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已是老师的初恋
已是老师的初恋
 
 我和王洁是小学、初中、高中的同班同学,相互之间非常了解,之间也有过暧昧。但是我们也是仇人——因为我和她在学习上是对手,每次考试不是我第一就是她第一,所以相互之间也会经常嫉妒。我曾经疯狂地喜欢过她,也跟她进行表白,但是她当时以影响学习为由拒绝了我。从此我变得很崩溃、很生气,由爱生恨,每次见到她都在心里默默骂着她。当然她也是这样的。

  时间一晃而过,一下好多年过去了,当年的恩恩怨怨却没有忘记,反而越来越深刻,我经常自慰的时候想着她。
后来,我们都在北京发展,王洁成了一名大学老师,而我成了一名公务员,我们在平行世界里过着各自的生活。

  真正打破平静的是一个下雨天的晚上,我正在单位加班,突然有人打电话过来,我一看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所以就直接挂掉了。但是过了一会儿,那个号码又打过来了。我想了想接起来:“喂你好,请问你是谁?”“老同学不认得我了?你猜猜”我一下就听出了她的声音,那个曾经让我爱得死去活来的声音。其实我知道她在北京,但是也没想过去联系她。我尽量压制住自己的激动,说“猜不出来”。“我是王洁。”果然是她。我很多年了都没有忘记她,在我心里她是我青春期第一个喜欢的人,也曾经为她流过眼泪。当年被拒绝后,我一下瘦了好多斤。我甚至为她想要转学——因为实在受不了和她在一个班。可是,我却慢慢平静下来,也许是因为这么多年过去了吧。我跟她寒暄了几句之后,说我正在加班,现在没有时间,明天晚上有空可以一起吃饭。她想也没想就答应了。

  回家后我久久不能平静。第二天晚上,我特意穿了白衬衫,用吉列5手动剃须刀细细地刮了胡子,抹上发胶去见她。到了我们约好的西餐厅,我发现她已经在那里等待了。那双眼睛我根本不敢直视,还是那么动人,一下就刺到了我自卑的内心。

  “对不起,我来晚了”。我开口说。“没事,你变得很帅啊这几年”王洁跟我说。我一下消除了紧张情绪,跟她聊了起来。在聊天中,我了解到她考上服装大学之后依然很优秀,每次考试都是第一名,设计的服装还得过奖。我们还要了一瓶红酒,两个人喝的脸红彤彤的。杏吧首发

  聊着聊着就聊到了感情生活,她跟我说,上大学有个男朋友,但是后来两个人性格不和分手了。我说,我这几年也交过几个女朋友,不过都没啥感觉。她说:“记得咱们当年的事情吗”?我说,当然记得,我还跟你表过白呢,而且我也差点为你转学了。她说,“我现在有点后悔了,其实那次表白在我心里也印象深刻,现在都没有忘记。其实当时我真的喜欢你的,但是因为我那次没考好,所以觉得不想这样。”我说,嗯,我对你当时又爱又恨,每天骂你傻逼。她说,“我也是,学习上咱们俩争得可厉害了呢,你考好了我也会嫉妒你。”

  我们聊了好久好久,那顿饭也吃了好久,直到9点多,我们才依依惜别。我们两个人的眼睛从来没有离开过对方,目光中透露出极其暧昧的眼神。临走前,我看她喝的有点晕晕乎乎的,就主动提出来送她回家。她说,我不想回,我要去你那里,我今天要和老同学好好聊聊。说着掐了我的手心一下。我当然懂她什么意思了,这也是两个人心照不宣的事情,看来今天要实现我多年的梦想了。梦想实现的太真实,我在大街上特别想拉她的手,但是也不敢。我们一步一步地走回我们单位提供的两室一厅里面。

  在我开门的时候,王洁突然从后面搂住我的腰,把两个大咪咪贴在我的背上。我的身体就像电流闪过一般,打了一个寒颤。我轻轻地把她的手放下,然后继续开门。进了屋,把门反锁住,把灯打开,然后顺手抱住她,闻见王洁身上荷尔蒙的味道。杏吧首发

  我们抱了一会儿,王洁突然推开我,眼神中充满仇恨地看着我。她说:“你是个傻逼,我草泥马”。我楞了一下,同样仇恨地看着她,说“王洁你这个臭婊子,你才是傻逼,你们全家都是傻逼,你肯定大学时候不知道让多少人干过了。”然后王洁揪住我的耳朵,扇我耳光,我同样扯住她的头发,拧着她的脸。我们把当年对彼此的仇恨发挥得淋漓尽致,尽管很疼但是都觉得很爽,我们对彼此说着最最恶毒的话,把对方骂了个体无完肤。然后,王洁停下来,朝我的脸上吐吐沫。我也用同样的办法回应她,把我的口水吐到她脸上。就这样,你一口我一口,我们的脸上沾满了彼此的口水,黏糊糊的,有一股特有的腥臭味。我喜欢这种感觉,享受这种感觉,我爱她,也恨她,我巴不得和她同归于尽。然后我们的脸越靠越近,最终我们的嘴唇粘在了一起,我们的舌头交缠在一起,仍在往对方嘴里吐口水。我抱着她的腰,她搂着我的脖子,我们的舌头时而交缠,时而互相吸吮,时而互相吞咽对方的口水,把嘴张到最大把最大面积的舌面堆叠起来,巴不得把对方整个吞下去。我们脸上的口水也混合在一起,形成黏黏的液体。我们抱着抱着,不知不觉到了我的床上,我一用力我们就躺在床上了。

  我用最快速度撕烂王洁的衣服,脱下我的衣服,开始舔她。从脖子,到耳朵,再到咪咪,再到肚脐和背部,最后开始舔王洁的阴部和菊花。她在我眼中是圣洁的,身上没有任何一处不干净的地方。所以我根本不需要她洗澡,直接用我的口水沾满她的皮肤。王洁开杏吧首发始呻吟了,声音越来越大,接着用手抓住我的JJ,塞进她的喉咙。我们开始69,好久都没让人进行口交了,感觉好爽。JJ在她喉咙里就像在阴道里穿梭一样,她用喉咙卡主我的JJ。同时她的阴道在我的攻击之下也出了很多水,一股一股地流。我疯狂地吃着王洁的淫液,抠着王洁的屁眼,我想把她吃干榨尽。

  过了一会儿,我感觉实在受不了了,就把王洁翻过来,扶着我的JJ一下插入王洁的阴道。王洁的阴道不是处女,但是还是比较紧,插入的感觉好爽。我趴在王洁身上,搂着王洁的脖子,和王洁浓烈地接吻,王洁搂着我的脖子用双脚勾着我的屁股,我采用九浅一深的方式啪啪啪啪啪地冲刺着,每次进去她都浪叫一声,我们这样过了10分钟之后,我感觉快要到了,王洁的声音也越来越大,我就次次把根插到底,我们互相楼得紧紧的,脸上火辣辣的烫,我进去一次跟她说一次“王洁我爱你”,她也回应我“我也爱你,赶紧操我,啊啊啊啊啊”。王洁的阴道越来越紧越来越紧,使劲儿地夹着我,终于她的阴道开始痉挛,我的精液也在她体内肆意喷射,我们同时达到了高潮。

  然后,王洁躺在我的怀里,我们轻轻地吻着,互相抚摸对方的身体。那天我们做了好几次,射到她嘴里一次,后入了一次,还捅了她的菊花。之后她把租的房子退掉,然后来我们宿舍住,我们只要有时间就疯狂地做爱,要把这几年逝去的青春就补回来。我们不想处男女朋友,因为彼此恨过,但是我们就想做单纯的炮友。杏吧首发SEDS

  【完】

字节5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