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有鬼吗?这个世界(2)
有鬼吗?这个世界(2)
 不等赵敏回话,李斌一挺腰又狠狠插了一下赵敏的花心,顺势抢过赵敏的电话道:「是我,李斌,赵敏同事,你放心吧。」「我帮你夫人搬东西呢,累不着她,呵呵。」

「是嘛,那谢谢你了。」

「不客气,应该的。」

赵敏看着李斌得意洋洋得表情,心里也是难过自己给老公戴了绿帽子,被李斌暗中欺辱,她抢过手机道:「老公,没事挂了电话吧。」「还有个事,我妈打电话来了,说过几天想来我们家。」「嗯哦……我知道了。」李斌又开始了抽插,赵敏也被此时偷情淫靡的气氛感染,虽然心中深感对不住老公,但身体里的快感却是一浪高过一浪,李斌的鸡巴又变的异乎寻常的火热。

在她泥泞的淫穴里鼓捣,烤得她空虚的淫肉痒的难受。赵敏的身体开始微微颤抖,拿着手机的手也不稳了,她知道自己就快要高潮了,就想要挂了手机。

谁知赵敏刚想挂手机。

老公刘飞又道:「中午你早点回家,打扫一下卫生,咱妈来了……」「呀……」李斌鸡巴猛力一顶,恰好戳在了赵敏子宫顶端的肉头上,赵敏只觉得天旋地转,一阵强烈的高潮袭来,阴道壁剧烈收缩痉挛,体内一股热流喷射而出。她再也顾不得和老公说话,小手猛一攥,顺势挂了电话这才畅快地喊了出来:「啊啊啊……啊啊啊……干死我了,啊啊啊……我飞了。」这是赵敏第一次潮吹,也是李斌第一次碰到女人潮吹,鸡巴像处于一个滚烫的激流中,被这热流一烫,李斌精关顿失,轻吼一声,开始发射。

这次潮吹持续了十多秒,赵敏死死掐着李斌的双臂,来回甩着头发,享受着性产生的最高快感,直到高潮渐渐散去。

赵敏才松开抓住李斌的手臂,往后一仰,就像死了一般躺倒。

就在赵敏头部往后滑落的片刻,赵敏惊见窗外竟有个人影在盯着她。

虽然只是惊鸿一瞥,但赵敏还是看清楚了那人竟是老公刘飞的母亲,她的婆婆。

赵敏吃惊下,脑袋重重摔在办公桌上,然后猛然弹起,朝窗外看去,只见窗外阳光灿烂,蓝天高阔,哪里还有一丝人影。

「你怎么了?看什么?」李斌也被赵敏的动作惊动,随她朝窗外看去,什么也没看到。

「刚才,你看到了吗?一个人在窗外。」

「谁?」

「我婆婆,刘飞的母亲。」

「你脑袋有问题吧,这是六楼,窗外哪能站人?」「何况,刚才你老公刚给你打电话还说你婆婆过几天要来。」「她离这里几百公里呢,飞过来的?」

「可是……可是……我明明……」

「我知道了,也许你觉得你给老公戴了绿帽子对不起他。」「他刚才给你打电话说起你婆婆,你在心理作用下产生了幻觉。」「其实,没必要,说起来是你老公给我戴了绿帽子才对。」「咱们认识比你和他早啊,是不是。」

「也许吧……但……」

赵敏麻利地拾掇好连衣裙,也不穿内裤飞快地跑到楼下,在她办公室下面的一个房间前站定。

这是一个废弃的档案室,平时一般没人进去,一两个月不开一次门很正常,此时档案室的房门也紧紧锁着,赵敏趴在窗户上往里一看,早就收拾一空的档案室里空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影。

赵敏又跑回她的办公室,推开窗子四下看,也没有任何发现。而直上直下的楼房,没有任何可以攀援站立的地方。

「难到我真的出现幻觉了?」赵敏想。

「鬼也不可能啊,婆婆明明活的好好的……」

李斌没话找话地和赵敏聊天,见赵敏一直心不在焉,坐了一会就走了。

赵敏抽出一张湿巾,伸到大腿根擦拭干净李斌射在她阴道里的精子,穿上沾满自己唾液湿漉漉的内裤,上午也没有什么事情,就一直坐着熬到了下班的点。

打车回到了居住的小区。

赵敏的家在4栋401,她低头上了楼,掏出钥匙刚要开门,见外面的防盗门开着,赵敏想老公刘飞今天下班早,把钥匙放回包里敲门。

不想从里面开门的是老王。

「哎,王大爷,你怎么在啊。」赵敏笑道。

「啊?你不是找我的?我不在家在哪?」老王被赵敏问的一愣。

「什么?这是你家?」赵敏吃了一惊。「这不是我家吗?」「你家?呵呵。」老王笑道。

「小赵,你可真是糊涂,这么年轻就连家都走错,到我这个年纪还了得。」「哦,呵呵,真对不起,对不起,让您见笑了。」「我来的路上在想事情,呵呵,竟走错了家门。您忙,我走了。」「别啊,来了不坐一会。」

「不了,不了,您忙啊,王大爷。」

赵敏飞快地跑下楼,心说这次可糗大了。

可赵敏下楼一看,是4栋啊!

艳阳高照下,赵敏不觉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这是自己居住的楼房。

居住五年的家,没人会认错。

难得自己走错了楼层?

赵敏捂着狂跳的心口,弯腰歇了一下,又走进了楼里。

不会错的,是自己五年来天天居住的地方,绝对没错。

没错,这里贴着的性病治疗广告上有个错别字,没错,楼梯护栏这里曾被砸了一下。

赵敏在一楼的楼梯仔细查看了一下,确认自己没有走错地方,然后自己也不觉失笑了,刚才肯定是走错了楼层了,自己大惊小怪的。

赵敏小心翼翼地上楼,一层一层数着,直到四楼自己的家门前,敲门……「小赵,你怎么又回来了?你不是要回家吗?」老王开了门笑道。

「……」赵敏直勾勾瞪着眼睛看着老王,她虽然还站的很稳,非常稳,雕像一般稳,纹丝不动,但她觉得自己的身体仿佛从十万米的高空中在坠落,耳边仿佛还有呼啸的风声,而降落的地方,是万劫不复的地狱。

天啊!这是怎么了?

赵敏觉得自己想吐。

(三)

听老刘讲到这里,我也觉得丝丝寒意从脚底板升起。

钢厂赶夜班的工人都已走了过去,凌晨的小巷又恢复了寂静,只有老刘低沉沙哑的声音在讲述一个关于一个叫赵敏的女人的恐怖故事。

地摊对面是一栋八十年代的老建筑,围墙上还保留着当时插在墙头上的碎玻璃。那时候社会乱,围墙上插着玻璃防止外人攀援进去。

那一排碎玻璃,在昏暗的月光下折射着森幽幽的光芒,看起来就像一排猛兽森寒的利齿,让我看着心慌。

于是我讪笑道:「这赵敏脑袋真没问题?这可真是怪了。」老刘翻眼说道:「我说了,大约比你还正常。」我笑道:「看你说的好像我很不正常一样。」

老刘嘿嘿笑道:「正常的男人会去搞副市长的女人吗?」「你怎么知道的?」我大吃一惊失声问道,说完了我就后悔了,这不是不打自招嘛。

「是你喝醉了自己跟我说的。」老刘淡淡地道。

「哦,是吗?看来以后我得少喝一点酒了,不然说不定哪天喝醉了我会说我睡过奥巴马的老婆就要引起国际纠纷了。」我也若无其事地说着。

可是我心中充满了疑惑,我这人最大的优点是有自知之明,我知道自己喝再多的酒也不会胡乱说话,更不会说我睡过副市长女人这种秘事,老刘又是如何知道的?

我盯着老刘那张死气沉沉的脸,第一次觉得这个男人很不简单。追想起来,我也不记得是怎么和他认识的了,彼此也没留过电话,没有任何联系方式,但我想找人喝酒时,却总能在一个酒馆碰到他。

我现在整天昏昏沉沉的,所以也没觉得奇怪,现在想来,还真不正常,很不正常。

「那你的鸡巴可够长的。」老刘笑道。

「别鸡巴扯淡了,你继续讲吧。」我不动声色地道,看来老刘今天突然给我讲故事也是有深意的,那我倒看看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反正我现在破产了,死猪不怕开水烫。

……

赵敏觉得自己想吐。

没人会不记得自己的家,没人会走错家门。

自己住在4栋401。

自己在4栋401住了五年。

可是现在从4栋401房间走出来的是老王,他说这是他的家。

眩晕了好一会,赵敏才稳住心神,她也不理堵在门口的老王,一侧身闪进了屋子。

这确实是一个陌生的房间。

所有的装修、家具都和赵敏记忆中的家完全不同。

赵敏梦游一样察看了每个房间,一边看,赵敏的泪水一边不停地涌出眼眶,她喃喃道:「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我的家呢?我的家呢?我的家呢?我的家呢?」

「小赵,你怎么了?你的样子好吓人啊,你没事吧?」身后的老王不知所措地跟着赵敏。

赵敏心乱如麻,哪里听得到老王的声音。

难道自己的脑袋真的出了问题?

赵敏毕竟是理科高材生,脑袋乱成一团,但还有一丝常年养成的逻辑思维在正常运转,她想,此刻情景无非有三种可能的原因,一,有鬼,二,自己脑袋有问题,这两种情况暂时都不必去思考,而第三种原因则是有人搞鬼。

不对!赵敏混乱的大脑忽然闪过一道灵光,假如是人在搞鬼的话,我的那些邻居总该不会也都消失了吧,这可不是人力能够做到的。

她飞奔出了屋子,在对面的房间停了下来,一手疯狂地按门铃,一手碰碰敲门。

赵敏的对门是李大哥家。

一会儿那房间里传来声音说:「谁啊,来了来了,别敲了。」开门的人姓郭,赵敏也认识,赵敏怯怯地问道:「这是李大哥家吗?」「小赵怎么是你啊,这是我家啊,李大哥是谁?哪个李大哥啊?」赵敏刚才还只是无声哭泣,现在哇一声哭了出来,也不理老郭,转身就跑,到了三楼,三楼本来住着穆阿姨和小田,赵敏敲开两家的门,一家她也认识,另一家不认识,但都不是穆阿姨和小田。

二楼,一楼的情况也一样,都物换人非了。

最后赵敏逃出了这栋楼。

她再也忍不住强烈的呕吐感,张口将胃里残存的食物都喷了出来。

赵敏一边用纸巾擦拭嘴角,抬头看去,那十来层高的居民楼,自己居住了五年的建筑,在明亮炙热的阳光下,此时看起来竟像一只庞然的怪兽,赵敏忍不住步步后退,不觉被一块石头绊倒,摔倒在地上。

她也不觉得疼,一种莫名的荒谬感涌上心头,赵敏竟吃吃地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淌下了泪水。

这时忽然手机响了。

赵敏下意识地接了电话,传来老公的声音:「赵敏,你下班了吗?怎么还没回家?」

赵敏这才想起来自己还有一个老公可以依赖呢,她几乎崩溃的精神又清醒起来:「刘飞,我问你,我们的家在哪?」

那边老公刘飞却误会了赵敏的意思:「我们两个在一块的地方就是家。」「老公,我是严肃的,我问你,我们家的具体位置在哪?」「老婆,你别吓唬我啊,你怎么了?」

「快说啊。」赵敏呜咽地催促道。

「天乐小区,5栋401。」

「5栋401?」

「是啊,老婆,出什么事情了?」

「4栋401……5栋401……」赵敏喃喃自语着关掉了手机。

我住在5栋401?不是4栋401?为什么我一点也没有印象,难道,我的脑子真的……

5栋401紧靠着4栋401。

战战兢兢地进了楼,赵敏这才想起,刚才4栋401里见的那些人,都是她记忆中5栋401的邻居。

记忆中老王是住5栋401的。

赵敏敲开了一楼住户的家门,付大婶开的门,这确实是赵敏记忆中自己家的邻居。

二楼也是。

三楼也是,穆阿姨和小田都在。

直到四楼,赵敏先敲开402的门,一会儿热情的李大哥就开了门,赵敏敷衍了几句,就让李大哥关了门。

赵敏很想问这些邻居,难道我们不是住在4栋,怎么成了5栋了。但赵敏都没有能开口,她怕被人当成疯子。

最后赵敏敲开了老公口里自己家的房门,刘飞很快就开了门,将一脸苍白的赵敏迎进屋子里。

是自己家的样子,装修,物品,摆设,所有的一切都是记忆中的家的样子。

「老婆,你怎么了。」老公看着赵敏神魂不守的样子着急问道。

「房产证呢?我想看房产证。」

「老婆,你到底怎么了?你这样子真吓人。」

「我想看房产证。」赵敏重复道。

刘飞没办法,赶紧找出房产证给赵敏。

赵敏一看,房产证上清清楚楚地写着他们是5栋401的业主。

赵敏一阵眩晕,她把房产证扔在一边说道:「老公,我累了,脑袋要炸开一样,我先去睡一会,别叫我吃饭了。」 
赵敏确实累了,很累,身心俱疲,发生的一切都想不通,解释不通,她的脑子就像刮着台风似的,既飞速地在思考,又混乱得什么也无法思考,她现在只想睡觉。 闹钟把赵敏乱醒了。 赵敏走出卧室,见餐桌上摆着做好的饭菜。老公已经上班去了。 睡了两个钟头,赵敏清醒了好多。 她在餐桌前沉思了一刻钟,毫无头绪。只是觉得一切都像一场梦。 「5栋就5栋吧……」赵敏苦笑着喃喃自语,「还好,老公没有像房子一样变了个人……」 赵敏不想再思考了。 这就像我们凡人不是不想去了解「相对论」,而是我们的智力不够去理解。 无论发生了什么,日子还要继续,班还要上。 中午艳阳高照,此时外面已经下起了大雨,夏天的天气就这样不可捉摸。 打着伞下了楼,走出去十多步后,赵敏忽然觉得不对劲,她回头一看,见她刚走出的单元楼侧面明明白白写着个大大的阿拉伯数字「4」。 伞从赵敏的手上滑落,赵敏怔怔地看着「4」呆了半天,任大雨倾盆,她像凝固了一般。 赵敏跑回了楼房,冲上四楼,打开房门,找出房产证一看,房产证上清楚写着4栋401是她的房产。 赵敏又去敲开了对面的门,走出来的是李大哥。 赵敏也没理李大哥就跑回了自己的401将门锁上。 对,是自己记忆中的家,4栋401。 可是中午发生的一切呢? 难道都是幻觉? 为什么那么历历在目…… 为什么每个细节都那么清晰…… 天啊!这个世界怎么了?我怎么了? 这不可能是有人在搞鬼了,人力根本无法做到。 只能是有鬼,或者自己脑袋有问题。 赵敏不相信这个世界有鬼,即使发生了这么离奇诡异的事情,她是坚信科学的人。 按逻辑思考的话,只能是自己脑袋出了问题。 可是如果自己还能有「逻辑」的话,脑袋又怎么会有问题? 这里就出了一个悖论。 赵敏绕在悖论里苦苦思考。 这种思考能将脑袋没问题的人也搞疯。 最后赵敏猛地将餐桌掀翻在地,跑了出去。 大雨也淹没不了城市的繁华,街道上依然车水马龙,甚至因为大雨缘故,车辆显得更加拥挤,只是路上步行的人很少。 赵敏也没打伞,失魂落魄地走着,没有目的。 她好像在思考,又好像什么也没在想。 任由脚步带领,走过了几条街赵敏才回过神来。 赵敏感觉到冷。 在一个商店的橱窗前,赵敏停下脚步,镜子里她看到自己全身淋透,像只落汤鸡。 赵敏感觉很孤独,此时此刻,她觉得自己仿佛被整个世界遗弃。 她掏出手机,想给老公打电话,才发现手机淋坏了。 赵敏随手把手机扔掉,又漫无目的地走。 赵敏发现,前面不远处,也有一个男人在雨中淋着走。 那男人双手揣在裤兜里,架着膀子低着头,像一只斗败了的公鸡。 这个男人显然也碰到了难事。赵敏对他产生了同病相怜的感觉。 同病相怜和此时的寂寞促使赵敏跟上了那个男人。 「你怎么了?」赵敏问道。 「我破产了。」那男人一点也没有对陌生人你搭讪感到惊讶,因为他现在对任何事情都不会惊讶了,「你怎么了?」 「我恐怕比你还惨。」赵敏苦笑道,「因为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哦。挺惨的。」 「你想不想操我?」赵敏忽然道。 「什么?」男人听到了,但他觉得他听错了。 「你想不想操我?」赵敏重复了一遍。 「想。」男人点点头。 「那我们开房去吧。」 「我没钱开房。」 「我有钱。」 赵敏挽着陌生男人的手,就近找了个旅馆。 男人还挺细心,给赵敏冲了一缸热水。 赵敏真的冻坏了,也没脱衣服就跳进了热气腾腾的浴缸。 男人笑了。 他脱下了赵敏的连衣裙和内衣内裤,在旅馆借来熨斗。 等赵敏洗完澡,光着曲线凹凸的胴体出来时,男人恰好把赵敏的衣服都熨干了。 赵敏有点感动。她喜欢细心的男人。 为了表示感谢,赵敏主动解开男人的腰带,掏出了男人的鸡巴。 含在嘴里,鸡巴冰凉冰凉的。 赵敏知道这个男人其实也冻坏了。 她帮着男人脱光了衣服,推倒在床上,将自己已经火热的身体覆盖在男人身上。 这几天诡异离奇的经历让赵敏对世界有种虚幻感,这种感觉又让赵敏恐慌。 而肉体的接触是实实在在的,让赵敏重新找到真实的感觉。 所以赵敏疯狂地在男人身体上揉搓、磨蹭、吞吃、套弄。 渐渐得男人的体温开始上升,鸡巴由凉变得火热,坚挺起来。 男人看赵敏热情似火,也没有多余前戏,直接把三根手指插进了赵敏湿漉漉的阴道扣挖。 男人扣了几下小穴手指就动不了了,因为赵敏顺势交叉双腿,将男人扣穴的手死死夹在小穴里。 赵敏时而将身体挺的僵直,时而像只虾米一样弓起了身子,无论赵敏如何动作,力量都聚集在她的阴部,阴部的力量又死死夹着男人的手指。 男人的手被赵敏夹的生疼,有几下男人几乎忍不住要将手从赵敏的小穴里拔出。 幸好赵敏在一声悠长婉转的呻吟后吩咐他道:「快来操我。」男人这才将酸痛的手指从赵敏的蜜穴里抽出,将手指上淋漓的淫水涂抹在鸡巴上,一手剥开赵敏毛发旺盛的嫩穴,寻到入口,「滋溜」一声,深深操入了赵敏的体内。 男人知道赵敏现在要的是疯狂,而不是花哨的技巧,他马不停蹄连操了赵敏百十下,操的赵敏淫叫不息,操的赵敏淫水泛滥。 「别插我的小逼了,操我屁眼。」赵敏道。 赵敏之前从没有肛交过,也从没有想到要肛交,此时她突然想要。肉体的快感能驱散赵敏心头的恐惧,所以赵敏想要更多肉体的感觉,即使是痛苦的。 男人一愣,还是听从了赵敏,他一手抹了一把赵敏小逼上的淫水涂在她的肛门上,食指在赵敏的菊花上试探了几下,然后捅进了赵敏的屁眼。 男人感觉赵敏的屁眼很紧,不像是曾肛交过的,他抽动手指想让赵敏的屁眼慢慢适应异物的入侵。 但赵敏道:「插,直接用大鸡巴插我的屁眼。」男人只好将鸡巴顶在赵敏的屁眼上,轻轻用了几下力都不得而入。 「使劲啊,你操就是了,使劲插!干我的屁眼。」男人在赵敏的催促下,双手抱着赵敏的腰往后一拽,腰间猛一挺,这样趴着的赵敏身体撅着屁眼向后运动,而男人挺着鸡巴冲锋,一前一后相撞,在赵敏屁眼外徘徊的鸡巴,一下子就完全戳进了赵敏的屁眼里。 赵敏尖叫了一声:「啊!哦……干死我了,你真要操死我了,我要裂了。」赵敏肛门上的褶皱完全陷入了肛门里,甚至周围的一些臀肉也被鸡巴一块操进了屁眼里。 男人停了一下,感觉着屁眼强力收缩给鸡巴带来的快感,等赵敏不叫了,才缓缓抽出鸡巴,只见一丝鲜血顺着鸡巴带出。 「对不起,你淌血了。」男人停住道。 「没关系,你插,使劲插我。」赵敏喘息着道。 「能不能不插屁眼,你肛门可能已经破裂了。」男人虽然也想干赵敏鲜美的屁眼,但他对这个放荡的女人忽然有一丝怜悯。 「别婆婆妈妈,使劲干我,快!快操我的屁眼。我想疼,你操的我越疼我越高兴。」 男人只好大力抽插起来。 赵敏的屁眼太紧了,夹着鸡巴密密实实的,大肠里异常温热,赵敏又疯狂地叫床,男人坚持不住,操干了几十下就射了。 拔出鸡巴,一股白色的精液、红色的血液、黄色的便汁从赵敏充血的肛门,顺着她雪白的大腿流淌下来。 …… 听到这里,我吓坏了。 因为老刘故事里和赵敏肛交的男人正是我。 我永远也忘不了那天,那是我知道我破产消息的第二天,那天下着大雨,我淋着雨茫然走在街头,一个非常美丽的少妇忽然和我搭腔,拉着我去开房。 那天我体验到了此生最疯狂的一次性交。 现在我才知道那个茫然失措的美丽女人叫赵敏。 可是…… 难道老刘讲的是现实中真实发生的故事? 老刘故事中男人和赵敏发生关系的所有对话,所有细节,都和我记忆中发生过的一模一样,此时听老刘娓娓道来,简直就是帮我做了一次记忆的重温。 而且,那天的偶遇直到做爱的过程,即使由我这个当事人来讲,怕也不如老刘讲的细致。 有些细节我都已经忘了,经老刘讲来才记起。 实话说,听别人讲述自己的故事,是很奇怪的事情,也是很恐怖的事情。 关键是,老刘是如何知道这些事情的。 我不知道之前老刘讲的关于赵敏的故事,是否都是真实的,但我和赵敏的事情,他讲的却是真实的无法再真的事实。 他是如何听到如何看到的? 这真不可思议。 那天大雨,即使有人在赵敏身上装了窃听器,雨声也会淹没了对话的声音,他是怎么听到我们雨中的对话的? 还有在旅馆做爱时,他是怎么看到的?当时开的旅馆房间是我随机选的,应该没有可能会有人提前在房间里安装摄像头。 无论如何,老刘的故事最终牵扯到了我,肯定是不怀好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