帮她清一清骚屄,然后你就可以尽情的把她干个爽了。」葛清霏说着,装着金属手臂的左手再次举起指向洛昭言,那一直悬浮在她身后的灵体顿时扑向洛昭言跪坐在赢旭危面前正不断挣扎痉挛的玉体,当赢旭危恶作剧般心满意足的将自己的肉棒从洛昭言的喉咙里粗暴的拔出来时,却见洛昭言已经发鬓纷乱美目泛白,诱惑的红唇间正有一道透明的津液链从嘴角绵延不断的连接着赢旭危拔出在她面前的硕大肉棒顶端,被洛昭言呛得不断的咳嗽抖得颤颤巍巍,那情形别提有多淫靡。而就在此时,那半透明的流质灵体已经缓缓的飘到了洛昭言身边,正缓缓凝成一根硕大的肉棒模样,从背后向着洛昭言美腿间半隐半露的粉嫩蜜穴间飘去。

「咳……唔……那……那是什么啊?!」半流质的透明灵体甫一触及洛昭言的蜜穴,却听得洛昭言惊叫一声,整个人触电般的哆嗦了一下,回过头看时,却见那灵体汇聚的巨大肉棒正抵在蜜穴口向内使劲钻去,肉棒上散发出的刺骨寒意让洛昭言情不自禁的惊叫一声,又被那向自己敏感的蜜穴里钻去的有形无质的诡异事物吓了一跳:「它……它怎么也要插进昭言那里……」「呵呵,这是姐姐防身的护卫灵,模样是随我心意变的,用它来清理你的骚屄里面的精液再合适不过了……唔……」葛清霏双手套住扁络桓的肉棒不住翻飞,柔嫩的玉指刮弄过男人滚热肉棒的每一条青筋都带给男人强烈的刺激,而葛清霏熟稔的手法更是不断撩拨着他最敏感的部位,爽得他忍不住抱住葛清霏的臻首向自己的肉棒压来,葛清霏说话未尽,便被一根粗大的肉棒毫不怜惜的径直捅进嘴里,不等她娇呼一声,那根粗大的肉棒就抵在她的嘴里疯狂的抽插起来,阴毛密布的小腹啪啪的撞击着她的嘴唇,仿佛长了胡子一般,葛清霏这下也顾不得控制灵体,只顾着自己享受肉棒在嘴里抽插带来的满足感,双手抱住扁络桓的腿帮助他更方便的在嘴里抽插。 DRRDF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