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有鬼吗?这个世界(3)完
有鬼吗?这个世界(3)完
  
 
 
我面无表情地听着他继续讲着故事,手却已经悄悄伸到口袋里握住了一把匕首。 
 
我不知道老刘是如何知道我睡过副市长的女人,不知道他如何知道我和赵敏的事情,但我知道老刘知道很多关于我的事情,对我肯定没有善意。 
 
但有一点老刘肯定不知道,我其实对杀人很在行。 
 
那是很多年前,我去泰国做生意,认识了一个泰拳拳王,我跟他学了一年的泰拳。由于我身体素质好,也有散打的基础,我的泰拳进步神速,一年之后,就是那个泰拳拳王,我也有信心能和他打上几十个回合。 
 
回国前,机缘巧合我还认识了一个职业杀手。他教给我了许多杀人的方法。 
 
离别时,那个杀手带我到了一个僻静的地方,那里绑着一个人。 
 
他让我杀死那人。他说,一人在杀人后,就有了杀气,战力会比杀人前提高一倍。 
 
我杀了那个人,一刀毙命,虽然我并不想杀人。但我知道即使我不下手,杀手也会杀掉他。 
 
回国时,那杀手说,如果我肯当杀手,一定是个出类拔萃的杀手。 
 
我看着老刘的咽喉,我有把握在一瞬间就割断他的咽喉。 
 
十个老刘也不会是我的对手。 
 
但不知道为什么,我有种不安。 
 
我感觉到一股莫名的强大压力,从四面八方袭来。 
 
这是一股让人恐惧的力量。 
 
我早就小心翼翼地观察了四周,我十分确定周围没有其他人的存在。 
 
难道…… 
 
我握着刀的手心沁出一丝冷汗。 
 
(四) 
 
地摊的老板已经在一张躺椅上睡着了,发出很有节奏的呼噜声。 
 
老板是个黑乎乎的胖子,憨厚老实。 
 
我在想,如果事情有变,我杀掉了老刘,是否也要杀了这个和善的老板来灭口。 
 
一时没有决断。 
 
再说吧。 
 
先听老刘把故事讲完,因为我也很想知道赵敏的事情。 
 
我喜欢这个刚一认识就让我干她屁眼的女人。 
 
我一直惦记着这个惊慌失措的女人。 
 
…… 
 
白色的精液、红色的血液、黄色的便汁从赵敏充血的肛门,顺着她雪白的大腿流淌下来。 
 
赵敏用一把纸巾擦拭干净若有所思道:「可见现实和虚拟还是有区别的,影碟上,肛交不会插出大便的。」 
 
「……」男人无言,点了支烟抽起来。 
 
「臭吗?」 
 
「……」男人继续无言。 
 
「我问你,臭吗?」 
 
「臭。」男人觉得赵敏真是个奇怪的女人。 
 
「臭就好,说明我也许还活在现实中。」赵敏的小肛门被男人插爆了,裂了几道口子,火辣辣地疼,但这种强烈的痛觉反而让赵敏高兴,让她能感觉到世界的真实。 
 
「难道你也许不是活在现实中?」男人吐了口烟问道。 
 
「也许。」 
 
男人若有所思。 
 
赵敏若有所思。 
 
一时寂静。 
 
良久,赵敏忽然道:「你看过《黑客帝国》吗?」「嗯。很爽。」 
 
「你有没有想过,也许我们也和电影上一样,是生活在虚拟世界里而不自知的?」 
 
「是又如何?」 
 
「……」这次赵敏无言了。 
 
「女人应该多跳舞,少思考。」 
 
「我只是最近碰到了许多不可思议的事情。」赵敏道。 
 
「是嘛。据我所知,不可思议往往是人无法去思议,而不是事情本身不可思议。」 
 
男人将烟头扔掉,伸出双手道:「你看。」 
 
赵敏见男人两手空空道:「看什么?」 
 
「我手上什么也没有吧?」 
 
「嗯……」 
 
「你再看。」 
 
只见男人手一翻,一柄森寒的匕首出现在男人的掌心。 
 
赵敏睁大了眼睛。 
 
真的很神奇。 
 
男人一丝不挂赤裸着身体,浑身没有任何地方可以遮藏匕首,匕首就像凭空变出的一样。 
 
「再看。」 
 
男人手又一翻,匕首消失了。 
 
「你怎么做到的?」 
 
「我用了整整一年做到的。」 
 
「……」 
 
「这是秘密,我不能告诉你。我不告诉你,你永远不能理解,这就是不可思议。不可思议,是对你来讲,对我,则是天经地义。」赵敏一瞬间痴了,她凑过头去,轻轻吻了男人一下:「谢谢你。」…… 
 
老刘讲到这里忽然顿了一顿,抬头似笑非笑盯着我道:「故事里的男人很会用刀,你说是吧。」 
 
我很讨厌他洋洋得意的样子,他明明知道那个男人是我,还阴阳怪气的,我很想和他摊牌,但还是漫不经心地道:「也许吧。」「艺高者胆大,呵呵。但是他有一点错了,他不相信这个世界有不可思议的事情存在,对这未知的世界没有敬畏,就会受到惩罚。」说这句话时,我发现老刘的眼神变了,也说不上凌厉,但有种居高临下的压迫感。 
 
这眼神我熟悉。 
 
那年我在泰国时也曾在职业杀手的眼中也看到过,当那职业杀手站在被捆绑的人面前,我感觉到他干瘦的身体忽然散发出一种神一般的气势。 
 
当一个人的生死任凭另外一个人决定时,对这个人来说,那另外一个人就是神。 
 
他看起来明明那么虚弱,不堪一击,但是眼神却那么自信。 
 
人身上的任何东西都能伪装,只有眼睛不能伪装。 
 
人可以易容,坍鼻子都可以通过手术变成高鼻梁,但两眼之间的距离永远无法改变;人可以通过各种动作掩饰情感,但眼神永远无法伪装的。 
 
我开始怀疑自己能否杀得死老刘。 
 
「那男人不相信不可思议的存在,其实他已经亲历了不可思议的事情,只是他没有察觉而已……」 
 
老刘继续讲了下去…… 
 
…… 
 
赵敏在男人的怀里舒服地睡着了,也不知过了多久,赵敏醒来,她起身穿了衣服,看男人还在睡觉,在他脸庞亲吻了一下,转身要离开房间。 
 
开了门,走出去几步,赵敏又返回屋子,她找出一张纸,写下了自己的名字和电话。 
 
她十分希望能够再见到这个男人。 
 
只一面之缘,但赵敏对这个陌生的男人很有好感。 
 
只是赵敏想不到,她再次关门的瞬间,那桌子上她留的纸条正在燃烧。 
 
男人其实也醒了,他见赵敏离开,心中很是懊悔没有问她的电话,甚至没有问她的名字。 
 
但没一会女人又回来了,他听到女人写字的声音,男人知道女人肯定在给他留下联系方法,心中暗喜,继续装睡。 
 
女人离开以后,男人起身要去看那纸条,却只见到纸条正在冒着最后一丝火焰。 
 
男人怔了一下,他以为女人留下联系方法又后悔了,烧掉了。 
 
…… 
 
老刘说的是真的吗? 
 
我也很疑惑那天的事情,当时我在装睡,没听到火机之类燃火工具打开的声音,那时我也没多想。 
 
现在想来还真是诡异,那张纸到底是怎么燃烧起来的? 
 
难道真的有鬼作怪? 
 
老刘似笑非笑地瞥了我一眼,又继续讲他的故事………… 
 
进了小区,赵敏想,去4栋还是5栋呢,我的家不会再次变幻了吧。 
 
赵敏苦笑着进入了4栋。 
 
在401门前,赵敏有点忐忑。 
 
开门的如果不是老公该怎么办…… 
 
是老公的话,自己出门前掀了餐桌,该怎么解释……忐忑着按了门铃,开门的是微笑着的老公刘飞。 
 
餐桌已经被收拾好了,没有打碎的餐具,屋子里整洁的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 
 
老公还是像平常一样嘘寒问暖,止口不提今天发生的事情。 
 
但越是这样,赵敏的心就越不安。 
 
这感觉就像明明彼此都知道身边有颗炸弹,却还在悠闲自在地聊天。 
 
最后赵敏忍耐不住,主动问道:「你不觉得今天我很反常吗?」「没有啊。怎么反常了?」老公表情诧异地反问赵敏。 
 
最近碰到了太多离奇的事情,如今老公无论怎么回答赵敏,赵敏觉得她都不会奇怪。 
 
但惟独老公这样若无其事,让赵敏毛骨悚然,心里一阵恶寒,打了个激灵。 
 
「没有吗?」赵敏不由伸头抬眉喃喃地问道。 
 
「没有啊,回来你说累了,就睡觉去了,哪有什么反常的?」「那下午你回来后,餐桌……」 
 
「餐桌好好的啊,怎么了?」 
 
看着老公微笑的脸,那平时会让她感觉温暖的微笑,此时赵敏却觉得没由来的恐慌,不禁倒退了两步。 
 
一夜无言。 
 
赵敏背对着老公朝墙睡着。 
 
她不停地想陌生男人说的「不可思议往往是人无法去思议,而不是事情本身不可思议」。 
 
陌生男人的话坚定了她对自己的信心。 
 
此时她不再怀疑有鬼,也不再怀疑自己脑袋出了问题。 
 
赵敏怀疑身边的人有问题。 
 
甚至老公刘飞也有问题。 
 
老公刘飞的笑容就像戴着一副虚假的人皮面具。 
 
赵敏几次想和老公仔细谈谈自己碰到的离奇事情,但老公那张笑脸就像一道墙壁,将赵敏想要说的话都弹了回去。 
 
赵敏辗转难眠,她想起那个陌生男人,在他的怀里,赵敏很有安全感。 
 
最后赵敏想起了她的初恋。 
 
那是她大学时的同学,赵敏很爱他,他也很爱赵敏。 
 
正青春年华,活力四射,二人度过了一年疯狂而快乐的日子。 
 
突然有一天,男同学死了。 
 
死的很离奇。 
 
那天晚上,男同学拉着她偷偷跑到学校的游泳馆,游泳馆有个跳台,男同学非常喜欢跳水。 
 
赵敏看着男同学爬上跳台,纵身一跃…… 
 
还是女孩的赵敏在台下欢呼雀跃,为恋人鼓掌。 
 
可是赵敏没有听到「扑通」的入水声,而是一声沉闷的撞击声。 
 
赵敏疯狂地呼喊着他的名字,可再也不会有回应了。 
 
最后赵敏在水池里看到摔成肉饼的爱人。 
 
水池从来都有水的,但那天是干的。 
 
后来警察来调查,也无法搞清到底是谁把水放干的。 
 
究竟是他杀还是意外,无法弄清,不了了之。 
 
那是赵敏的最爱,心中永远的痛。 
 
赵敏回忆起陌生男人的话,忽然想,会不会那天的不可思议,对某些人也是天经地义? 
 
这一晚赵敏睡得很不踏实,做了许多乱七八糟的梦。早上起来,也没吃早饭就去了学校。 
 
早上有课。幸好赵敏早就提前几天准备好了讲义。 
 
进门时赵敏感觉气氛有异,教室里比往日安静了许多,她也没在意,心不在焉讲着课。 
 
等赵敏念完一段讲义抬起头,见这个班的班长正和班里最漂亮的一个叫小丽的女孩在接吻。 
 
不是偷偷摸摸的,而是肆无忌惮的。 
 
班长将小丽按在课桌上疯狂地亲吻小丽。 
 
这让赵敏非常惊讶。 
 
赵敏比较了解班长这个学生。他是农民家庭的孩子,家里很穷,人很老实,学习刻苦。这样的学生怎么在课堂上做出这样夸张的举动呢。 
 
而更奇怪的是,两人在安静的教室里做这个夸张的热吻,周围的学生居然都没有在意,没有一个人歪头看他们。或低头看书,或抬着头眼神空洞地看着她。 
 
赵敏也有过疯狂的年轻时代,她理解学生也不想去干预学生。既然教室里的同学都不在意,她也没去禁止。 
 
眼不见心不烦,赵敏低着头读起讲义。 
 
等过了五六分钟,赵敏再抬头看时,大吃一惊,班长和小丽都已经一丝不挂了。 
 
班长躺在课桌上,小丽则赤裸着青春的胴体跪在班长的胯间给他口交。 
 
班长的鸡巴很大,赵敏目测了一下,大概有他老公刘飞的两个大;小丽啃着鸡巴津津有味,吧唧吧唧的吞咽声音,在安静的教室里异常清晰。 
 
这是多么荒诞的场面,学生在课堂上,明目张胆地在课桌上赤裸着口交。 
 
更荒诞的是,周围的学生居然视而不见。 
 
再叛逆再开放的学生也不敢在课堂上这么做,何况是班长这种平时的老实学生。 
 
假如有人这么做了,周围那些青春躁动的学生也早就会炸营般起哄了。 
 
如此诡异异常,赵敏一时呆了,怔怔地看着班长和小丽在课桌上做爱。 
 
班长等小丽将他的鸡巴吃的完全勃起后,在课桌上站了起来,他本就十分高大,此时别人都坐着,他高高地站在课桌上,虽然赤裸着身子,看起来不但不滑稽,反而威风凛凛的。 
 
班长道:「桌子太窄了,你们,把桌子对起来。」话声未落,教室里所有的学生立刻起身,动作整齐划一,协调快速,行动井然,就像做过无数次一样,瞬间就将所有的课桌排在一块。 
 
课桌都聚集在教室中间,就像在教室中间搭起了一个舞台。 
 
舞台上是高高站立俯视众生般的班长,他脚下小丽还跪在他胯间给他口交。 
 
周围的学生没了课桌,都围着二人站立,眼神空洞,面无表情。 
 
班长从小丽嘴中抽出鸡巴,示意小丽转过身去。 
 
小丽乖乖地转身背对着班长。 
 
高大的班长俯身挽着小丽雪白的大腿,抱起了娇小的小丽,将她的身体放在他的胸腹间。 
 
这样小白兔般的小丽就双腿大开,将一个娇嫩的青春小逼毫不掩饰地面对着黑板,面对着赵敏。 
 
同是女人的赵敏也不得不赞叹小丽的阴户美极了。 
 
那小逼阴毛稀松,和白虎差不多,大阴唇是嫩红的,看着干净新鲜,荡漾着青春气息。 
 
小丽还故意在阴户用力,让小逼的阴道口一张一合的,像缺氧的鲤鱼在大口大口呼吸一样,一丝淫水在小逼张合时溢出阴道,顺着肛门淌下,在半空中悬出一条淫丝。 
 
赵敏看到小丽在嘻嘻对着自己笑。 
 
赵敏觉得小丽那一张一合的小逼也像是在嘻嘻对着自己笑。 
 
赵敏又是感觉恐惧又是感觉羞辱,呆呆地看着这荒诞诡异的情景。 
 
班长也在看着赵敏笑。 
 
他忽然一挺巨大的鸡巴,将怒勃的鸡巴捣进小丽娇小的阴户。 
 
寂静的教室猛然响起小丽一声悠长高亢的呻吟。 
 
就这样班长笔直地站在课桌上,操起来被他抱在胸上的小丽。 
 
赵敏再也忍耐不住了:「你们……你们怎么可以,在教室里,这么……这么的……恬不知耻!」 
 
班长的动作立刻停了下来,笑脸换成了冷漠:「我们哪里恬不知耻?我们正常恋爱,恋人做爱,天经地义。你也好意思说我们,昨天早上你不是刚被李斌干到潮吹,下午接着又让一个陌生男人操了你的屁眼。一天之中,你给老公戴了两顶大大的绿帽子,到底谁恬不知耻?」 
 
赵敏没有感到羞辱,因为她已经被吓坏了。 
 
她后退几步,靠在黑板上,不可思议地看着班长。 
 
他是怎么知道的? 
 
班长又环顾四周的同学道:「你们说说,到底是谁恬不知耻?」所有的同学异口同声地说:「是赵敏赵老师恬不知耻!」几十个人一同喊出,声音十分洪大,把赵敏吓得肝胆俱裂。 
 
赵敏看着往日熟悉的学生,此时都像中邪一样目光空洞,面无表情,赵敏忍不住瑟瑟发抖。 
 
这熟悉的教室更是让赵敏觉得鬼气森森,十八层地狱般可怖。 
 
魂飞魄散的赵敏转身就要逃走。 
 
班长大喝一声:「抓住她!」 
 
两个离门口最近的学生立刻动了起来,一个人拽住了正抓住门把手开门的赵敏,猛往回一拽,将赵敏摔倒在地,另一个学生趁势拽住了赵敏另一只胳膊。 
 
赵敏毕竟是女人,虽然拼命地挣扎反抗,又怎么敌得过两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像小鸡一样被两人拖曳着重新回到讲台上。 
 
两只高跟鞋也被拖掉了,盘起的长发也披散下来,赵敏见无法逃脱,被吓坏了的她瑟瑟缩缩地蹲在地上,也顾不上这个姿势会让短裙里的丁字裤暴露在全班同学的面前,只是蹲在地上发抖,像一只被惊吓到的小兽。 
 
班长赤裸地站在高高的课桌上,又质问道:「我们毕竟还是在屋子里做爱,你呢?当年你年轻时,不恰好就是在这栋教学楼的楼顶,光天化日下被人操吗? 
 
你一边被操着,还一边和楼下的同学打招呼,同时到达了高潮,难道你都忘记了吗?」 
 
这所大学恰好是赵敏的母校,当年上学时赵敏的初恋经常带着赵敏到这栋楼的楼顶做爱。 
 
赵敏十分喜欢那种一边被鸡巴操着……一边和楼下不知情的同学打招呼的感觉。 
 
他们是怎么知道的? 
 
当年的恋人也意外身亡了,再没有知情者,何况那么多年过去了……赵敏已经无法思考,她的精神完全崩溃了。 
 
赵敏呜呜哭起来,像婴儿那样呜呜地哭。 
 
「说!到底谁恬不知耻!」班长又大声喝道。 
 
周围的同学面无表情地异口同声附和道:「说!到底谁恬不知耻!」赵敏只是缩着身体呜呜地哭。 
 
赵敏不答,那几十人异口同声的洪亮声音就不停,一遍又一遍地重复质问赵敏,直到重复了十多遍,赵敏再也抵抗不住了,呜呜地哭道:「是我,呜呜,是我。」 
 
「是你怎么样?」班长又问。 
 
「是你怎么样?」几十人排山倒海地问。 
 
「是我,呜呜,呜呜,是我恬不知耻。」 
 
那班长又冷漠地环顾了周围的同学:「同学们,想不想看看赵敏赵老师那恬不知耻的裸体?」 
 
「想!」 
 
「好,把赵敏架到讲桌上,让她脱!」 
 
四个学生立刻将委顿的赵敏架起,搁放在高高的讲桌上。崩溃的赵敏已经不再去抵抗了。 
 
「站起来!」班长道。 
 
「站起来!」排山倒海的声音道。 
 
「站起来!」排山倒海的声音道。 
 
「站起来!」排山倒海的声音道。 
 
「站起来!」排山倒海的声音道。 
 
被呼喝了四遍,赵敏不得不勉力双腿支撑起沉重的身体。 
 
「脱!」班长又喝道。 
 
「脱!」排山倒海的声音附和道。 
 
精神崩溃的赵敏不得不用颤抖的双手去解她职业套裙的上衣,哆哆嗦嗦好半天才将上衣脱掉,露出了里面黑色蕾丝的文胸。 
 
「继续脱!」 
 
「继续脱!」 
 
赵敏奔涌的泪水已经打湿文胸,被吓得浑身酥软的赵敏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将短裙脱下,露出一件和文胸成套的黑色丁字裤。 
 
脱下裙子后,赵敏浑身的肌肉再没有一丝力气,连尿道括约肌也松弛开来,拘束不住攒了一夜的尿液,赵敏失禁了。 
 
赵敏站在高高的讲台上失禁了。尿液先浸湿了紧身的内裤,部分尿液穿过内裤的布料哗哗地流下。 
 
更多尿液顺在赵敏两条雪白的大腿流淌到脚上。 
 
「哈,她在讲桌上尿了!真是恬不知耻!」班长道。 
 
「哈,她在讲桌上尿了!真是恬不知耻!」同学们重复道。 
 
此时赵敏头发披散,无力地弓着腰,胳膊自然耷拉着,她拼命想收缩尿道,去禁止尿液,但大量的尿液还是淅淅沥沥越淌越多,即使夹紧双腿也无法停止失禁。 
 
赵敏无力地跌坐在讲桌上,感觉着自己的湿热的尿液还在喷射,浸湿了她整个臀部。 
 
赵敏在心中尖叫,这是真实的世界吗?这是梦吗? 
 
如果是噩梦,让我快点醒来吧。呜呜…… DD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