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有鬼吗?这个世界(1)
有鬼吗?这个世界(1)
 
「你相信这个世界有鬼吗?」朋友仰头干了一盅酒后忽然神秘兮兮地问我。

我想笑,心中又一阵黯然。怎么说我也曾风云过,资产最高时也破过千万,想当年「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如今却只能来这种地摊喝酒,听这种中学 生半夜时才说的无聊话题。

这个朋友我也不熟,连他名字也不清楚,只知道他叫老刘。老刘此人无聊无趣,整天面无表情像个活死人,我并不喜欢他,但他是如今唯一一个还肯陪我喝酒的人了。因为我破产了,老婆跟别人跑了,孩子跟别人姓了,欠了一屁股债,曾经人人喜欢的我,现在人见人烦。

「我信,我相信这个世界有穷鬼。」我也仰头干了一盅,真是奇怪了,当年开公司时,我酒量浅,也讨厌酒,最烦酒场的应酬,现在没钱喝酒了,倒嗜酒如命千杯不醉了。

「嘿嘿,我就知道你不信。」老刘咧嘴一笑,他平时总板着脸,这一笑好像一个蹩脚的龙套那样别扭。

我信你妈的逼,我心里骂道,鬼有什么好怕的,有鬼不更好,人死了还能做鬼,总比死了就干干净净强吧,我就不知道愚蠢的世人为什么要怕鬼。

「赵敏以前也不信有鬼,但后来她信了。」老刘压低声音阴森森地道。

此时已近凌晨一点,街上早无行人,偶尔开过辆车,车灯闪烁,照着老刘僵硬的老脸忽明忽暗,一阵凉风吹过,我不觉竟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赵敏是谁?」

「咯咯,赵敏是个女人。」老刘笑道。

操你妈逼,赵敏当然是个女人,我心中暗骂,好像最近我的心理活动总是以「操你妈逼」开头,而老刘今天笑的次数大概比他这一辈子笑的还多。

「你若喜欢听,我可以给你讲讲她的故事。」

「讲吧,我也好多年没听鬼故事了。」

赵敏是无神论者。

但每个思维正常的中国人都曾想过一个问题,这个世界真的有鬼吗?

赵敏问过自己这个问题,然后自己给出答案是没有。

但今天她有些不那么自信了,至少她相信了有灵异事件的存在。

赵敏是理工大的教师。

她三十一岁,相貌身材都没得说,是个才貌双全的女子,她老公刘飞在一家外企工作,也是白领一族,夫妻二人丰衣足食,相亲相爱,日子过的很是滋润,直到有一天……

这天下午赵敏下班回到家,见客厅茶几中间摆着一张光碟。她就奇怪了,中午老公比她上班早,她后出门上的班。

她上班时刚打扫了卫生,擦了茶几,清楚记得茶几上什么东西也没放,这张光碟是哪来的呢?

或许是老公中间回家放在茶几上吧。

开了电脑,赵敏随手将光碟插入,双击播放。

镜头开始是一片门的特写,或者说是一个门把手的特写。不知道为什么,赵敏对这个镜头很熟悉。

镜头定格了十几秒,也不见拍摄者推门,那门就自己开了条缝隙。随着镜头看去,这是间卧室。

因为两只赤条条的肉虫在床上正在做夫妻做的事。

赵敏失笑,原来是盘黄碟。

赵敏随着老公也看过一些AV,日本欧美的都有,也知道呀买蝶的意思,也算有点AV知识,见这镜头在门后躲躲闪闪,仿佛怕正在床上鏖战的二人发现的意思,就知道这是日本人拍的模仿偷窥的AV电影。

光碟肯定是老公放在茶几上的了,赵敏得出了答案就要随手关了播放器,可赵敏瞥最后一眼时却觉得不对劲,定睛在仔细一看,吃了一惊。

床上正在做爱的二人不正是她和老公吗!

赵敏恍然为什么觉得那个门很熟悉了,那正是她卧室的房门。

天啊!我竟然也被偷拍了!这是赵敏第一个念头,然后她才想起比被偷拍更严重百倍的事情,这是入室偷拍。

赵敏按捺住惊慌,仔细观看视频,想看出这视频是在什么时候被偷拍的。

夫妻都是经年的性伙伴,性交往往有了固定的套路,视频上老公压在赵敏身上,重复了做过无数次的抽插动作。

赵敏生活很有条理,卧室的布置百日如一日,也无法从布置变化推测偷拍时间。

直到视频播放六分钟后,赵敏知道了这视频竟然是昨天晚上刚拍的。视频上老公猛烈一阵抽插,将赵敏干的淫声迭起,这时老公忽然在阴道中拔出满是赵敏淫水的鸡巴,也不等赵敏反应,就将这湿淋淋的鸡巴塞进了赵敏口中。

赵敏平日虽然也给老公口交,但她爱洁净,都只是在前戏时才肯吃老公洗得干干净净的鸡巴,何曾肯吃沾满自己淫水的鸡巴。只有昨日,老公趁着赵敏即将高潮心神不守的一刻,突然袭击将脏兮兮的鸡巴插进她的嘴里,赵敏才第一次尝到了自己淫水的味道。

赵敏当时拼命要吐出鸡巴,但平日彬彬有礼对赵敏百般迁就的老公也不知道犯了什么邪,竟按住她的脑袋,阻止她反抗,硬是在她口中抽插了一二十下,还有几次深喉将赵敏干的几欲呕吐。

然后老公粗暴地将赵敏翻过身子,要从背后插入赵敏。

赵敏此时也恼了,扭动身子,强烈反抗,不让老公插入。

比她力气大多了的老公则恃强凌弱地压制她的反抗,努力想将鸡巴插入赵敏那因为身子竭力扭动而位置不断移动的小逼。

这种情形,在赵敏和温文儒雅的老公之间还是第一次出现。赵敏忽然有了一种被强间的异样快感,已经十分湿润的小穴,又分泌出了大量淫水。

夫妻相处久了,彼此间的性爱难免乏味,这次变化让早有点厌倦的赵敏感觉到了久别的激情。

她故意更强烈地反抗,几乎到了哭喊扭打的地步,身上反抗着,可她心中生怕老公就此停止了对她的「强间」,不知是不是二人心有灵犀,老公非但没有理会赵敏的反抗而停止,反而动作愈发粗暴。

老公一巴掌狠狠地打在赵敏雪白丰满的屁股上,激起了一阵臀肉荡漾,然后左手揪住赵敏的头发,将赵敏娇小的脑袋死死按在床上故意辱骂道:「骚货,今天老子非要干死你不可。」

「不要强间我,我是教师,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人民女教师呢。」赵敏是个知性女人,识得情趣,此时见老公也有意做戏,愈发配合起来。

「我最喜欢强间你这种平时一本正经的女教师了,不但我要强间你,还要你的学生轮间你。」老公终于对准了赵敏的肉穴入口,一插到底。

「啊啊……哦啊……干死我了,啊啊……救命啊,老公,快来救救敏敏,敏敏被男人强间了。」赵敏一边大声叫床,一边激烈地反抗。

昨天的一场夫妻激战,赵敏畅快地高潮了两次。

昨天她第一次吃湿淋淋脏兮兮的鸡巴,第一玩强间游戏,赵敏怎么会忘记。

这视频就记录下了他们夫妻昨夜嬉戏的情景。

看了半段视频,赵敏心中一阵恶寒。

家,遮风挡雨的地方,是人们心中最安全的所在,昨夜竟被人潜入偷拍,夫妻二人还毫无察觉。

可是赵敏明明记得昨天下午她是和老公一块回家的,两人进门后赵敏就锁了门,再没有人出去过。

那人是什么时候进来的呢?

难道在他们回家前就已经潜入了?

那他是什么时候潜出的呢?

赵敏猛然起身,跑出去把防盗门锁上,又把房屋里大大小小所有的房间所有的能藏住一个人体的地方都搜查了一遍。

赵敏发现家里没有丢失任何钱财和物品。

除此毫无所得。

此时赵敏已经把家里能锁的门都锁上了,但她没有一丝的安全感。

那贼人一进一出,肯定都是在大门锁上的情况下进行的,而门锁没有一点撬动的痕迹,这说明贼人肯定能够在不破坏门锁的情况下,进出自如。

她心中虽然肯定,至少此时此刻,房间里除了她,再没有第二个人存在的可能,但她依然觉得有一双眼睛在一个阴暗地角落盯着她。

赵敏打开了屋子里所有的灯,还从厨房取出一把菜刀握在手中。

可是赵敏总是觉得身后有人,时不时猛然回头。而回头后,刚才视线所及的地方就又成了新的身后,她又猛然转回头。

回头,转过头;回头,转过头。

赵敏什么也没看到,但总觉得在视线所不可及的地方有一双邪恶的眼睛在看着她。身后,人无论怎么移动身体,怎么扭头,永远有个「身后」存在于人的身后。

赵敏自己也觉察到她的神经已经绷紧到了极限,此时屋子里若有一点儿风吹草动,她都会被吓个半死,即使什么情况也没有,她也要被自己绷紧的神经逼疯了。

她强烈地思念起老公刘飞,有男人在家,甚至无论哪个熟人在,她都能有个依靠。

赵敏拨通了老公的电话,叫刘飞赶快回家,声音十分惊慌。

刘飞说半个小时到家。

赵敏第一次觉得半个小时是那么漫长。只是五分钟她都无法按捺下去,于是她又播放了暂停的视频。

视频正播到老公在身后「强间」她的一段。

赵敏看着视频正分析这也许是贼人用类似针孔摄像头之类的东西,伸进卧室的门拍摄的,不然他们夫妻两个活人怎么会看不到镜头呢。

这时镜头动了,摇晃了几下又稳住了,然后赵敏看到视频上他们只露一丝缝隙的卧室门竟被推开了。

赵敏的心一下子揪到了嗓子眼。

天呢!这么肆无忌惮,我们昨夜怎么没有发现门外的贼子呢。

更让赵敏恐怖的是,那镜头竟一步步、摇晃晃地走进屋子,直到他们床边,给赵敏的老公来了一个面部特写。

视频里老公正在扮演强间者的角色,也许是当时他太入戏了,镜头特写中,赵敏发现老公的面目竟十分的狰狞,他对着镜头淫笑、狞笑。

这朝夕相伴的老公面孔一时把赵敏吓的一个寒战。

不对啊,这种角度的摄像,老公怎么竟没有察觉呢?

镜头又动,从老公胯下穿过,竟给两人生殖器结合部来了一个特写,只见老公刘飞的鸡巴上沾满了赵敏的白色分泌物,而赵敏的小穴上更是逼肉外翻、淫水飞溅。

赵敏还是第一看到自己小穴的图像,她此时也顾不上羞耻,只是惊恐――入侵者这么近距离拍摄,老公怎么没有察觉?

赵敏心想,如果当时不是后入式体位,如果她当时不是正趴在床上撅着屁股让老公操,她一定会发现拍摄者的。

可是镜头又移动,从容地从两人身体下移出,滑过赵敏白皙苗条的背部,滑过她乌黑柔软的秀发,竟然从她身后来到她的前方,镜头最后落在赵敏的脸上,给她貌似痛苦实则正在享受,因为快感而略微扭曲的面部来了一个特写。

镜头上赵敏也在淫笑。

视频上看起来,赵敏简直就是看着镜头,在露出享受性愉悦的微笑。看到这里,赵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是全身的鸡皮疙瘩,甚至包括手心脚心,甚至赵敏感觉她的阴毛都根根竖了起来。

虽是炎夏,可赵敏觉得身体仿佛落入冰窖般寒冷,彻骨的寒冷。

她知道了为什么老公没有察觉到入侵者的存在了,因为连她自己面对入侵者时也是一无所觉。

下面的镜头更夸张了,都是近距离围着两人身体拍摄,甚至房事结束后,两人并排倚在床头聊天,这时镜头直接就在二人正前方。像拍电影一样,一人说话时,镜头就移向说话的人,另一个说话时,镜头就移向另一人。

而两人竟都没有察觉。

世界上绝对没有这种摄像机,绝对没有这种技术,能在这么近的距离肆无忌惮地偷拍而不被察觉。

赵敏是大学教师,教授物理,她对人类的科学技术还是很了解的。

即使是卫星技术也不行。一者,不可能镜头这么灵活,二者,这个房间是封闭的,卫星拍摄不到屋内。

或许是极其微小的遥控机器人。但赵敏不相信人类的技术已经达到了这个程度,何况,从镜头的移动轨迹来看,明明是一个人手持着摄像机在拍摄。

可是如果是人在拍摄,他们夫妻两个活人,怎么会看不到屋子侵入的另外一个大活人呢?这盘光碟太诡异了,让受过高等教育的赵敏无法去思考和理解。

难道……

难道是鬼?

这么一想,赵敏的头发都要炸了起来。

她取出光碟,仍在地上,直接关了电脑电源。

扑到屋子的角落里,瑟缩着身子靠着墙壁,这样身后就没有了「身后」。

她睁大了眼睛,几乎不眨眼地环顾着熟悉的屋子。

居住多年的屋子,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屋子,此时她感觉竟那么陌生。

此时赵敏忽然听到门外有轻微的脚步声。

人就怕无形无影无法想象的东西,有了目标赵敏反而不那么怕了,她一下子从地上弹起,平时养尊处优的她忽然动作灵巧的像只经年的老猫,飞快而没有声息地奔到门前,手举着菜刀,悄悄躲在门后。

门锁转动,赵敏的心揪到了嗓子眼。

门外闪进一个人影,赵敏就要手起刀落,才看清进来的人是他老公刘飞。

菜刀从赵敏手中滑落,赵敏受惊小兽一般跳扑进老公坏里。

老公被赵敏的情形吓坏了,连忙安慰妻子,问清缘由。

赵敏哭哭啼啼地说了恐怖视频的事情,老公刘飞也是惊讶异常,连连说道,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赵敏说不信你自己去看,光碟就在地板上。

刘飞将光碟从地板上拾起,放入光驱。赵敏虽然已经看过里面的内容,此时还是战战兢兢地双手挽着老公的一只臂膀,把半个脑袋掩到老公的肩膀后面,好像很害怕重温一下里面的内容。

视频播放了。

赵敏觉得好像和她刚才看的有点不同,一片绿色的光点在屏幕上跌落。

老公刘飞道:「什么偷拍视频啊,这不是《骇客帝国》吗。」赵敏惊的睁大眼睛:「不可能!刚刚还……」

老公移动光标,快速拉进电影,这确实是《骇客帝国》。

「这是我以前刻录的《骇客帝国》,你不是也看过?」老公面带忧郁地望着妻子。

「老公,我没骗你,刚才明明不是这个电影的。」老公忧心忡忡地道:「赵敏,最近你是不是工作的太累了?」赵敏愣了。

听到这里,我不得不佩服老刘讲故事的水平了。他那张不阴不阳面无表情的死人脸,配合上他低沉而略带沙哑的声线,实在是很适合讲惊悚恐怖的故事。表情不带感情,声音不带感情,以一个冷漠的旁观者的角度将这个并不跌宕起伏的故事居然讲的引人入胜。

说实话,我还真有一点毛骨悚然的感觉了。

幸好此时正好到了钢厂工人上夜班的时间,地摊旁的小路上走过了三五个上夜班的工人,我这才从故事里收回心神笑道:「这赵敏肯定神经有问题了。」「她的神经比你还正常。」老刘不屑地说道。

「哦?这是真实的故事?」

「绝对真实。」

「故事里有鬼?」

「有鬼。」

「那你继续讲吧。」

(二)

老刘和我又干了一盅,他抿了抿嘴就要继续讲下去。

我挥手制止了他,指着酒桌上老刘的黑色手提包道:「把你包搁地上去。」「就这么小的桌子,看着别扭。」

「怕被偷了。」

「我操,黑灯瞎火的鬼来偷啊。装的什么好东西?」「还真是好东西,一会告诉你。」

「装逼吧你。」我知道老刘的古怪脾气,他不想讲的事情问也没用。

「那你继续讲吧。」

于是老刘继续讲了下去……

恐怖的偷拍光盘竟然凭空变成了电影骇客帝国,赵敏一时更加茫然。

老公认为赵敏最近太累,可能是出现了幻觉。他哄了哄赵敏,就像平日一样下厨房做饭去了。

如同中了亿万大奖的人,最初的几天往往觉得梦幻一般,有时早上起来,会认为中奖只是自己的美梦,很久后才能适应现实。

人对概率极低的事情,太不可思议的事情,往往产生一种虚幻感。

刚才赵敏惊吓过度,现在疼爱她的老公就在身边,安全感又回到了她身上,赵敏已经不再惊恐。

回忆起刚才诡异离奇的事情,如噩梦般虚幻不真实。此时厨房传来老公叮叮当当的炒菜声和饭菜的香味,刚才还让赵敏感觉阴冷的房间,一时溢满了生活的气息和家的温馨。

感受着眼前的真实和普通,让赵敏更觉得刚才经历的虚妄。

有那么一会赵敏还真觉得是自己产生了幻觉。

但赵敏躺在沙发上越想越不对劲。

赵敏是理科高材生,有一套自己完整的思维方法。上学时她就能为一道题目钻研一整天,何况这种切身的离奇事件。

她首先否定了幻觉的可能。

幻觉和梦一样,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产生的前提是有所思。譬如人们可以梦到驾驶飞机在天空翱翔,但绝不会在梦中梦到制造飞机的详细图纸。因为飞机能在天上飞,在常人的思的范围内,如何制造飞机则是专业知识,不在常人思的范畴内。

赵敏觉得刚才的恐怖视频事件,显然不在她平日思的范围内,正如俗话说的做梦也不会想到。

赵敏正冥思苦想,老公已经做好了饭,看到赵敏一副出神的样子,就知道她还没有忘怀刚才的事情:「别想了,肯定是幻觉。」「老公,我觉得不是我出现幻觉。」

「那我给你分析一下,这事情只有两种可能。」「一是你出现了幻觉,二就是有鬼了。」

「老婆,你可别说你相信鬼的存在,哈,我记得你是无神论者的。」「何况就算这个世界真有鬼,也不会玩这种小孩子过家家的游戏吧?」「所以,只可能是你出现了幻觉。」

赵敏点点头,又皱了一下眉头道:「你这样分析不对。」「两种可能,一,我出现了幻觉,这个可能咱先不讨论。」「讨论第二种可能,假如不是我出现幻觉呢?」「对啊,那就是有鬼了。」老公笑道。

「放屁!」赵敏笑骂道,「如果不是我出现幻觉,也有两种可能。」「一是有鬼,二是有人搞鬼。」

「怎么可能是人做的?」

「怎么不可能?你记不记得去年我们一起看魔术表演。」「人家表演了十几个魔术,你可一个也没看出门道来,直呼神奇。」「今天的事情也许就像魔术的障眼法,我们想不通才觉得奇怪。」「其实道理也许非常的简单。」

「魔术师表演可是为了赚钱,那张门票可价值不菲。」「人家魔术师不会没有缘由地跑你家来玩魔术吧?呵呵!」「这个……」

「你说起魔术,我也想起个事,那天我们去逛商场,买完东西。」「你说你的包丢了,我说你根本没带包出来,你不信。」「信誓旦旦地说肯定带了,丢了,结果回家一看,包果然还在家里。」「这也是魔术?只是你记忆出了问题。」

「我看你这次的事情就和你上次认为丢了包一样。」老公戳了戳赵敏的脑袋道,「是你这里的问题。」「……」

一夜无话。

次日天气晴朗,明媚的阳光将迷蒙的黑夜驱散。看着窗外的阳光赵敏心头的疑虑早消散了大半。

「也许真的是幻觉吧。」在办公室闲着无事的赵敏咬着笔头想道。

「想什么呢?」

一个声音突然出现吓了赵敏一跳,抬头一看是李斌。

李斌是赵敏认识老公刘飞之前的前男友,两人恋爱时性格不合,经常吵闹,于是分手了。赵敏和老公刘飞结婚后,两人的关系反而不再紧张了,一天两人又重温旧梦发生了肉体关系,这种关系一直保持到了至今。

「你来干什么?」赵敏笑道。

「你说呢?」李斌隔着连衣裙揉捏着赵敏柔软的乳房道。

「去。」赵敏甩开了李斌的手。

「呵呵,昨天刘飞把你喂饱了?」李斌笑道,低头将赵敏的耳垂含在嘴里。

原来赵敏的耳垂最是敏感,这点连她老公刘飞也不知道,但李斌这个前男友对赵敏的身体可是一清二楚。

赵敏敏感的耳垂被舔,只觉得浑身一软,连忙甩动脖子,但李斌就像叼住骨头的狗,嘴巴随着赵敏的头部晃荡,就是不松口。赵敏挣扎了几下没甩开,反抗的力气越来越小了。

李斌看赵敏不再挣扎,嘴巴继续进攻赵敏的耳垂,一只手从赵敏领口伸了进去,捏住一只赵敏的乳房轻轻揉捏,捏了几下,食指轻轻一挑赵敏的乳头,感觉那小巧的乳头已经肿胀勃起了。

赵敏被熟悉她身体的李斌又亲又摸,浑身发软,慢慢来了情欲,仰面躺在椅子上不动,任由情人亵玩她的肉体。

李斌见火候差不多了,来到赵敏身前,俯身亲吻赵敏鲜嫩的小嘴,一只手伸进赵敏的连衣裙,穿过她两腿间的扣住了她圆滚滚的臀肉。赵敏两腿一夹,将李斌的手臂夹在阴户下,腰胯用力,顶着阴户去摩擦挤压李斌的小臂。

李斌趁势将赵敏娇小的身体抱起,这样赵敏整个身体的力量都承担在了李斌在她胯下的手臂上,这整个身体的力量又通过李斌的手臂挤压到赵敏的阴户上,将赵敏丰隆的阴户的淫肉都压的向阴道里收缩变形,已经充血勃起的阴蒂更是被挤的不成形状,赵敏轻叫一声,一股淫汁潺潺而出。

李斌粗鲁地将赵敏搁在办公桌上,掀起赵敏的白色连衣裙,只见赵敏穿着一条紧薄的白色蕾丝内裤,裆部中间凹陷进去的布料已经湿润了。

李斌将内裤往边上一挑,将赵敏丰隆饱满,微微张嘴的隐秘双唇暴露在阳光下。赵敏的阴毛很密,布满了大阴唇还延绵到肛门周围,有几根乌黑的毛发不老实地沾在了湿漉漉的阴道口。

李斌俯身要去舔,就嗅到了一股轻微的骚味,这和赵敏平日阴户清爽的气味有别。他翻开内裤的裆部。

看到一条淡黄色的痕迹:「这么不讲卫生?昨天没洗澡?」「昨天晚上有事,忘记洗了。」

「哦,这才有味道。」

李斌张嘴就把赵敏湿漉漉的阴户含在嘴里,「原来昨天你老公没喂饱你。」「不要,啊啊……哦……脏,不要舔。」赵敏扭动身体想躲,反而将淫水沾了李斌一脸。

赵敏越是不让李斌舔,他吃的是越津津有味,直舔得赵敏浑身瘫软,淫声大作,又含住赵敏阴户上方的淫珠儿猛一吸吮,赵敏:「啊呀!」一声轻呼,又涌出了一小盅儿淫水。

稍微发泄了一点淫欲,赵敏这才缓过神来,从办公桌上仰起上身,伸手掏出李斌的鸡巴,擎在手里,俯身含住,像有急事一般,嘴里舌头翻飞,上下吞吃,手上套弄,匆匆把这黑乎乎的肉棒弄了十几下。

就牵引着鸡巴凑到她的淫穴前:「别玩了,快操我。」李斌领命,提起赵敏两条雪白的大腿架在肩膀上,腰只一挺,就插到了赵敏深处的花心。

「啊呀……」赵敏像被子弹击中一般长吟了一声,双手摊开,死死地掰住了办公桌的桌沿。

李斌一鼓作气不停歇地操干了赵敏五十多下,直插的赵敏娇喊不息,最后忍不住道:「停,啊啊啊……啊……先停下,啊……被人听到了不好。」李斌正干的起劲,哪里肯停,随手抄起桌子上赵敏的内裤,塞进赵敏大张的小嘴里:「骚货,自己爱浪叫,怪谁。」

「嗯嗯,哼……内裤脏,李斌你混蛋,嗯……脏了……」赵敏伸手要从嘴里取出内裤,被李斌一把按住:「自己的内裤还嫌脏?」「嗯嗯……哦哦哦……噢……你,混蛋。」被内裤塞在嘴里,赵敏的叫床声和咒骂声都含糊不清了。

李斌又连操了赵敏二十多下,赵敏分泌的淫水愈发像开了坝的洪水,被鸡巴抽翻出阴道,顺着屁股沟在办公桌上淌了一滩。

这里李斌又肩扛腰挺地狂操赵敏,操弄得赵敏的屁股不住挪动,将办公桌上的淫水擦了湿漉漉的一屁股,屁股又涂抹着办公桌上到处都是淫水的痕迹。

「这桌子可享福了,被宝贝儿你的雪白肥臀和淫水擦个干干净净,呵呵。」赵敏拼命想用舌头顶出塞在嘴里的内裤去骂李斌,就听手机响。掏出手机,一看是老公刘飞打来的。

赵敏点头示意李斌不要出声,拿出塞在嘴里的内裤。

按了接听键:「喂,老公,什么事。」

「我哪有什么事,我问问你没事了吧。」

「我没事。」

「怎么气喘吁吁的?」赵敏早被李斌干的香汗淋漓,又是躺着说话,声音有异让老公听了出来。

「哦,我在搬东西,搬资料,嗯。」赵敏随口编了个谎话。

「还在想昨天的事情吗?」

李斌也趴在赵敏手机边听她打电话,听出是她老公来的电话,鸡巴就猛又一胀,有种仿佛当着老公的面操他夫人的成就感,哪里还忍得住,又一挺腰,直插到赵敏的花心深处。

这突如其来的袭击让赵敏禁不住:「呀啊!」一声轻呼。

「怎么了?」

「哦……没事,我搬东西,摔,了一下。」

「没摔疼吧?」

赵敏连忙挥手阻止李斌的动作,那李斌哪里肯停,愈发大力操干赵敏,赵敏没办法,只能忍着阴道传来的强烈快感和呼之欲出的叫床声。

唧唧扭扭地道:「嗯……没事,嗯嗯……」

「你干什么呢?」

「嗯……哦……我在爬楼啊……嗯……」

「搬资料,嗯,不是告诉你了吗。喔……」

「还没搬完啊?」

「嗯……楼,嗯,好高……嗯……」

「那累坏我的宝贝儿了吧?」也不知道怎么了,老公刘飞今天喋喋不休个没完了。

「啊嗯……是啊,喔……真的,累坏我了,哦……」「辛苦你了,宝贝儿。」

「喔……嗯,不辛苦……嗯……」

这里李斌一边大力操干赵敏,一边侧耳听着他们夫妻的对话,此情此景,把李斌兴奋得鸡巴膨胀到了极限,凭空长了一厘米,又听到赵敏老公说她辛苦了,忍不住笑出声来。

「谁在笑啊?」老公刘飞问道。