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04)淫妻的天堂
(04)淫妻的天堂
 
 字数:837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四章

屏幕亮起,大概是因为人太多,群里一共开了5个视频画面,满眼都是赤裸 裸的肉体交合着的画面。女人们的淫叫声,娇喘声,男人们肆无忌惮的淫笑,辱 骂声不绝于耳。

视频聊天里的主画面,毫无疑问是属于妻子的。只见刘梅身上穿着宝蓝色的 布条装情趣内衣,双手被绑在身后,上身贴着地面,下半身搭在一个圆沙发上, 屁股高高翘起,阴道里伸出一根很粗的电线一直接在沙发旁一个大型的变压器上。 在她身后,一个男人正手拿着一个大罐子塞在她屁眼里。旁边围着的男人们兴奋 大叫着:「灌满!灌满!」

看着这样的画面我不禁有些好奇,便问依依:「那男的在我老婆屁股里灌什 么呢?」

「那个啊,是鲜奶油,奶香可以去除肠道里的异味,而且还能润滑。我喜欢 用果冻,梅姐就喜欢用奶油。」依依说。

「你们可真会玩~ 那她屄里那根电线是什么?跳蛋的线可没有这么粗吧?」 
依依看了看我,表情有些犹豫,「呃……那个是……」

「快说啊!到底是什么东西?」

「恩……姐夫,我说了你可别担心,这东西我也玩过,很安全的。只不过是 有些太刺激了。」依依吞吞吐吐的说。

让她这么一说,我隐约有一丝不好的预感,赶紧追问:「哎呀,我知道了, 你赶紧说吧!」

「是……电击跳蛋……」

「什么!」我有点不敢相信,电击!?这东西听起来就知道不是什么正常的 东西。我知道刘梅这次参加裙角聚会肯定会很疯,可我怎么也想不到她竟然会玩 这个,难道是直接电击阴道么?!

「就是可以放电的跳蛋,直接在阴道里放电。」依依补了一句,果然和我想 的一样。

「那人不是电坏了么!这么玩太危险了,不行!我得给刘梅打电话!」说着 我赶紧操起了身边的手机。

「姐夫,别!」依依忙按下我的手,解释道:「姐夫你别担心,这个东西电 压很低,不会伤人的。我也试过的,你放心好了!」

「真的没事儿?」我还是有些担心妻子。

「恩,真的没事儿。你就放一百个心在这好好欣赏梅姐的表演吧!」依依神 秘的一笑,绕道我身后搂着我说,巨大的奶子紧紧地压在我的后背上,舒服极了。 
「什么表演啊?你说你也试过,这东西是什么感觉。」

「什么感觉……怎么说呢,通电的那一瞬间,我连自己亲妈都忘了。太刺激 了,感觉阴道都拧在一起了,超级爽的。」依依的表情有些陶醉的说道。

「有这么厉害?」虽然还有些担心,不过既然依依说她也试过,再说现在打 电话过去也的确太扫兴了,我终于放下手机接着问。

「是啊,不过那天玩完我就晕了,后来发生什么事情都不知道了。梅姐这一 开始就玩这么大的,看来今天真的是豁出去了。我看也是因为太高兴了吧。」听 依依这么说,我反倒开始有些期待起来,不知这电击跳蛋会让妻子爽成什么样子。 
不久,在男人们的吆喝欢呼声中,妻子身后的男人把一整罐奶油全部挤进了 她的屁眼,他把空罐子随手一扔,从旁边的地上捡起一个巨大的锥型肛塞,堵住 了妻子的菊穴。「啪!」的一声,他重重的扇了妻子的大屁股一巴掌,说:「梅 梅,准备好了么?」

刘梅抬起头说:「准备好了,亲爱的。赶紧开始吧,我都等不及了,让我上 天吧!」我这才第一次看清了妻子的脸,那陶醉迷离的表情让她看起来格外性感 迷人。那男人把刘梅翻过来,让她平躺在沙发上,再用皮带把她上半身紧紧地固 定住,我看见刘梅全身不知是因为兴奋还是恐惧,正微微的颤抖着。一切都忙活 完后,那男人走到旁边的变压器旁,大喊了一句:「要开始了啊梅梅!今天必须 让你爽上天!」

在他打开电源的一瞬间,刘梅的身体突然疯狂的扭动起来,因为上半身被绑 在沙发上,刘梅只能不停的收腹弓腰,下半身来回拧着,双腿高高抬起夹在一起, 像两条雪白的蟒蛇。刺耳的哀叫同时响起:「啊啊啊啊啊啊!!!!!!!不… …啊啊啊!!!!不行了……我操!!!爽,太爽了!!!!!啊啊啊……屄… …屄都麻了……啊啊啊啊啊……」刚才的男人笑着喊道:「骚梅梅,这就爽了? 爽的还在后头呢!」说着转动了变压器上的旋钮。

「啊!啊!啊!!!!!!操你妈!啊啊啊……紫日你个混蛋!你慢点儿啊!!!!
哎!!哈啊~ 哈啊……不行了不行了……啊……!!!!!」妻子冲这男人骂道。 「紫日」?!原来他就是妻子口中的紫日!我这才开始打量起这个男人,他长得 的确高大帅气,身材也很好,胸肌健硕,棱角分明的六块腹肌下面,一根巨大无 比的鸡巴高高挺立着,龟头也真的像妻子说的一样,紫红紫红的。怪不得妻子对 他痴迷成这样,可以任凭他随意玩弄这么久。

紫日坏笑着说着:「哈哈,还有力气顶嘴啊!看来你这浪逼还真是耐折腾! 来来来,今天你不是高兴么……我让你高兴个够!让你知道知道你到底是谁的女 人!」说着,他再一次拧动旋钮!

他最后的话让我听着有些刺耳,可又有些莫名的兴奋。屏幕里,随着电流加 大,刘梅「啊!」的一声双腿笔直的夹在一起,搭在地上停止了叫嚷,眉头紧皱 着,死死咬着嘴唇,嘴里只能发出模糊的「呜呜」声。身体因为电流的刺激,剧 烈的一抖一抖的,好像有什么东西要从她体内窜出来一样。不到半分钟,我便看 见尿液开始顺着刘梅的大腿流淌下来。我的妻子竟然被电尿了……

「哈哈,怎么不叫唤了你个骚货!这回够不够劲儿?」紫日大笑着走到刘梅 头前问道。

「嗯……嗯……」刘梅流着眼泪快速的点了点头。

「爽不爽?」

「嗯!」

「说话!」紫日掐了刘梅的奶子一把命令道。

「哈啊……哈啊……舒……爽!啊……啊啊啊啊!」妻子艰难的说着。

「哈哈哈哈」紫日和围观的男人们发出一阵哄笑。

紫日也注意到了妻子已经开始失禁,便跨在她身上,掰开她的两条腿,把她 整个骚屄暴漏在一众男人们面前。尿液没了阻碍,喷泉一样的射向半空散落开来。 有几个男人甚至走上前用嘴去接妻子喷出的尿液,还七嘴八舌的评论着。

「好喝么?」

「好喝啊!梅姐的圣水还用说么?农夫山泉有点甜啊!哈哈哈!」

在男人们的淫笑中,我低头看看自己竟然再一次勃起的鸡巴,马眼里已经流 出了不少前列腺液。看着别的男人们把自己的妻子折磨得死去活来,我竟然还会 觉得兴奋无比,顿时觉得自己真是也是够变态的了。我一把拉过依依,把她按在 桌子上,对着电脑里不停浪叫的妻子,把鸡巴塞进了依依还流着精液的屁眼。 
「嘻嘻,姐夫。我就说让你等着看好戏吧。啊……!轻点儿姐夫,你这次比 刚才还硬呢……哦……看着梅姐这么骚,是不是超级兴奋啊……啊……啊……嗯 ………」依依扭着屁股呻吟道。

「兴奋!!!妈的,你们这群骚屄就是欠干!屁股撅好了,我要操死你们这 群骚逼~ !」我狠狠地说着,一边按着依依,一边大力的操弄。依依也很兴奋, 刚才去接妻子尿喝的男人里,就有她的老公 .她不停地缩紧着屁眼,迎合着我得 抽插,「啊……姐夫……你好猛……操死依依了……!!啊……姐夫操我……!!! 我和梅姐一样,都是天底下最下贱的骚逼……嗯……操!操我!啊……依依的骚 屁眼爽死了……哦……哦……!!!!」

电脑里,妻子已经喷光了尿液,地板被淋湿了一大片。男人们全都围上来, 欣赏着她剧烈收缩着的阴道口。紫日扳着妻子的腿坐在她脸上说:「舔我屁眼! 骚屄!」

妻子整个脸都埋在紫日的屁股下面,我看不清,但从紫日享受的表情上看, 我知道妻子顺从的照做了。「妈的,要说毒龙钻还得是梅梅你~ !舌头够长,舒 服!再伸进去一点!给我舔干净喽!听着没!」紫日说着,还时不时的扭扭屁股。 「哎,大熊,疯狂。你俩帮我拉着点儿腿。我让咱们的骚梅梅再舒服一点儿!」 两人接过妻子不断狂扭着的双腿,紫日骑在她身上伸手按住她的阴蒂,快速的揉 搓起来。

「呜呜呜呜!!!!!!」妻子在紫日屁股下面叫着,身旁的两个男人要用 双手才能控制住她不住挣扎的双腿。紫日弄了一会,叫了一声:「又来了啊!」 妻子小腹抽搐着,又一股尿液喷了出来。男人们又是一阵欢呼,紫日抬起屁股弯 下腰,用嘴接住妻子的尿液喝下去,喝完还舔了舔嘴唇,称赞道:「哎,骚梅梅, 你还真别说,还真是有点甜哈~ !」

「操你妈的紫日!!!!啊……嗯……嗯……!!!!!你他妈想玩死我啊! 哈啊……哈啊……哈啊……!!!!!别整了别整!哦……哦……你……啊…… 你他妈玩死我得了……啊!!!!!」妻子终于摆脱了紫日的屁股,大声骂道。 我这辈子,几乎没听过妻子说粗话,原来今天这一边淫叫一边骂人的妻子,才是 最真实的妻子。我兴奋的揉捏着依依的大奶子,一边疯狂的抽插,一边欣赏着妻 子的淫态。

「哈哈~ !!!!你个大骚逼!就是要玩死你!」紫日从妻子身上跨下来, 对着妻子戏谑道。

「你……啊……哈啊……你坏死了!把……啊……啊……把我玩坏了看我老 公回去怎么收拾你!」

「你老公?在哪呢?我怎么没看见啊?老子今天就要玩烂你这个大骚逼!看 你还有什么脸回去见你老公!」紫日说着,加快了手上的速度。

「啊啊啊啊啊……!!!你……你讨厌!!!嗯……嗯……舒服!快……快 ……我……我又要来了……啊……别挺!!!!爽……太爽了啊……」妻子闭上 眼睛,享受的叫道。

「就说你是大骚逼,身体爽了就顾不上自己老公了吧……!哈哈,我跟你说 梅梅,现在没嘴儿你老公就在电脑那边看着呢!来!说……让你老公听听,现在 谁是你老公。」

「你……你是……嗯……!!!」

「叫我!」

「老……啊……老公……!老公!我受不了了……嗯……老公不要停!!!! 我……哈啊……我又要来了啊……!!!!!!!!!」妻子兴奋的呼唤着紫日 老公,身体再一次剧烈抽搐起来,又一股尿液喷薄而出。

「这才乖!」紫日低头吻住妻子的双唇,妻子也忘情的回吻着。

「妈的!这个贱货!」这一幕让我我有些吃醋,我使劲儿扇着依依的大屁股, 骂道。

「啊……!姐夫!疼!」依依叫了一声,「姐……姐夫你吃醋啦?嗯……嗯 ……哎呀……梅姐就是玩HIGH了,啊……我也是,爽了什么都说的……嗯… …姐夫你别放在心上。啊!啊!啊!……姐夫你好猛……依依屁眼儿要被你操烂 了啦……嗯……姐夫你要是……嗯……要是不舒服。我也做你的老婆好不好?」 
「好……好!叫我!」我发泄一样的用力撞着依依的屁股。

「啊……!!!!老公!!!你……啊……你操死老婆的小屁眼儿了……嗯 ……老公……老公操我……!!!!啊……依依爱死老公的大鸡吧了……嗯…… 嗯……操我老公……老公……啊……!!!」

我用力的掰着依依的两片肥臀,看着自己的鸡巴在她粉嫩的肛门里进进出出, 一种征服的快感油然而生,这个女人已经彻底成为了我的「老婆」。而我真正的 老婆,正在电脑的那一端,被依依的老公和其他男人玩弄着。给别人戴着绿帽子 的同时也被人戴着绿帽子,这感觉说不出的奇妙。也许这就是性的魅力吧! 
电脑里,紫日抬起头,对着刘梅说:「宝贝儿,爱我吗?」

妻子沉醉的回答:「爱……爱……!」

「爱我那就得好好表现哦~ !」紫日说着把手放在变压器的旋钮上,「我要 看你把你肚子里的奶油喷出来!」

「不……不要……!啊……嗯……!别再调了!」刘梅哀求着,不停地摇着 头。「求……嗯……求你了……我……我受不了了……啊……要死了……!我… …我一会让你随便……哦……哦……随便操我好不好!求你别再调了……我要死 了啊……!!!!!」

「不行,你不是说爱我么?爱我就给我看我想看的!」紫日拒绝了妻子,把 旋钮调到了最大!

「啊啊啊啊啊啊!!!!操啊……!!!!」妻子狂叫一声,眼睛都翻了上 去,嘴大张着,可却没在发出任何声音,全身疯了一样挣扎着。我能清楚的看到 刘梅的小腹和大腿的肌肉一下一下抽动着。随后,在众人的注视中,妻子的尿液 再一次狂飙到空中,屁眼一松,硕大的肛塞飞了出来。妻子肠道里的奶油也跟着 喷了出来……雪白的奶油溅得围观的男人满身都是。人群瞬间爆发出一阵阵欢呼 声 .

那淫荡不堪的画面不断地刺激着我的神经。依依也很兴奋,屁眼儿越发用力 的挤压着我的鸡巴,我按着她的脑袋疯狂的加速,狂叫一声,对着电脑里下贱的 妻子,再一次射进了依依的屁眼。过了差不多有1分钟,妻子才把屁眼里的奶油 喷干净,瘫死在沙发上。我趴在依依身上,看着几个男人围在妻子下体,舔食着 喷的一片狼藉的奶油。

「舒服么?老公~ 」依依抚摸着我的脸,问道。

「舒服,老婆。」我答道。

「不难受了吧,老公?」依依温柔的问道。

「嗯,多了你这么个年轻性感又懂事的老婆,老公还难受什么啊?」其实我 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不过既然已经认可了妻子去过这种生活,我就算想不开还 有什么意义,还不如干脆发下世俗的想法,尽快让自己融入到妻子的世界里。只 有这样,我才能把妻子留在身边。

屏幕里,紫日已经就这奶油把自己的巨棒塞进了刘梅的屁眼。妻子不再浪叫, 哼哼唧唧的享受着他的操弄。连着做了三次,我已经累得不行。鸡巴是说什么都 不会再硬了。依依也有些疲惫,于是我搂着她在我和妻子的床上沉沉的睡了过去。 
不知睡了多久,醒来时天已大亮。依依还在睡着,我听到客厅里传来隐隐约 约的叫床声,才想起昨晚因为太累了,电脑都没来得及关。看看表,已经10点 多了。心想难道他们从昨晚一直玩到现在?

强烈的好奇心驱使我匆匆爬起来走向客厅,果然,电脑屏幕里刘梅正趴在地 毯上,被两个男人夹着玩「三明治」。我发现她的身上好像用红色马克笔写着不 少字,因为身体摇晃的太厉害,只能隐隐约约的看清一部分,「母狗」「鸡巴套 子」「肏我!」「我要大鸡吧肏我骚屄!」什么的。她精心盘好的头发已经尽显 凌乱,丝丝缕缕的挂在她迷离的脸上,雪白的屁股蛋子,已经被男人印上了无数 掌印,红彤彤的。两颗大奶子不断的前后摇摆着,乳头上竟然还被人上了乳夹, 上面还拴着两个铃铛。欢快的铃铛声,伴随着妻子的浪叫:「啊!啊!啊!!!!! 不……不行了……啊……我要让你们弄死了!!!!爽……好爽!!!宝贝儿… …操我!!!!使劲儿操!!!嗯……舒服!啊……哈啊……母狗屁眼儿让你的 大鸡巴操……操得舒服死了!哦……」

我真的有些佩服妻子,群交怎么说也算是个体力活,她竟然一直不停的被操 到现在。这性欲到底有多强啊?!

妻子身后的男人看起来很是受用妻子的话,一边操一边骂道:「操他妈,梅 姐!要我说你这骚屁眼儿是真他妈够劲儿!都让人干翻出来,还他妈使劲儿夹我 呢!哈哈!哎,哎……!我要不行了!你们谁接着来,给这浪逼堵上!」他一边 说着,一边招呼着身边的男人。

此时刘梅身边还围着四五个男人,每个人下体都撸着根坚硬的巨棒。「我来 我来!妈逼的急死我了!」其中一个急不可耐的过来替换了妻子身后的男人。那 男人拔出鸡巴时,我才看见,妻子的屁眼儿已经红肿起来,早已经合不上了。鲜 红的肠肉被干的翻在外面,黑黑的洞口里不断地有精液流出来。补位的男人顶在 那嫩肉上一挺,整根鸡巴被轻松送进了妻子的屁眼儿。「嘶……我操!真他妈热! 过瘾!哎」疯狂「!」他叫着被自己补位的男人,「还有几个人没操过梅姐屁眼 儿了?」

「就咱们几个了,你赶紧的,我们还在这等着呢!」另一个还在等待的男人 说道。

「别鸡巴催。我这都等多长时间了才轮上我。再说刚才我媳妇屁眼你没操啊!」 
「行行行,您慢慢享受。我再找弟妹玩会儿去,你完了叫我啊!」

「你硬的起来再说吧!」男人边撞击着妻子的屁股边说,「哎呀,呃呃呃… …梅姐这屁眼儿真是……操着就是舒服,又热又软,还他妈会吸,比我媳妇儿的 好操!是不梅姐!」

「是……是……啊……啊……你……你喜欢就……嗯……就使劲儿操啊……!!! 姐……姐快来了……爽……啊……爽死了……使劲儿!」玩了一宿,妻子竟然还 是如此精力充沛。风骚的媚叫着。

「来,宝贝儿,别浪了。给哥吹出来!」疯狂端着大鸡吧走到妻子面前,捧 起她的脸。

刘梅抬起头,脸上到处都是精液,妆早就花了。她张开嘴,一口把疯狂的鸡 巴含了进去。疯狂抱着妻子的脑袋就是一阵狂操,每次都是连根怼入,我隔着电 脑都能听见他的鸡巴在妻子的喉咙里捣出的「咵咵」声。不一会,疯狂叫道: 「哎呀我操,不行了不行了,出来了!我操!」说着,把妻子的头死死地按在自 己裆下,抖动着射了出来。刘梅眼泪被噎得直流,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疯狂。精 液顺着她的鼻孔喷了出来,那样子下贱的像只配种的母狗。

疯狂直到射完,才把鸡巴从妻子嘴里拔出来,龟头从妻子嘴里带出长长的唾 液。「吃干净,宝贝儿!」

刘梅刮着脸上的精液吃进嘴里咽了下去,吃完还长大了嘴,伸出舌头给疯狂 看。疯狂满意的吻了吻妻子,坐在旁边的沙发上继续欣赏起来。

又过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所有人终于都享用了一边刘梅的骚屁眼儿。妻子经 过一夜的疯狂已经昏死了过去,其实在最后两个操她的时候,她就已经趴在地毯 上睡着了。几个还清醒着的男人把妻子抱到沙发上,围着妻子已经被操得合不上 的屁眼拍照留念。20几个男人的精液混合在一起,顺着妻子的屁眼不停地流出 来,淌了一沙发都是。

我看着刘梅沉沉的睡着,脸上还保持着满足的神情。就算是被玩到虚脱,可 依然乐此不疲,这就是她想要的生活,这终究也会成为我想要的生活。

经过一夜的休息,我的阳具再次来了精神,神采奕奕的挺立着。自从进了这 个圈子,我的身体也像妻子一样重新焕发了青春。我走进卧室,看着床上依依雪 白的大屁股摸上了床。

「老公,你醒啦~ 」依依被我吻醒,问道:「几点了啊?梅姐他们还在玩么?」 
「11点多了,他们刚完事儿,休息了。」我舔着依依的乳头说道。

「哇……他们玩这么久啊!真刺激,梅姐累死了吧~ 」

「是啊,睡死过去了。一直玩到现在,这帮人挨个把她肛了一遍,肠子都翻 出来了。这娘儿们是真禁操!」我笑着说道。

「哈哈。梅姐好猛啊!不过老公你放心,屁眼儿玩不坏的,休息休息就好了。 你看我昨天被你操了好几次,这不没事儿么?」说着,依依抬起双腿,给我看她 那依然粉嫩嫩的屁眼儿。

「嗯,我知道,她也不是第一次这么玩了吧。」

「嗯。怎么样,看着自己老婆被轮奸特别兴奋吧。嘻嘻~ 」依依握着我坚硬 的阳具打趣道。

「是啊~ 明明以前那么抵触,人还真是奇怪的动物啊!」我感慨道。

「是啊,而且你现在身子下面还压着别人的老婆哦~ 哎~ !老公,你干嘛~ 又想要啦!」

「可不咋的,你说你睡觉撅个大屁股,换谁能受得了!」我劈开依依肉感的 大腿,用龟头摩擦着她的阴道口。

「呵呵,老公想要依依么?」依依托着自己的巨乳暧昧的说。

「想啊!想死了!」

「想要依依哪里啊?」

「先把你的小骚逼操服了再说!」

「啊!老公讨厌!嗯……」……

整个周末。我和依依根本没出过家门,除了吃饭,就是做爱,要不就是看群 直播。刘梅更是连饭都没怎么吃,醒了就被人拉起来操。有时甚至在睡梦中直接 被操醒。

周一,依依才第一次穿上衣服,回去上班了。我到公司开例会,可脑袋里怎 么也挥不去这个周末刘梅和依依淫荡诱人的身影。下午我早早就离开了公。回到 家,便迫不及待的打开电脑,群里的群交活动也接近尾声,一些人回去上班了, 只剩下3个女人和差不多10个男人继续着疯狂的游戏。虽然整个周末我和依依 做了不下十几次,可看到在男人身下娇喘着的妻子,我的鸡巴又依然不听使唤的 硬了起来。可惜依依回去了,我只能对着电脑自己手淫。

连续对着妻子手淫了3次,但每次都只能射出一点点的前列腺液,看来我是 彻底被依依给榨干了。这几天真是太疯狂了,我有些累,靠在沙发上睡了一觉, 醒来时发现群视频已经关闭了,看来刘梅应该差不多快回来了。我赶紧去市场买 了菜,亲自为妻子准备了晚饭,估计着刘梅玩这么多天肯定都没好好吃过饭,净 吃精液了。等她回来一定饿坏了。

不过没想到的是,我从晚上8点一直等到半夜,刘梅都没有回来。我打了好 几遍她的手机都是关机。问了几个群里的人也说不知道,活动结束后大家都各自 回去了。后来依依给我打电话,说她老公跟她说,群里活动结束以后,刘梅和两 个男的一起开车走了,还以为是搭车回家了呢。她老公认识那两个人,可打电话 也是没人接。

知道妻子和群友在一起,至少不会出什么危险,我也算放了点心。可以依然 联系不上刘梅,我只能干等。一直到周五的晚上,我在家看电视,失踪了整整四 天的妻子终于回到了家。我听见门声知道刘梅回来了,赶紧去迎她。门被推开, 刘梅穿着大衣,一脸的疲倦,踉跄着扑倒在我怀里,嘴里嘟囔了一句:「老公, 我回来了。对不起,等着急了吧。」便在我怀里睡了过去。

我把她抱到床上,脱掉风衣,刘梅里面竟然除了内裤什么都没穿。深褐色的 奶头上,一对乳环刺眼的镶嵌在上面。竟然还穿了乳环?!这几天她到底干嘛去 了,我越发的好奇,接着帮她脱下内裤,内裤上面竟然还连着两根粗大的电动阳 具。一拔出来,刘梅的红肿不堪的阴道和屁眼里一下子涌出了大量的精液,流的 床上到处都是。雪白的身体上,残留着处处淤青,身上还有被抽打留下的红色痕 迹。真是玩疯了啊!我看着甜甜睡去的刘梅无奈的摇摇头,同时心中有股说不出 的激动,整整一个礼拜,妻子都在毫无节制的玩着性游戏,而且其中四天都是在 我不知情的情况下发生的。等她醒过来,我一定要她仔仔细细的把这几天疯狂经 历告诉我!

【未完待续】FGGF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